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小说网 > 纯爱耽美 > 大佬他当爹了(快穿)

110、绝世好人是我儿(十一)

  • 作者:从南而生
  • 分类:纯爱耽美
  • 最近更新:2021-05-05
  • 本章字数:9520字

很快,两人便一齐跪下来,还拉着女儿也跪下,说道:“大春,你要是不放过庆民,我们就一直在这里跪着。”

邵大春满脸为难的看着邵瑜。

村里人也全都指指点点的,毕竟人家已经下跪了,似乎只要一下跪,那就什么事情都可以放宽一些。

“大春,都是村里人,人家父母一大把年纪,还等着他养老的,你就高抬贵手吧。”有村民这般劝道。

邵大春闻言,还真有些想要抬一手了。

但邵瑜却说道:“我们现在高抬贵手了,以后就多几个受害人,到时候又不知道要跪下来多少人。”

邵大春动作慢了一瞬,刘桂珍手就掐了起来,邵大春只能急急忙忙重复。

邵瑜又说道:“一个小偷怎么养老?靠着偷东西来养老吗?村子里这么多户人家,也不知道他会偷谁家。”

邵大春又大声重复一遍,让在场的所有人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村民们本就有了防备之心,此时被邵瑜这么一说,也不得不再次考虑这个问题。

“我们庆民绝对不会偷乡亲们的东西。”王父急切说道。

邵瑜却道:“你们庆民还和大春是好兄弟呢,熟悉的人他要偷,因为太了解,不对付的人他也要偷,因为这是对家。”

“在场的人,谁能保证在和王庆民关系疏远的情况下,又不得罪他呢?你们要知道,疏远其实也是得罪他了。”

邵大春将话大声学了一遍,村民们彻底沉默下来。

王父没有办法,只能将女儿往前一推,说道:“偷自行车真的不怪庆民,是小妹,因为小妹那个对象要自行车,庆民被磨得不行,才会做这样的事,庆民其实还是个好孩子,都是被小妹害的!”

王小妹被推上前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逼的,他不敢置信的看了父亲一眼,似是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害自己。

村民们听了这话,脸上神情一缓,转而对着王小妹指指点点起来。

王小妹脸上满是窘迫,此时低下头去,恨不得将自己埋在地下。

她后知后觉才想起来,自己已经被未婚夫退婚,如今经过这件事后,村子里的名声也变差了,那以后还能嫁个什么样的丈夫。

哥哥进去了,她名声又坏掉了,王小妹只觉得想死一般难受。

邵瑜说道:“还说自己不是重男轻女,为了救儿子,都不管女儿的名声了。”

邵大春也跟着重复了一遍。

王小妹听了这话,不知为何,竟然对邵家人升起一抹好感来,毕竟在她如今这样困难的处境里,只有邵家人为她说话,哪怕她窘迫的起源,其实是邵家人。

王父大声反对,只说道:“事实就是这样,又不是我在逼她,不信你问她。”

说话间,王父推了女儿一下。

“瞧瞧你,对闺女手脚这么重,还装不是重男轻女呢。”邵瑜说道。

王父手低一顿,推搡的动作倒是肉眼可见慢了下来。

王小妹依旧低着头,却不愿意开口。

她感觉自己就像是风雨里的一艘小船,哪里的风吹来,最先翻倒的都是她,甚至一旁大船带了一个浪过来,都会让她尸骨无存。

她从交这个对象,就是在父母家人的一再要求下,甚至为了维持这段关系,她也一直在无条件的满足对象的要求。

哪怕是去张家给老太太洗脚,给张家所有人做家务。

王父王母以及王庆民,就像是供着一个祖宗一样供着张辉,在张辉想要自行车的时候,王家人立马答应下来,甚至还将歪脑筋动到邵大春身上。

王小妹曾经反对过这件事,但她一个工具人哪里配拥有声音呢。

如今王庆民出了事,王家人倒是第一时间想起这个工具人女儿了。

“小妹,你快说实话呀,为了你的事情,你哥哥未来全毁了,你怎么还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是不是要逼死我和你爹你才开心?”王母朝着女儿这般催促道。

王小妹知道自己能拒绝任何人,但拒绝不了母亲这样跟自己说话。

她抬起头,眼神不敢和众人对视,又张开嘴巴,她即便心里再不情愿,但到了这个地步,她知道自己不得不说。

只是有人赶在她之前开口了:“她连拒绝说话都不行,还能逼迫王庆民偷自行车呢?你们觉得大家都是傻子,看不出来到底是谁想偷自行车吗?”

