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小说网 > 纯爱耽美 > 明宫小食光

40、第 40 章

  • 作者:银河灿烂
  • 分类:纯爱耽美
  • 最近更新:2021-05-05
  • 本章字数:4646字

饭后,张延龄不知为何,又哭闹起来。金淑一边抱着哄,一边告罪:“实在对不住,这孩子吵瞌睡了。”

“抱到后殿去睡罢。”张羡龄让周姑姑领路,带金淑和小弟去一间摆了塌的东梢间歇息。

哭声渐行渐远,逐渐听不见了。

朱祐樘同张鹤龄说了几句话。

十岁的小男孩,生得浓眉大眼,很精神。虽然是桀骜不驯的性子,却也并非不识时务,在皇帝面前,自觉放低了身段,有问必答。

“如今读的什么书?”

“最近在读《左氏春秋》。”

朱祐樘点点头:“春秋涉及国家多,人物也多,不好读。宫中有宋濂为懿文太子所写的《春秋本末》,是按国别来分的,有助于你理解。”

他吩咐近侍道:“李广,你等会儿找一本《春秋本末》出来,送给张大少爷。”

说了几句话,有宫人来通传,说是太皇太后听说中宫娘娘的娘家人进宫,想见一见,请诸位去宫后苑相聚。

朱祐樘午后尚有政务要处理,去不了。张羡龄便带着金淑与张鹤龄去了宫后苑。

路上,她特意叮嘱了张鹤龄一番:“在周老娘娘面前,你就是装也要给我装出个样子来。因是过年,也许还有别的皇亲国戚在,你别同人起争执。”

张鹤龄冷笑一声:“知道了。”

今日阳光倒好,张羡龄等人赶到时,宫后苑挤满了皇亲国戚,都陪着周太皇太后游园。

张羡龄领着金淑与张鹤龄给周太皇太后请安。周太皇太后见张鹤龄生得齐整,便随口问了两句话,给了赏,就说:“去玩罢,今个儿来了不少孩子,可热闹了。”

确实有不少孩子,除了宪庙老爷的皇子皇女,还有大长公主们的儿女,周家的孩子以及王家的孩子,都在宫后苑玩。

周太皇太后乐呵呵的看着孩子们玩,坐了一会儿,回宫歇息去了,临行前嘱咐张羡龄:“你好生招待一下皇亲国戚们。”

“孙媳知道了。”

周太皇太后走了不久,王太后也回宫了,一群夫人们便围着张羡龄说话。

张羡龄同周家的夫人说两句话,再同王家的夫人说两句话,小半个时辰下来,脑子都是嗡嗡的。金淑坐在她身边,不时附和两句,也同诸位皇亲混了个脸熟。

忽然过来一个内侍,步伐匆匆,向张羡龄禀报:“娘娘,张大少爷用球砸了嘉善大长公主的小女儿。”

张羡龄如闻雷鸣,热血冲上脑门。明明她再三告诫了张鹤龄,这小子还给她惹事!

冲过去一看,嘉善大长公主的小女儿王思柔正捂着额头哭,小姑娘鼻子都哭红了,抽抽噎噎的。

张羡龄赶忙查看了一下王思柔的额头,有轻微的红印,好在没出血,又问怎么回事。

内侍忙说了经过,王思柔和其他小姑娘正在一边聊天,不知道怎么惹了张鹤龄生气,他远远地把球扔了过来,刚好砸中了王思柔。

金淑一把揪住张鹤龄,凛声道:“你个孽畜,快给王小姑娘和嘉善大长公主道歉。”

张鹤龄把头偏向一边,嘴闭得紧紧的。

金淑抬起手就要打,众人忙劝:“还是孩子呢,好好说一说。”

这一头在劝别打孩子,那一头张羡龄连声给嘉善大长公主和王思柔道歉。

嘉善大长公主将小女儿抱在怀里,一张脸拉得老长:“大过年的,不好闹大。不过,娘娘还得好好管教管教弟弟。”

“一定一定。”

闹了这么一出,一众皇亲国戚早早地就散了。送完客,张羡龄阴沉着一张脸,向金淑说:“娘先回坤宁宫看看延哥儿,我带着鹤哥儿再转一转。”

金淑看了看女儿,又看了看倔的跟头驴一样的张鹤龄,叹了口气,转身先回坤宁宫了。

张鹤龄见娘亲走了,心里有点慌,却仍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姐姐从前未出嫁时,对他是很好的,从没动过他一根手指头。张鹤龄心想,姐姐顶天了将自己骂一顿,自己权当王八念经就是。

金淑走后,张羡龄没骂人,也没打人,只是让张鹤龄跟在他身后。

在一丛翠竹前,张羡龄停下脚步:“这些竹子,你喜欢哪一株?”

张鹤龄猜不透她的心思,仍冷着脸不说话。

“我问你喜欢哪一株!”

