叮当小说网 > 纯爱耽美 > 死遁后我成了大佬们的白月光

30、第三十章

  • 作者:花玲
  • 分类:纯爱耽美
  • 最近更新:2021-05-06
  • 本章字数:3613字

自从那次的事件结束后,已经多年未主动联系他的安吾突然又主动找他联系,可见这个事情很不一般。

若有所觉的织田作之助正拿着手机倾听,然而在听到对方的下一句话后,他几乎是一瞬间,手机落地发出了声响都未让他回过神来。

惊呼着连忙捡起地上的手机时,谷崎直美就隐约间听到电话那头颇为急迫的声音:“织田作?织田作!我知道这很不可置信……”

原本总是随和的男人突然露出了极为锋利般的神情,这让谷崎直美递手机的动作瞬间一顿。

当织田作之助再次拿回手机时,他回复的声线明显有些许不稳定,“安吾……你说的是真的吗?”

对方明显是认真的,了解坂口安吾为人的织田作之助自然能知晓这些,但是他此刻的心情很是复杂,像是融入了极为晦涩的时间缝隙,在那个事件以后的日日夜夜,总是会被那副场景所惊醒。

“……作之助,这一次我有帮到你了吗?”

气息微弱到几不可闻,声音轻缓如同呢喃一般,在他面前抵挡了致命一击甚至最后才运用出她的异能的少女,脸上露出了从未有过的神情。

些许迷茫、些许憧憬,甚至是极为渴望听到他的肯定的目光。

敌方首领已经彻底倒于血泊中,而同样的是他正颤抖着抱在怀里的少女,鲜血从她的伤口处流出,交织在几乎能让他刺目的红裙上,在他的眼底渲染出令人晕眩的色泽。

孩子们已经在mimic经手的爆炸中死去,甚至是最后的她也将要被死神带走生命。

“……有……花朝,你一直都有。”

被世界抛弃的孩子,在他捡到她的那一刻,他就像是从她的身上看到了过去的影子。毫无目的的在世界上游走,分不清自己前方真实的道路。在他收养了这位爱笑的女孩后,才知道她身上交缠着的极为严重的疾病。

时常渴望死亡,甚至病态的想要为所见到的人付出一切。

为此心惊肉跳的日日夜夜也不在少数。

然而到了这一刻,少女面露期许的看着他,在他忍不住泪水的眼眶下,对方朦胧的面孔就像是完成了最后一件格外幸福的事情。

甚至是何时站立于他身边的太宰治他都未发现。怀中的少女就像是极为满足的睡着了一般,永远没有了生息。

织田作之助最近的状态很不对劲。

这是众社员在见到他后一致发觉的事情。在后续异能特务科传递而来的“异能者连续自杀事件”后,武装侦探社明显更忙碌了,但织田作之助却是时常往外跑,回来以后就算社员叫了他的名字,他都一直像是沉浸在某种思绪中,良久才回过神来。

跟织田作之助关系最好的太宰治应该会了解为什么吧?

终于忍不住询问出声的中岛敦向太宰治说着,“太宰先生,织田先生是有什么心事吗?”

正躺在沙发上脸上放着书的太宰治却是抬手挥了挥,语气蔫蔫的,“不知道啊——最近织田作都不肯理我,果然很奇怪吧?”

“我说太宰!”

认真办公甚至忙碌到只能抽空喝一口水的国木田独步朝着沙发上的太宰治发射了死亡凝视,“你为什么还有闲情躺在那,快给我去工作啊!”

眼见国木田独步又要完成每日打宰的任务,中岛敦害怕殃及池鱼一般,悄悄往后退了几步。

“国木田君真的很无趣诶。”

非常懂得在国木田独步雷区蹦迪的太宰治故意拖长了语气,“我可不想因为工作过度而早秃啊,对不对啊敦君?”

“诶、诶?!”

被祸水东流的中岛敦忍不住惊慌起来。

游刃有余的逗弄了一会中岛敦,甚至还躲过了国木田独步的亲切问候,太宰治在沙发上把脸上的书放到了一边,动作不缓不慢地把耳边的耳机塞好。

看着中岛敦坐在了他的边上后,太宰治直接揽过了中岛敦,开始不着调的询问起怎么样的自杀方式比较有意思。

已经非常熟悉太宰先生的腔调,眼见他又开始他的自杀学说,中岛敦在一边露出了尴尬而不是礼貌的微笑,“太、太宰先生…这样的混合肯定很难喝吧?”

“说的也是,那么多放点蜂蜜怎么样?”

摩挲着下巴真的开始认真思考的太宰治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点子一样,朝着中岛敦露出了期待的目光,“这样就可以当饮料喝了,没准会很受欢迎哦!”

中岛敦抹去额角不存在的冷汗,控制着自己想要吐槽的欲望,正要努力一把试图说服太宰先生这种可怕的饮料只会喝死人的现实时。

原本表情轻松自如的太宰治却是逐渐凝滞住了神情。

他的周身就像是被一种可怕压抑的气息缠绕,动作停滞的同时,脸庞的黑发几乎遮掩了他面上大部分的情绪变化。直觉敏锐的中岛敦瞬间也跟着不敢动弹,他忍不住用余光看着太宰先生极为可怕的情况,声音都有些颤抖,“太宰先生……你、你怎么了?”