这样一番话,又经过邵大春的嘴巴,朝着众人又说了一遍。

虽然王家人把锅全都推给王小妹,但村里人熟悉的,也全都知道王小妹是什么样的人。

“小妹在家里,啥活都做,可比她哥她嫂子勤快多了。”

“就是,小妹连话都不敢大声说,哪里像是能做出这样事情的人。”

一群村民将墙头草属性发挥到极致,此时又一窝蜂的说起王小妹的好处来。

王小妹却忍不住看了邵瑜一眼。

邵瑜朝着王小妹说道:“你爹觉得你一个女孩子,不能当家里的顶梁柱,还要你给你哥哥顶锅,你要是愿意,我这边可以给你一个成为顶梁柱的机会。”

王父立马说道:“邵瑜,你祸害完我儿子,又跑来祸害我女儿,不许乱教她!”

邵瑜说道:“不让我教她,是你要自己教吗?再教出一个小偷吗?”

王父闻言心下一堵,但儿子王庆民盗窃这事是事实,他也没啥立场反驳。

但王父还是拉了拉女儿,说道:“不许答应他,听到了吗?”

只是他话刚说完,王小妹就说道:“我要答应。”

王父王母全都愣住了,拉着王小妹说道:“小妹你糊涂呀,怎么能听仇人的话呢?”

王小妹沉默不语。

倒是邵瑜,开口说道:“原来你们表面上跪下来求我,实际上在心里觉得我是仇人。”

王父脸上一僵。

邵瑜轻声询问了刘桂芝一句,得到儿媳妇的肯定回答后,转而看向王小妹,说道:“我介绍你跟着你邵家嫂子后面干活,过一段时间说不定能自己挣辆自行车。”

刘桂芝倒没想到,公爹居然对自己有这么高的信心,因而在公爹询问自己的时候,虽然她心里也没底,但还是信誓旦旦说道:“小妹放心,嫂子不会坑你。”

刘桂芝掐邵大春的时候用劲狠力气大,但面对王小妹的时候,态度却十分温柔。

刘桂芝虽然痛恨王庆民偷自行车,但也许是因为王小妹被家里人推出来顶锅的缘故,她居然对这小姑娘多了几分怜悯之心。

王父王母还在一旁叫嚣着,让女儿不要听信邵家人的话,但王小妹已经乖巧应下,甚至还在对着刘桂芝道谢。

王小妹这段时间已经够难受了,哥哥入狱,遭遇退婚,意味着家人辛苦谋划全家都进城的计划彻底落空。

家里低气压许久,王小妹也受到了许多迁怒,父亲生气了骂她,母亲也一直絮絮叨叨的数落她,王小妹只觉得自己像是个罪人一样。

“小妹,我不许你答应他们,你要是答应了,那我就再也不认你了!”王父大声喊道。

但他即便都已经这样威胁了,可王小妹依旧态度十分坚定。

“嫂子,我跟着你做,我会用缝纫机。”王小妹说道。

刘桂芝虽然点点头,但却有些担忧的看向她,眼神又看向王父王母。

王小妹转头看着父母,郑重说道:“爹,娘,哥哥出了事,我以后会好好孝顺你们。”

“真要孝顺,你就不要答应他们。”王父威胁道。

王母也在一旁哭诉道:“你这样不孝女,你这是要逼死我和你爹!”

王小妹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幕,这样的场景,她似乎已经经历了无数次,但这一次,她不想继续下去了。

邵瑜说道:“女儿想挣钱是什么丢脸的事情吗?堂堂正正挣钱,你为什么不愿意?”

