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小说网 > 纯爱耽美 > 真千金兼职地府公务员

26、第 26 章

  • 作者:沈橘柚
  • 分类:纯爱耽美
  • 最近更新:2021-01-17
  • 本章字数:4542字
说来还得多谢顾燃昨天威胁让陆雪容和她退学,沈暮今天上学前才想着临时学画几张,免得自己过分冒进影响了陆学姐。现在倒是一举多得。
*舒白正捂着脸,让汪蓁手上厚重政治书的落点尽量打在不痛的地方。他在上周音乐比赛上匿名发了一个爆料贴,也不知道怎么做到的,当天就被汪蓁和颜琦找到是他所发。当下就用暴力威胁他删帖。舒白忍了。结果昨晚那条帖子不知为什么又恢复了,明摆着是后台出了问题,这两人却又来找上他。舒白如今已经浑不在意,边挨打边伸手当着汪蓁面将帖子点击删除。对方又狠狠打了他的手一下:“别乱讲话,知道吧?”舒白连忙点点头。他现在也是发自肺腑同意这句话的。如今论坛上胆大畅所欲言的人可太多了,而且还没有被报复的状况发生。自己那条帖子根本不够看的。也就是她们找不到其他人。他是同班,容易被麻烦,论坛里有的是已经毕业一年的学长学姐得知情况回来发帖,他每天点赞都来不及,何必自己发?他刚准备再看看现在的快乐源泉,就看到顾燃从门口走了进来。连忙切出帖子,假装看书。顾燃一进门就有许多人跟他打招呼,平时这位燃少都是不大理睬的。今天却一一微笑着应了。还笑得人一身鸡皮疙瘩。看到顾燃进来,冯虎反应最大,满脸惊慌失措,把整个人埋在了书后面。他回到座位就在后悔,自己昨晚发什么疯,为什么挂顾燃电话!今天还心虚跑路!还怎么在学校混!却看到顾燃径直回了座位,还掏出一本书。他朝着黑板上的课时看了眼,正是下节的学科。冯虎:……嘶。顾燃刚拿了下节课的书上来,邢佳悦就把他叫到走廊里。“陆雪容同学现在醒了,然后她想打电话跟你说声抱歉,昨天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太冲动,你想接吗?”顾燃点头,邢佳悦把手机转交给他。“喂,顾同学,我是陆雪容。”陆雪容的声音还有些虚弱,但很温和有礼:“昨天的事我想跟你说一句抱歉,我也不知道怎么了……”顾燃连忙打断:“不。”邢佳悦的手一抖,时刻准备着抢回手机,防止他刺激病人。就听顾燃道:“这件事是我不对,对不起,等你回学校我会当面道歉。”邢佳悦瞪大了眼睛,慢慢眨了一下,就看顾燃又继续道:“祝您早日康复。”邢佳悦:!!!顾燃挂断电话,将手机交还后,客气地朝邢佳悦点了点头才坐回位置。不知是不是邢佳悦的错觉,今天他的坐姿好像也特别标准。一天课业结束,顾燃仍旧保持着他的规矩坐姿,听放学铃声响起才开始收拾东西。冯虎胆战心惊了半天,看他脸色和心情还不错,过来求和:“今天去山北大道摩托比赛,怎么样?”顾燃摇摇头。“去嘛!”汪蓁过来凑热闹,“我们小队好久没好好活动一次了。”就看顾燃站起,端端正正地背起书包,闻言忽然静止了几秒道:“我想过了,以后小队就解散吧。”冯虎:????冯虎:“是因为我吗,燃少我错了,你别说气话!”顾燃轻轻摇头:“上午的事也是我错了,是我不该让你去做那样的事。等陆同学回来,你也要向她道歉。”汪蓁瞪大眼睛。教室里小一半人满脸震惊,就听顾燃继续道:“不,今天就去道歉吧,晚上,我们一起。”他用眼神示意冯虎。冯虎:“……??”他能拒绝吗?但总觉得这样的顾燃更加恐怖,只好欲哭无泪地点点头。放学后,在万众瞩目下,顾燃从教室里拉走冯虎。两人一同上车,走上到医院方向去的路。“怎么回事啊?”汪蓁在背后看着觉得很诡异,“乔乔,你跟顾燃说什么了吗?”程乔乔轻轻摇头,她今天和顾燃一句话都没说上,发出去的消息也石沉大海。这也是自然的。无欲无求的人,怎么会想要女朋友。顾燃扯着冯虎往医院走。越靠近病房,冯虎越用力往后退。“不是,燃少,你去就行了,我真去不了。”他在脑袋里搜罗了半天,“内什么,PTSD你知道吧?我去了她肯定更生气啊!”顾燃个性里的固执却没有改变,他宁愿提着冯虎衣领,也要把他带走。两人靠近病房,陆雪容父母正在病房外交谈,立刻停止对话上前阻拦住。谷兰眼力好,一下就认出眼前两人是谁,冷冷道:“有事么?”顾燃把冯虎放下,面色平和:“我带他来跟陆同学道歉的。”“我看不必。”陆刚也反应过来。他是看到这两人一路打闹的,哪里像来道歉?刺激女儿才是真的吧!顾燃恍然:“您是担心陆学姐看到我们生气吗?那我们也可以在病房外道歉。”冯虎连忙点头同意:“是是是,就在病房外道歉吧。”他觉得这样的丢脸程度可比当面跟陆雪容道歉低多了。谷兰有些犹豫,中午电话也是她看着女儿打给老师的,或许让小朋友们和解更好?她丈夫看着两人表情略微沉思了片刻。随之轻轻搂住妻子肩膀,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雪容睡着了。