这一声吼得犹如河东狮吼,张鹤龄浑身一激灵,随手指了一株。

张羡龄吩咐内侍从那株竹子上折下一些竹枝,用绳子捆起来。然后,她领着张鹤龄往东六宫走去。

新帝只有一个皇后,东六宫如今没住人,空空荡荡的,只剩下些打扫的内侍宫女,因此格外安静。走在红墙夹道里,连脚步声都响了许多。

走到长乐宫,张羡龄掉转脚步,进了长乐宫的大殿,吩咐内侍把殿门关上。

两扇殿门缓缓合上,屋子里一片暗淡,飘散着淡淡的霉味。

张鹤龄越发心慌。

“把他给我按住。”张羡龄面无表情道。

左右内侍上前,将张鹤龄结结实实按在春凳上。张鹤龄跟案板上的活鱼一样,挣都挣不脱。

张羡龄接过扎好的竹枝条,声音很平静,将他今日所做错的事完完整整说了一遍,然后道:“鉴于你犯了错,姐姐今日,只能请你吃一顿竹笋炒肉了。”

竹笋炒肉是什么?好吃吗?张鹤龄心里刚闪过这个念头,下一刹那,竹枝条就带着风声打在他的屁股上,很疼,却不至于伤筋动骨。

张羡龄一边打一边问:“你可知错!”

张鹤龄肌肉绷得紧紧的,却咬着牙不肯认错。

二十下打完,见张鹤龄还是一声不吭,张羡龄捏着竹枝条,眼泪滚落下来。

她是造的什么孽呀?穿越到这个连卫生巾都没有的鬼地方就算了,还多了这样不成器的弟弟,简直跟喜当妈一样!她怎么这么倒霉,摊上了这么一摊子事?

穿越以来压抑着的负面情绪一齐迸发出来,张羡龄往椅子上一靠,捂着脸哭起来。

她一哭,张鹤龄就慌了。

这么些年来,他可从来没见过姐姐哭过啊。

内侍们也惊呆了,手上一松,张鹤龄趁机滚下春凳,跪在椅子边,如坐针毡:“姐姐,你别哭了。”

张羡龄只是哭,像被囚禁的猫望着窗外的天哀鸣,哭声听在张鹤龄耳朵里,揪心的疼。

“姐,是我混账,你再打我好了。”张鹤龄拿过竹枝条,扭着身子,打自己的屁股:“姐,你看,我再打二十下。你别哭啊。”

张羡龄哭了一阵,渐渐收了情绪,泪眼迷离瞧见张鹤龄的举动,险些笑出了声,好在忍住了。她这时倒看出来一件事,张鹤龄这混账东西吃软不吃硬。

于是张羡龄索性放大了哭声,让一众内侍都出去,她向着张鹤龄边哭边念台词:“你可知道我在宫里日子有多难过,看着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其实又算什么东西?吴老娘娘也是皇后,说废就废了,我每日战战兢兢,做梦都梦到自己被废了,连累的张家死的死残的残。”

张鹤龄结结巴巴道:“不……不会吧,万岁爷很看重姐姐啊,他……他刚才还给娘用金器。”

张羡龄的泪在睫毛上停了一刹那,这要她怎么接话?算了,说瞎话罢。

“万岁爷看着宠我,实际上是推我出来当靶子,他的真爱另有其人。因为深爱那个人,所以冷落着她,作出一副宠我的模样,只等时机一到,就寻一个错处,打算把我给废了。”

“啊?”张鹤龄瞪大了眼睛,“这……这样说来,我们张家是不是很有可能会完蛋?”

“是啊。”张羡龄哭喊着,“你今日还闹这么一出,就是给别人递刀子,来翘我的皇后之位啊,铲掉张家的富贵啊!我被废了不要紧,可你呢?鹤哥儿你说不定要穿着破烂衣裳,去庙前讨饭啊。”

张鹤龄听她哭得凄惨,被感染着,也落下泪来:“呜呜,姐,是我混账,是我对不住你!”

“那你……你去不去给嘉善大长公主的小女儿道歉?”

“我去我去,呜呜呜……姐,你叫我上刀山下油锅我都去。”

张鹤龄一边抹泪,一边拿起绳子,把竹条背在背上,冲出去找嘉善大长公主的小女儿负荆请罪。

终于成功糊弄住这个混账弟弟,张羡龄已经累到说不出话来,她叫宫人内侍进来,梳洗了一番,往坤宁宫去。

等到了坤宁宫,却见德清公主领着嘉善大长公主的小女儿坐在花厅里。

“是……思柔罢?鹤哥儿那个混账东西去找你负荆请罪了,我这就叫宫人找他回来给你道歉。”

德清公主解释道:“不是,思柔是跟皇嫂解释一下,刚才她们真的不是在骂你。”

王思柔细声细语解释:“刚才几位姐姐说的‘张娘娘’,不是中宫娘娘,是宪庙老爷的张老娘娘,已经去世了。”

这位张老娘娘从前在宫里时,得罪过一些人。今日她们聊天时,有一个姐姐说她出身低还爱作怪,碰巧给张鹤龄听到了。他二话不说就把球砸过来,正好砸中了王思柔。

张羡龄皱着眉,说:“知道了。但鹤哥儿还是做的不对,太过鲁莽,还砸到了你,是该给你道歉。这时候,他应该找你去了,你回到嘉善大长公主那儿看一看,应该能看到他。”

王思柔点了点头,转身回去了。

等到了嘉善大长公主所在的奉宸宫门外,果然看见张鹤龄。他手中抱着方才那一个球,黑着脸道:“我给你道歉,但下回我要是再听到你们说我姐姐的坏话,我一定不客气。”

王思柔很生气,一张小脸都涨红了,骂道:“你就是个大傻子!”