邵大春又重复了一遍,只是相比较之前的被动重复,他此时也发出了和这些话一样的疑惑。

虽然他不知道刘桂芝在做什么,但也能看出来,刘桂芝一直在做的都是正经事,每天缝纫机从早用到晚,做出的成品衣服也不少,这些显然都是能换成钱的。

王庆民和邵瑜熟悉,王小妹和邵家人其实也很熟悉,她以前总觉得刘桂芝活得太辛苦,既要照顾家里,又要顾着邵大春在外面的面子,还要防着邵大春时不时脑子发昏送温暖。

但这几天,邵家发生的变化,其他人可能都没有她发现得那么快。

邵瑜醒了以后,刘桂芝不再每天都是愁容满面的,反而经常能看到她骑着自行车风风火火的朝着城里跑,带回来一堆布料。

村子里两个女人也时常朝着邵家跑,王小妹一番打听之后,才知道刘桂芝在做什么。

相比较之前,如今的刘桂芝可以说的上是意气风发,自己谈成了服装厂的订单,自己又拉着不少人一起开工。

而今天,王小妹也看到刘桂芝一直在掐邵大春。

即便疼得几次叫出声来,但邵大春依旧不敢转头说老婆一句不是,就连公爹,都站在儿媳妇这一边。

王小妹很羡慕如今的刘桂芝。

城里的生活固然让人向往,但她却很清楚,她进城是给夫家当使唤丫头的,城里的繁华压根就不属于她,张家的好处也是要给她侄子的,跟她也没什么关系。

这一切,对于她来说,其实还没有刘桂芝的恣意诱惑更大。

王小妹不知道邵瑜醒来后的转变,只以为邵家的种种变化,是因为刘桂芝谈成了服装厂的单子,她手下开始带着人单干。

王小妹知道如果女人有钱,在婆家就可以横着走,她只以为刘桂芝也是这样的原因,所以此时觉得,是不是自己挣了很多钱,就能得到父母的重视,在家里得到和哥哥一样的地位。

刘桂芝并不知道小姑娘心里的想法,但还是竭尽全力帮助她,朝着她说道:“你要是在家里住不下去了,嫂子给你找地方住。”

王父喊道:“我家女儿是要嫁进城里的,怎么能跟着你们后面当使唤丫头!”

邵瑜说道:“这都什么世道了,你还以为是旧社会呢,如今人人平等,哪有什么使唤不使唤,你说这样的话,是不是要将闺女送进城里给人当使唤丫头?”

王父立马反驳道:“你胡说什么呢,我闺女才不是被使唤的。”

“一口一个嫁进城里,你是不是瞧不起我们乡下人?”邵瑜继续带节奏。

村民们也纷纷起哄。

“是啊,你是不是瞧不起我们?”

“早就听说王老汉费尽力气,都要将闺女嫁进城里,问他他还不承认,现在可招了吧。”

“我也听说了,王老汉还逼着闺女给城里老太太洗脚,王老汉一家伺候那城里亲家,全都是鞍前马后,就连耽误农活都不在乎。”

一群人围着王父说过不停,骗骗他此时还跪着,天然就低了一头,这样子活像是受到万人谩骂一般。

王父再也受不了了,他从地上爬了起来,又将老婆拉了起来,恶狠狠瞪了邵瑜父子一眼。

邵瑜说道:“人家想这么想,就让他这么想,反正他觉得只要闺女能进城,就是给人使唤丫头也值得,而如果留在村子里,哪怕有一份工作,闺女还是没用。”

邵大春重复完这番话后,忍不住朝着王父道:“王大叔,您这样想就不对了,主席都说过,妇女能顶半边天,我家就全靠桂芝撑起来的。”

邵大春虽然挺好面子,但此时想着自己要是能挽救王小妹,让她变得和自己老婆一样有出息,也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便忍不住将家里的事越说越多。

