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小说网 > 纯爱耽美 > 暗藏涌动

第二百三十八章

  • 作者:株泊槐
  • 分类:纯爱耽美
  • 最近更新:2021-05-07
  • 本章字数:2105字

赵扶生原本想说自习课也很重要,但想了想没说出口,他自己的学习情况自己了解,她也不能逼太紧。

“行吧,你别去太晚了。”

许淮林敷衍的点头,明显不想和她多说这件事,突然想到了什么重要都事,于是问道:“我晚上回去一趟,你要什么我替你带来。”

赵扶生想了一下,她最近也出不了院,生活物品也是需要的,便让他带一些必需品过来。

许淮林坐了一会儿,在赵扶生好几次想开口时,他去了学校。

晚上的时候,许淮林带着赵扶生要的东西和晚饭过来了。

赵扶生吃完晚饭后,看着窗外已经黑的没有一丝亮光的天空,下意识的看向坐在椅子上用书垫着写试卷的少年。

少年微微低垂着头,在白色灯光的照射下,浓密纤长的睫毛在眼睑下面印出灰色有弧度的剪影。

他轮廓分明,皮肤很白,很干净,没有一颗痣,高挺的鼻梁下面是紧紧抿着的薄唇,他不爱笑,给人清冷的感觉。

少年时不时沉思的神情和他笔下的摩擦声,都提醒着赵扶生这是一位即将要参加高考的学生。

未来的时间很长,没有人会一直呆在原地,更不会有人选择止步于此。

如此赏心悦目的一幕却带着困扰的思绪,她看的有些晃神,可时间真的不早了。

“你早点回去吧,过会就没车了。”

许淮林头也没抬的回道:“回去太耽误时间了,而且……也挺影响我学习的,我不准备回去了。”

“啊?那你住哪?”赵扶生想了想确实,一去一来路上都要耽误不少时间,他现在学习肯定很繁重。

许淮林拍了拍旁边没人住的病床,“我睡这,我把我的东西也带来了,不用操心。”

赵扶生一愣,她这才发现,除了她让他给她带的东西外,他还多带了一个包,放在他的椅子背后。

他这是一开始就想好不回去了吧。

……

时间过的很快,直到赵扶生出院,许淮林一直白天中午晚上,一有时间便陪在她身边,她从一开始的不自在,也开始习以为常。

住院期间,那两个警察隔三差五的会来问她关于案情的事情,一切都很正常,但那个女警察薰纺,对她始终带着一丝探究。

从她们第一次见面,她就捕捉到了她对她异于其他人的视线,一开始她就对她有所防备。

幸好她习惯配合别人,做出他们所希望的样子,看着薰纺一次又一次露出疑惑的神情,她便知道自己没有露出一丝马脚。

警察的每次到来,也让她从中猜到了案件的进度。

她估计过不了几天便要结案了。

因为警察会查到死者是从缅甸偷渡到s市,到沿海地区打零工的黑户,并且会有消息从缅甸传来死者是一个绑架人的惯犯。

这件事对于一直在国内发展的赵扶生的而言很难办成,当赵扶生心里的计划形成时,便联系了许久未联系一直在国外的谢砚。

事情很快解决。

如她所愿,事情的一切都是赵扶生运气不好而遇到的意外。

不过,她意外的发现一个让她好玩的事情,她有意让人怀疑她是和聚会里的某个人关系不好。

没想到那些警察还真的去调查了,而且还查到了秦桧那,这些警察还真是厉害。

……

赵扶生回到沁水公馆的屋子里后,她便觉得自己好像成为了一个无手无脚的残疾人。

因为许淮林什么也不让她做,深怕她出了一下力气,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瓷娃娃,他很细心仔细都照顾着。

这种被人呵护的感觉,一开始很不舒服,但时间长了,竟然觉得还不错。

几天后,果然如赵扶生所愿,案子结了。

赵扶生也恢复了往常的生活。

在心里默默决定,要是留疤有印记了,就去美容院用激光都除干净。

可……为什么要在意这些,赵扶生又看向少年,但不太敢去直视,也害怕他看过来。

她眉骨额头嘴角上的都布满着青紫色的斑痕,里面的淤血还没消除,而且脸上还布满着不少细小的割痕,但并不深,过了一夜后,已经开始结疤了。

为什么会出现自卑这种心理?!

许淮林不知道她想了这么多,只是觉得好些好笑,他胡口乱说的她在意了,反而认真凭真心说的,她倒是完全不信。

赵扶生吐出心里的郁闷,按了一下手上的手机,手机亮起,看了眼上面的时间。

他看着那张布满伤痕的脸,并没有觉得恐怖丑陋,他看着那一道道伤痕,就像那些伤痕伤在他身上一样,很疼,却是心很疼,忍着心里的不适,真心道:“不丑,很好看。”

“唉!你这说谎也不打个草稿,都这样了,这你都能说好看,太过分了吧,你不要为了安慰我,就违背自己的良心说话。”赵扶生虽然听的很开心,但还是忍不住吐槽着。

许淮林拿着纸饭碗的手一紧,心里奇怪的感觉越来越重。

她为什么突然如此在意他的学习?

“我下午是自习课,迟些没关系都。”

她不知道为什么此时会想起那个形容她外貌的词汇,总觉得是因为有点相像才会被如此形容。

都快一点半了,她记得他两点就要上课,已经来不及了。

伸头过去看了眼他的碗里,饭吃的七七八八了,便道:“你快迟到了。”

许淮林没想到自己胡乱说的一句话,让她如此在意。

不过,女生都是在意自己的容貌的。

说实话,这张脸让任何人一个人来看都会被吓一跳,很渗人。

她也潦草的对黑屏手机当作镜子细细看了,虽说不像猪,但其实有些恐怖的。

她其实并不是很在意自己的脸,可她视线瞟了再瞟旁边俊朗的少年,心里忍不住叹气。

为什么看着他会有担心害怕这种情绪?

她依旧记得湘东进来看到她的第一眼,就形容她现在和猪长一样。

当时她知道湘东这是开玩笑的,她也并不在意,没想到这时候却突然想了起来,这句话一直留在她的脑子里,反反复复。

什么啊,还是有些很在意。

叮\当,小.说。网 w*w*w。g·u·x·s。n*e*t

(快捷键 ← )上一篇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篇(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