张鹤龄翻了一个白眼,把球往前一伸:“喏,我刚才砸你一下,你现在砸我一下,咱们俩扯平。”

王思柔接过球,用尽全身力气往张鹤龄脑袋上一砸。

球咕噜噜滚在地上,王思柔看也不看,转身走了。

***

快到了要出宫的时辰,坤宁宫中,金淑看了看天色,问:“鹤哥儿怎么还没回来?”

张羡龄也奇怪,叫人出去找。

找了一圈,人找着了,在司药司呢。

“他跑到司药司做什么?”

张羡龄和金淑赶到司药司,只见张鹤龄脑袋上缠着一圈白绷带,很吓人的样子。

“这是怎么了?”张羡龄惊呆了。

给张鹤龄上药的谈允贤道:“给球砸了脑袋,走路有些发昏,回去要修养一下。”

金淑扑过去看,心疼道:“怎么弄得这是?”

“没事。”张鹤龄甩开她的手,满不在乎道,“给王小姑娘道完歉,回来的路上玩了一会球,结果把自己砸到了。”

张羡龄好气又好笑:“玩个球,还能把自己砸到?你也是个人才。”

张鹤龄不言语,只是看着窗外的一抹晚霞。晚霞很红,好似纱帷之中少女的脸颊上的腮红。

鞋穿在脚上,有一点紧,朱祐樘却道:“很好。”

金淑眼尖,见鞋面很鼓,就知道小了些,忙笑着说:“既然是这样,妾身回去再完善一下,还差几针才做完呢。”

等待进膳的时候, 金淑将自己带的贡物拿出来,头一样两双白色千层底缎面鞋,一双男鞋, 一双女鞋,样式相近, 简单大方。

内侍宫女摆碗安箸,万岁爷用金龙碗、金勺、象牙镶金箸,皇后用明黄暗云龙盘碗,金勺金箸。摆在金淑以及张鹤龄食案上的,则是蓝地御窑碗。

朱祐樘忽然说:“给金夫人也用金器。”

放碗的司膳宫女一愣,依照惯例,贵妃以下者,是不能用金器的。

隔了这么久,这双鞋终于送出手了。

张羡龄试了一试鞋, 鞋底很柔软,大小分毫不差。她在银丝小团花地毯上走了好几步,回头向金淑道谢。

金淑会意,连忙道:“不用那么麻烦罢?妾身用这碗就很好。”

“不妨事。”朱祐樘坚持,“要是放在民间,朕还得称呼夫人一声‘娘’。”

这一餐饭,金淑到底是用的金器。

朱祐樘望着那双鞋,似乎望见了另一个人的影子。灯影微黄,女子一针一线纳着鞋底,做好了,招手叫他来试一试。

只是万岁爷有命,宫女绝不敢反驳,立刻答应了一声。

张羡龄不好拂了万岁爷的面子,诧异地笑一笑,抬眼看向金淑。

得到进宫的消息,她想了许久,要带什么东西作为贡礼。皇宫里定然是什么都不缺的, 要是送寻常的珠宝,更是可笑。金淑思来想去, 最后还是做了一对千层底鞋。她的家乡有这样的习俗,出嫁的女儿回门时,娘亲会亲手为女儿女婿做一对千层底鞋。给大姐儿的那一双鞋,金淑在三年前就开始纳鞋底了,她纳了拆, 拆了纳,折腾了一两年,这才将女儿的鞋做好了。

只是没料到,张羡龄竟然选中了太子妃, 一入宫门, 什么回门之类的压根没有,金淑纳的这一双千层底鞋,也只好收拾在箱子里。

“这是妾身一针一线,自己纳的千层底鞋。手艺不好, 让万岁爷和娘娘见笑了。”金淑捧着鞋, 喃喃道。

记忆里的那双鞋与眼前的这一双渐渐重合。

他低垂着眼眸,一声不响,却忽然换起鞋来。

脱下千层底鞋,梅香进来,道已经进膳了。众人便移步清欢斋。  

“多谢娘,这鞋很合脚。”

她穿着这鞋,走路都轻快了几分,转身的时候,裙摆莲花一样撒开,白缎鞋面上的云纹一闪而过。朱祐樘收回目光,打量起自己得的那一双新鞋。虽说比不上宫里绣娘的手艺,但胜在针脚缜密,鞋底一层一层叠起来,很扎实。

金淑瞪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忙上前问:“万岁爷,妾身也是估摸着做的,不知合不合适。”

叮\当,小.说。网 w*w*w。g·u·x·s。n*e*t

(快捷键 ← )上一篇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篇(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