他说得越多,便将自己吃软饭的事情暴露得越厉害。

众人表面上:“桂芝这么厉害呀。”

但是私底下:“邵大春这个软饭男。”

邵大春丝毫不知自己多年来苦心经营的名声,此时已经毁得差不多了,但刘桂芝的名声,却在无意中扭转了很多。

刘桂芝那里一直缺人,但本村除了两个人,其他人都不愿意搭理她,她只能不辞辛苦去隔壁村找人,这样倒是大大增加了她的时间成本。

原本家里女人接点零工,能够补贴家用,其实是一件大好事,但就是因为刘桂芝“不贤惠”的名声,很多人家都不愿意自家的媳妇和刘桂芝接触,这才导致她在本村招不到人手。

“桂芝,你那里还缺不缺人?我家娃他娘也有个缝纫机,正好她也有时间,可以给你帮忙。”有村民试探着问道。

刘桂芝如今正是缺人的时候,自然不会拒绝。

有一个人开头,后面又陆续有几个人问了起来。

刘桂芝甚至都没有想到,她居然会在这样的场合招到人。

偏偏王父还在一旁大汉着骗人,说刘桂芝这是在害人。

也许是王父喊得太过斩钉截铁,倒是有不少人犹豫起来。

刘桂芝求助的看向邵瑜,面对这样的局面,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邵瑜低声说道:“你试着告诉他们,给你工作,能获得什么好处,又要面对什么样的风险。”

如今是八十年代初期,已经有不少人试探着开始经商,因而刘桂芝这事,其实算不多多么出格,村里人对她最大的质疑,也是在担心她的能力无法胜任。

面对许多不信任的目光,刘桂芝深吸一口气,说道:“乡亲们,我知道我这是第一次出来单干,但我却不是第一次接这样的零工活,所以我对这个做法已经十分熟悉,甚至也亲自验证了很多遍。”

“做工的成本材料,是厂子里提供的,不需要参与的人额外提供成本,而到底能够挣多少钱,也全靠勤奋,多做一件衣服,就多挣一份钱……”

刘桂芝此时因为没有经验,所以说得磕磕绊绊的,但很快,她就想起自己曾经成功和厂长谈成订单,她当时也是像现在这样紧张,但却还是成功将事情谈成了。

一想到自己过去的成功,刘桂芝逐渐放松下来,面对着村民们疑惑的眼神,刘桂芝从一开始的紧张磕绊,慢慢变得游刃有余。

村民们偶尔提出几点疑问,因为刘桂芝做了这件事很久,对这些事情十分了解,故而她回答也全都是言之有物。

村民们虽然还是无法分辨太多,但却已经慢慢被刘桂芝的气质折服,慢慢打消了内心的退堂鼓,甚至在听到可以签订契约之事,直接将退堂鼓转变为定心丸。

就连王父,此时都忍不住觉得,这似乎不是一件坏事。

但王父毕竟不是寻常人,这个念头在他心里只是闪过一瞬,很快就被打消,反而盯着人群里一脸认真听到刘桂芝讲解的女儿,说道:“你既然一定要跟他们一起,那以后你也不用回家了。”

王小妹虽然做好了父亲说这种话的打算,但等她真的听到时,还是忍不住觉得万分心痛。

王父唱完了黑脸,王母便跟着唱白脸,此时她十分不高兴的朝着王小妹道:“小妹,你爹都生气成这个样子了,你真的把我们当做你父母吗?”

面对母亲的质问,王小妹不敢回答,但是她只多看刘桂芝一眼,就觉得自己现在的选择绝对不会有错。

王小妹狠下心来,说道:“等我能挣到钱,能撑起这个家后,我会回去好好孝顺你们。”

王父听到这话,却是气不打一处来,而此时周围人全都在说着邵瑜家的零工,王父就越发显得格格不入。

他也不管邵瑜和周围人的想法,只再次和女儿放了一句狠话后,就拉着老婆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如今所有人聊天的焦点都不是邵家和他家的争执,王父道德绑架邵家父子半天都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谁也不是受虐狂,因而王父只能回到家里,继续想着对策。