不过如果你们是诚心的,不如听叔叔的一个建议如何?”顾燃摆出一个侧耳认真倾听的姿态。陆刚叹气:“你看,你们应该也知道,这件事对我女儿影响很大,不仅仅是心理上的,还有外面的传言。”他并不知道星棋高中论坛,但光在医院休养也听见不少闲话。做新闻的经历提醒着他,外面女儿的传闻必定很难听。顾燃有些茫然,冯虎倒是点头同意了陆刚的看法。他在论坛里看到不少暗戳戳的推测,有些人说的话连他都嫌恶心。“所以,我希望你们能登报道歉。”陆刚道,“我所在的报纸里有一个青少年版面。道歉信会刊登在上面,字数不限。”说完他又担心两人觉得他太不公平,补上一句:“当然,有我女儿做错的地方,我也会让她一并道歉的。”顾燃认可:“行。”被代表的冯虎:……但想了想,字数不限也没那么难写。反正没几个同龄人看报纸。两方就这么定下了道歉的方式。“他们会好好写么…”谷兰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不太相信陆刚的决定。陆刚耸了耸肩:“反正到时他们不写就我来写。”其实要是这两人今天没来,晚上恐怕就要有版面刊登这整件事了。他们才不会让女儿受委屈,学校那都是次要的,大不了转学。交换完联系方式,约定好后天登报后,顾燃又拽着冯虎离开了医院。“挺好挺好,这比当面道歉简单多了。”冯虎喜道,“我看就写三个字:对不起。就完了,他不是说不限字数么!”顾燃停下来,刚瞥他一眼,冯虎立刻识趣打住:“行行行,我多写几句。”顾燃本人倒是想好要怎么写了。这件事因他错用人而起,既然如此,不如把决定和他小队那些人切割关系的宣言一并放上去。既反映出他的后悔也能体现决心。第二天,顾燃安安静静的,一下课就写道歉书。坐在前面的冯虎看着也不敢写得比他少太多,看他动笔就给自己添几个字。邢佳悦还担心这两人又是在憋坏,凑过去偷看一眼,整个人都震惊了。她暗道,难道顾燃知道了有知名富豪想投资星棋的消息?总之有压迫感是好事,她装作没看见,如常地下了课。学校正在整理队伍接待,说是下午就要过来了。来人是江海市乃至华国都知名的企业家,更是女性企业家中的佼佼者。所在的月明集团做的是全球性的实业生意。用校长的话来说:星棋何德何能。到了下午,人来了。还以为会大张旗鼓,但她真来时,用车和打扮却一点都不显得浮夸。只不过懂行的人仔细打量就知道,这位明越总裁一身都够一个班学费。校长张棋迎上去谄媚客套了几番,又亲自带着明越和她的助理保镖在学校里走了一圈。明越表情辨不出喜怒,校长心里有些打鼓,在人造湖边赏景时忍不住问道:“听说明总您之前没投资过教育,请问为什么看中了我们星棋呢?”这下明越一直绷着的表情松动了,带着笑意道:“就是我大儿子有些在意而已,倒没什么。”大儿子?不是听说明总大儿子大学都毕业了么?校长百思不得其解,介绍到口干舌燥后,他带着明越去教务楼顶的大接待室坐下,正要肉痛地掏出自己珍藏的茶饼。明越的助理上前,从包里掏出一套器具。“抱歉,我们老总只用自带的食物。”他倒完咖啡,向校长略一鞠躬。“没关系没关系!”校长连忙摆手,待明越小口尝完咖啡后,才小心翼翼地问道:“明总觉得我们市北校区如何?”“挺好的。”明越将杯子放下,朝谄笑着的校长淡淡微笑着,直接询问:“现在股东出资比例多少?”校长一惊。看这个问句,是想做最大投资人?简直天降喜讯,他连忙回答道:“目前占股最高的是30%。”身后的助理小声告知明越:“目前市场总价为四千万左右。”明越微不可见地点头:“既然如此,我愿意每年投五千万作为星棋的营运资金,希望你们能出售40%的股份。”校长面露难色:“四十……这…”“当然,我并不想要稀释创始人的股权,怎么操作你们股东自己商议。只是出钱么,不做最多的对我来说有些丢人。”“我理解、我理解!”校长这下欣喜若狂了。这位明总所说的意思就是:不但不插手学校管理,还给创始人最大权益,只想出钱!这是什么神仙金主爸爸!如果真是像她所说这样每年都投5000万,他就再也不用每年都低声下气地求学生家长捐款了!“咳。”校长迫使自己过于激动的内心冷静下来,装作不甚在意地问道:“那么合同我们……?”“随时签,后期直接和我们投资部对接。”明越站起身,助理则将投资部主管的名片和资料递给对方。“希望我们在教育上合作愉快。”明越伸出手。校长握住她的手,简直老泪纵横。明越轻轻勾起红唇,收回手时,助理替她披上外套。校长依依不舍,带着人员送别到校门口。将要上车之际,明越回头看着中央空地,忽然沉吟道:“我个人出资两千万,能在中间造个雕像么?”“啊?啊…”校长瞥了眼中央空地的铜色地球仪,没纠结几秒:“当然可以,您是要立自己人像么?我认识个水平特别好的…”明越捂住嘴,轻笑道:“不是。”她看着教学楼方向,挑了挑眉:“就是忽然想造个人人平等像。”