而太宰治却是良久才恢复了一些之前的神情,只不过面上尽是风雨欲来般的冰冷彻骨。

“……没什么敦君,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

他语气似乎听不出什么意味,但是耳机中传来的讯息,却是织田作与安吾的对话。

似乎没人能发觉他另一只手正死死地攥紧,几乎能掐入手掌的力道,传来的疼痛感才让他的大脑产生了一些清明。

心底被层叠埋藏的人影再次展露出了些许面容,少女对他露出的笑靥似乎又重现了。

是谁?恶作剧还是阴谋?

神情紧绷到一刻都没有错过两人对话的太宰治几乎瞳孔紧缩,他的脑内已经模拟出了许多极有可能做出这些事情的人,在他愈发可怖的情绪变化下,终于还是忍不住站起了身。

“太宰先生——?!”

突然站起身就迅速出门的身影瞬间就消失在了眼前,伴随着国木田独步的怒吼,中岛敦有些疑惑的同时是忍不住的担忧。

总觉得,太宰先生的情绪不太对劲啊……

*

而被费奥多尔“洗脑”了的花朝,却是正在城堡之内,注视着眼前正把宝石一一排列的涩泽龙彦。

从这几日的相处来看,对方明显就是一位狂热的疯子。简单的来说,是一个能很好掌控的工具。

竟然还敢信任费奥多尔这种一看就不怀好意的男人,花朝已经提前开始为涩泽龙彦祈祷。

不过,这位的异能力倒是挺有意思的。

记得当时费奥多尔告诉了她杀死她的人是谁后,其实根本没有失忆的花朝适时的表现出了些许怔愣与怒意。既然费奥多尔想要看她向太宰复仇的场面,那么她也不是不可以演下去。

正好太宰的能力对她来说有些棘手了,如果这样的结果能让太宰彻底心死,还能顺便让他和费奥多尔自相残杀的话,站在一切之上牵连着两人的她不就是能坐享渔翁之利了。

那么就让这一切更加混乱吧——

作者有话要说:  花朝:我死啦我活啦!

安吾织田作太宰治:瞳孔地震

感谢在2021-05-03 17:12:56~2021-05-04 17:27: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蝶大圣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晚安. 20瓶;随心 10瓶;浅晞、笑歎浮生若夢╮。 2瓶;阿添、人与狗不同°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喂, 不看路啊!”

突然急刹的车辆伴随着车主人伸出头来的怒吼,差点就要被撞到的坂口安吾这才反应过来,就在他视线转移的一会,迅速说了几声对不起后,再连忙抬头时。

在世界各地出现的异能者连续自杀事件, 已经强烈引起了横滨当地异能特务科的注意。甚至在警方发现横滨某处一场场接二连三的命案的背后,有着和被调查的异能者连续自杀事件一模一样的痕迹时。

*

最近的武装侦探社同样忙碌异常,先是之前调查的神秘势力彻底断了线索后,又是陆续出现了很多案件,侦探社的乱步彻底不干了。

“都说了不要叫我!”乱步一边眯着眼眸往嘴里塞着甜点,一边对着桌上密布的案件资料指指点点,“这么简单的事情不是一眼就能看出来吗?”

看来事情已经发展到刻不容缓的地步, 未知的敌人正以同样的手段想要让横滨的异能者消失在世界上。

吩咐了在此地的警方做好备案后,走在路上的坂口安吾正要回到异能特务科时,因为时刻还在研究着手中的资料所以不小心与一个路人相撞了。

“织田先生,有人找你。”

织田作之助拿起电话后,就听到了几乎多年未听到的声音。他微不可察的停顿了一会,然后就像是过去一样,询问出声:“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安吾。”

“织田作,我要和你说一件事情。”

然而正是这短暂的抬眼, 车辆行驶而过的一瞬间,不远处似乎正伫立着一位极其眼熟的少女。

日常难以顺毛的大侦探目前处于罢工阶段,这惹得旁边的织田作之助无奈叹了一口气。

此时正在一边接听着电话的事务员,谷崎直美连忙书写下了极为重要的内容,在听到对面传来要求织田先生接听电话的要求后,她抬头就叫了织田作之助一声。

手上拿着许多与此同类型的案件资料,坂口安吾在细细核对后, 发现了些许规律。

“这些地方的案件牵连起来, 就像是从横滨的外围向内发展。”

“他身上的伤口,”向上推动了一下自己架在鼻梁上的眼睛, 坂口安吾在对照着又一出新案件后, 面上不由得带起了些许严肃,“也是自己的异能导致的。”

像是万物在此刻被两种颜色分隔了开来, 只能容下那几乎让他呼吸一顿的红色。

宛若染上鲜血般的红裙, 散落肩头的黑发随着少女的动作倾泻, 在她若有所觉朝这投来目光时——

那抹深刻的红就像是幻觉般, 彻底消失在了视野内。

还好他手上拿稳了,所以没有出现资料散落一地的情况。正抬头时坂口安吾说了一声抱歉,但注意到对方即使在这个初春的季节依旧穿着宛如冬季的打扮, 这让他不由得短暂停顿了一些目光。

视野内的对方只余下了背影,便很快消失在了车辆行人来往的街道上。

刹那间对上的碧蓝色眼眸让坂口安吾心跳都仿佛停了一拍, 他不可置信的同时脚下的步伐却是毫不犹豫地要往少女的方向行进。

叮\当,小.说。网 w*w*w。g·u·x·s。n*e*t

(快捷键 ← )上一篇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篇(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