王母忍不住询问道:“他爹,小妹她……”

王父现在听到小妹的名字都生气,立马大声说道:“那个不孝女,谁也不许管她,以后我们老两口就指望儿媳妇,等以后孙子长大了,他会孝顺我们的。”

王母听了这话,心里很难过,说道:“小妹她怎么能这样,那是她的亲大哥,在她眼里还没有仇人亲,她也不想想,就算她巴结上去了,邵家人谁会理她。”

王父气愤说道:“别管她,这样没心肝的东西,也不想她哥是为了谁的事进去的。”

王母显然想得更多,忽然低声说道:“我找人打听过了,听说给一千块钱,可以减刑。”

王父听了这话,眉头一挑,问道:“听谁说的,这事真的能行吗?”

王母用力点头,又说起自己的消息来源,转而似是无意一般说道:“文家村有个傻子,听说他爸妈到处给他寻摸媳妇,甚至还愿意开五百块钱彩礼。”

王父盘算一下,自家东拼西凑,倒是能抽出六七百块钱来,如果加上这傻子娶媳妇的彩礼,那倒是妥妥凑到一千块钱。

王父的心思,立马活了起来。

“儿媳妇那里,你也要稳住了,不能让她起别的心思。”邵瑜叮嘱道。

他了解自己的儿媳妇,知道如果王庆民真的出不来里,那儿媳妇绝对不会好好的在家里等着丈夫,按照亲家的狠劲,说不定王庆民判决出来的那一天,就是儿媳妇神情离婚的那一天。

王小妹丝毫不知父母在背后的算计,此时刘桂芝给她找了个住的地方,是村子里一个寡妇的家。

这个寡妇和赵雪红不一样,她是那种妥妥的老实人,从来不会装可怜卖惨寻求别人的帮助,一直都是自己老老实实跟在刘桂芝后面挣钱,养活两个孩子。

如今王小妹也不是白住她家,说好了每个月交一笔房租。

这房租数额虽然很小,但对于白嫂子来说,也是一笔进项,王小妹又是她知根知底的人,因而白嫂子对于这事欣然同意。

王小妹会用缝纫机,因而工作上手很快,刚找到住的地方,她就开始工作。

为了早一点攒钱,王小妹工作十分卖力。

她只是工作了半天,从中午工作到下午,等接到她人生里第一笔钱工钱的时候,王小妹将那笔钱数了很久。

甚至还反问询问刘桂芝:“是真的给我吗?”

刘桂芝点头。

王小妹又问道:“是全部都是我的?”

刘桂芝再次点头,对于王小妹如今像孩子一样天真的模样,她脸上也忍不住多了几分笑意,想起当初自己第一次打零工时的样子,似乎和王小妹如今没有太大区别。

王小妹同样的问题询问三遍之后,她才终于可以确定,自己并没有想错,这一笔钱,真的是给她的。

拿到钱以后,王小妹将一半钱交给白嫂子,当做是付的部分房租。

剩下一半的钱,她拿着回了家。

家里虽然对这件事再反对,她依旧还想着父母,她想让父母看一看,自己真的有能力养活自己了。

只是她这一回,便没有再回来。

晚上邵家人刚刚吃完晚饭后,外面院子的门便响起敲门声。

邵瑜看了邵大春一眼,倒霉儿子立马就站起身出去开门。

白嫂子却没有看见邵大春,直接奔向刘桂芝,说道:“傍晚的时候,小妹跟我说要回家一趟,我当时没多想,但是一直到现在她也没回来。”

“我就去她家里找,王老汉说小妹不住我家了,让我别找她,说小妹以后也不工作了,要结婚嫁人。”

邵大春在一旁听了,忍不住说道:“小妹结婚嫁人是好事,你慌什么呢?”