作者有话要说:  快写完又大改了一下剧情,写得有点慢了,哐哐哐。

看来说不通了。她所求不过是让校园里不再有陆雪容陆棉之类的受害者。

看着冯虎一溜烟跑掉, 沈暮朝他离开的方向抬抬下巴:“你觉得他是个细心的人吗?”

顾燃放下话就飞速转身离开,趁这时候, 沈暮扬手,将一纸符贴到顾燃背后。符纸无火自燃,印入他身内后消失。顾燃全程毫无察觉。
“好吧, 就当删照片不怪你好了。”沈暮叹气,“邢老师让你别来学校,你却非要过来挑衅陆学姐加重病情怪不怪你?”她知道顾燃其实已经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只是死不承认,索性就说开了。
用了这个符咒的人近期会变得很无欲无求,温和有礼,有效期大约三天。没有太大什么副作用,顶多消退之后大脑混沌一段时间。但就她来看,反正顾燃也不动脑子,对他可以算是没有影响。
你说你不知情,我可以相信这一点。
沈暮叹了口气,她原本还想着能不能不用的。这符名叫清心咒,钟纾衡某年减肥时所创,主要功能就是助人清心寡欲。
“冯虎喜欢欺负女生,喜欢开黄色玩笑,性格里什么缺点都有。”沈暮看向他, “就是没有细心听话这一说。你说让他去精细地删照片,可能吗?”顾燃心里一慌, 嘴上犹自犟道:“那也跟我没关系。”
顾燃不明所以:“跟我的问题有什么关系?”
但你性格如此, 怎么样的人才能讨好到你,这些人因为你拥有了什么样的权利,你自己也应该清楚。”沈暮觉得自己是在讲道理,顾燃却一句都听不下去了。
沈暮闭上嘴,不再嘴炮试图教导,右手伸进口袋里,摩挲了一下符纸。
“你本人没那个意思,你的小团体里多少人借着你的名头作威作福。冯虎欺负女孩, 颜琦排挤霸凌同学你都是看到的。”“你在学校是特权阶级, 校方老师都愿意捧着你。跟你好等于生活轻松, 不顺着你就要遭到打击报复。
他从没被人当着面这么指责过,只觉得沈暮每一句话都是故意报复,目眦欲裂地蹬着她:“那也是他们做的,根本和我毫无关系!”

叮\当,小.说。网 w*w*w。g·u·x·s。n*e*t

(快捷键 ← )上一篇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篇(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