白嫂子听了这话,忍不住瞪了邵大春一眼,说道:“要事情真是这么简单就好了。”

邵大春听了不明所以,但一旁的刘桂芝和邵瑜,此时全都是一脸凝重的表情。

白天王家跟邵家的闹剧,是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的,王老汉对女儿给刘桂芝打工这件事的态度,所有人也都是看得清清楚楚。

白嫂子虽然老实,但又不是傻,自然能看出来王小妹要出嫁这事很玄乎。

毕竟上午王父王母都还想着推女儿出去顶锅,当时王小妹也态度鲜明的表示,她要自己挣钱养活父母。

没有道理下午还在努力工作的人,到了晚上就要嫁人了。

白嫂子又说道:“她傍晚还给了我五毛钱,说是提前给我付的一部分房租。”

听了这话,邵瑜和刘桂芝的脸色倒是越发难看起来。

邵瑜说道:“傍晚就开始交房子,说明她是真心想租你的房子。”

白嫂子也忍不住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么想,所以我留了个心眼,等王老汉进去后,我就偷偷跑到她家窗户底下偷听。”

邵大春立马说道:“白嫂子,你怎么能偷听他们家里人说话呢?这行为不好。”

白嫂子心里也知道这事做得不对,但如此紧张的时候,她也顾不了那么多。

“我就偷听过这么一次。”白嫂子说道。

“一次也不行。”邵大春说道。

白嫂子被他说得心烦,只能道:“我这也是没办法,况且,你都能吃软饭了,我怎么就不能偷听两句了。”

邵大春被她这话气得够呛,但却还是没有说出什么过分的话反驳。

白嫂子接着说道:“我听见王家那两人的打算,要将小妹卖给文村的傻子当媳妇。”

听了这话,刘桂芝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王小妹今年刚满二十岁,刚刚到达法定结婚年纪。

而文村的那个傻子,他今年已经四十岁了,并且他和一般的傻子不一样。

一般的傻子就是单纯的傻,其实没什么攻击性,但这个傻子他不一样,他很喜欢打人咬人,本来他说过一门亲事,甚至都已经办酒了。

但新婚当晚,新娘就因为受不了傻子打人,吓得连夜跑了个无影无踪,一直到现在,还听说傻子的家人经常跟新娘家人吵架。

刘桂芝没出嫁的时候,娘家人就曾经想过将她嫁给傻子,换一笔丰厚的彩礼钱。

但刘桂芝几乎是以死相逼,这才打消了家里人这样奇怪的念头。

如果王小妹真的要嫁给那个傻子,那她的下半辈子就全完了。

“王老汉夫妻俩,将小妹关在家里,夫妻俩轮流看着,压根就不许她出来,我现在也没有办法,桂芝,你能不能想法子救救她?”白嫂子问道。

白嫂子很喜欢王小妹,所以不希望看到王小妹落得一个凄惨的下场。

刘桂芝忍不住看向邵瑜:“爹,现在该怎么办?”

一旁的邵大春说道:“还能怎么办,赶紧将人救出来,就算和女儿有再多的矛盾,也不能讲人关在家里不出来。”

“你要去王家跟他们讲道理吗?”邵瑜询问道。

邵大春用力点头,对于这样的事情,他只觉得自己义不容辞。

直说应完之后,他又忍不住看了老婆一眼。

但偏偏刘桂芝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他,反而一直神思不属的,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邵瑜说道:“明天上午是周六,正好你去他家讲道理。”

邵大春没有半点推辞,只担心道:“我怕今晚人就出嫁了,到时候就大事不妙了。”

邵瑜翻了个白眼,说道:“就算办婚事一切从简,也不会是今天。”

邵大春这才放下心来。

但白嫂子此时依旧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邵家不停的转来转去,她时不时看向邵大春的眼神里充满了怀疑。

邵瑜又安慰白嫂子道:“你放心,这孩子不会有事的,明天她一定能回去,继续租你的房子。”

白嫂子听了忍不住松了一口气,说道:“我不是不舍得那么点房租,我就是不想看到好好的女孩子被人糟蹋。”

邵瑜点头,说道:“放心,我们都明白。”

等到白嫂子回去,邵大春也跑去洗澡了,刘桂芝忍不住问道:“爹,大春去和他们讲道理,真的有用吗?”

邵瑜摇头,说道:“大春讲道理没什么用的。”

“那你为什么还要让他去?”刘桂芝不明白了。

邵瑜说道:“他讲不动,总有人能讲动。”

次日一早,邵大春就要出门去王老汉家。

“这个天热,你带点水吧。”邵瑜将一个军用水壶递了过来,邵大春接过后,猛地往嘴巴里灌了一口。

邵瑜又将意见外套递给他,说道:“这个天虽然不热,但遇到什么事情,记得多靠着自己解决。”

邵大春刚想点头,但立马就觉得不对劲,忍不住问道:“爹,难道不是我们一起解决吗?”

邵瑜催促道:“别磨蹭了,赶紧出门吧。

邵大春一直到离开家门,都没明白这么热的天,邵瑜为什么要让他带衣服。

但等他走进王庆民家里,却顿时全都明白了。

“我打死你个猪脑子,你还敢到我家来!”

邵大春甚至连人都没有见到,就看到了迎面飞到他脸上的臭鞋。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

感谢在2021-05-03 23:56:14~2021-05-04 23:58: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条小咸鱼 65瓶;小文子、青萝 50瓶;留言非语 20瓶;语来欲绝 10瓶;彷徨孤世 9瓶;欢欢喜嘻、木夲 5瓶;吃吃吃吃就知道、疏忆非夜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邵瑜看了刘桂芝一眼,刘桂芝便非常娴熟的掐了下去。

邵大春很快便鼓起勇气,硬着头皮朝着跪在地上的王家人说道。

邵大春眼睛盯着王父, 将邵瑜那番话大声说了出来。

但王父也只是想了这个念头一瞬后,立马便抛在脑后。

“我家小妹迟早要出嫁,等她结婚了,哪里还管得了我们。”王父说道。

邵瑜却道:“你这是在说女儿不孝?”

王家人见了这情形, 心下也只叫不好,他们本来是想着先声夺人, 逼迫邵大春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 好让他配合,帮助王庆民减轻罪责。

但他们今天眼睁睁看着邵瑜如何教导儿子的,这么一番下来, 此时邵大春如此理直气壮的模样,倒是显得像是个硬茬子。

被邵瑜这么一叉,王父差点都忘了自己一开始要说的是什么,但他还是斩钉截铁道:“我才没有重男轻女!”

邵瑜说道:“没重男轻女就回去吧,好好培养女儿,让她成为家里的顶梁柱。”

王父实际上就是个重男轻女的人,他怎么会认同邵瑜的说法,但此时他也压根不能认,因而只能和王母对视一眼。

说完,王家人便朝着邵大春跪了下来。

王父立马说道:“我可没这么说。”

“村子里多的是出嫁女照顾娘家,怎么就你不行了,你是不是重男轻女?”邵瑜问道。

但如今邵大春这话说出来, 村子里的人犹豫了。

他们不再像之前那样站在王家人身边,甚至还对王家人多了几分防备。

村子里王姓人居多,因而即便明知道做错事的王庆民,这些人依旧能硬着头皮拉偏架。

邵大春慌忙朝着一旁避过去,只是这些跪求的人也会跟着换方向,倒是让邵大春躲避得十分艰难。

“独苗苗这种话别说了,妇女能顶半边天, 你家小妹难道不是苗了吗?”邵瑜说道。

王家人闻言一愣,就连跟着家里人下跪的王小妹,此时都有些呆愣。

如今见这条路眼看不行,甚至还将村里人都推到了自己的对立面,王家人互相对视一眼后,又改了策略。

“你和我们庆民是好兄弟,他是我们家的独子, 我家就这一根独苗苗,他要是真进去了, 以后我们这个家可怎么办,你能不能行行好, 高抬贵手,我跪下来求你了。”

邵大春却有些不忍。

叮\当,小.说。网 w*w*w。g·u·x·s。n*e*t

(快捷键 ← )上一篇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篇(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