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小说网 > 经典美文 > 玄门道师

第六十四章:曲娘救场

  • 作者:易水寒云
  • 分类:经典美文
  • 最近更新:2021-01-14
  • 本章字数:3063字
风水变化也不是这个理啊!一座石亭子出现在我面前,这亭子古典素雅,好似是前朝古都留下的。
“小公子,你再戳,我可是要跟你生气了哦。”极具妩媚的声音从我身后绕开,这个熟悉的声音我急忙回头,曲娘狐媚的脸庞就在我肩胛位置,口吐香兰。我大叫一声吓得后退两步。仔细看才确定,这就是曲娘。我震惊地看着她,难以置信,我问她你怎么在这。她委屈说天下之大何处不许我去,再者说何南镇也是我的地盘啊。啊这……我竟无言以对,我再问她,你怎么会出现在我身边。曲娘走过我身边,掀起淡淡的馨香,她闲步走入石亭中,对我勾唇狡笑:“小公子这么不近人情嘛?我救了你一命,不知道说声谢谢?”我愣了,可是看曲娘认真的模样,好似又是真的,我看看我身上,也没有去胳膊少腿啊,连根毛都没少,我问她是怎么救的我。曲娘在石亭中坐下,倚着石栏撑起娇嫩的脸颊,望向亭外,我看出她眼底深藏某种深意。这时我才发现,周围已经是遍地盛放的桃花树。曲娘慵懒说:“有个老头可是要害小公子,要不是我出手,小公子早就是……”曲娘给我投来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我却如芒在背,心底里惊起骇浪。什么,有人要害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我想到了唯一的一种可能,那就是陆向阳背后的推手。只有那个家伙有着如此道行,能趁我没有任何警觉的时刻,杀我于无形。我心有余悸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心底庆幸还好是有曲娘出手,不然我连捏碎桃花铜铃的时间都没有。我问她,那家伙现在在哪?曲娘只跟我说三个字。不可说。我再问她,那个家伙是谁,她还是那三个字,不可说。不可说,不可说,凡是关于那个人的一切,曲娘都只有三个字,不可说。我着急,可是我不是蛮不讲理之辈,曲娘不说一定有她的道理。这个后边一定是事关重大,如果告诉我就是有泄露天机之嫌疑。我俩沉默,曲娘望着桃花,眼底迷离,气氛竟然一下子僵持起来。我深呼吸一口气,问她,张天灵在哪。曲娘所以说:“那小子进了我的阴界,现在还在转,不过没你聪明,现在才发现。”说到这,我问她我的玉婴剑怎么破不了这个鬼打墙?曲娘放下手站起来,走到我面前,朝我抬起手身处一根手指头勾向我下巴,我眼看她准备占我便宜,我怎么能够让她得逞。我连忙后退两步,躲开她的手,然而曲娘却轻掩朱唇笑声放的很大。“小公子还是太稚嫩了,真的还是太稚嫩了,这又算什么,不过是一些小手段而已。”什么,小手段?我震惊。曲娘说:“小公子以后走遍大江南北,听见的,看见的,碰见的越多,自然不会觉得今天你的玉婴剑破不了我的阴界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我心头冒汗……这句话的意思不就是再说……你的实力太差,连我的阴界结界都打破不了。这就是我和曲娘之间的差距嘛……我现在还是难以想象这种差距。我想了想,问她,曲娘和那个老头比,谁厉害一点呢?曲娘看着我笑说:“小公子不愧是那个死丫头看中的人,聪明。”“我,和那个糟老头子啊……”曲娘抬袖轻笑,袖子抹过的刹那我冷然瞥见一抹无边的凶杀目光。“碾死他,比一只蚂蚁还简单……”诚然刚刚曲娘的目光让我浑身冰冷,但曲娘的话却更让我害怕。一个能够杀我于无形的道师,在她眼底里,就是可以轻易碾压死的蚂蚁!我问曲娘,我差在哪里。曲娘说,我哪里都差,只不过是仗着一些厉害的法宝逞能而已。这句话让我羞愧不如,桐山掌门说,外物于身,道行于心。龙虎天师据说能够隔空千里捉鬼,我那时候就在想,龙虎山有什么厉害的法器,能够千里捉鬼?原来是这样,现在我才想明白,没有厉害的法器,只有他一身独步道门的修行。思及此,我对曲娘躬身拱手:“谢过曲娘救命之恩。”曲娘摆摆手说:“那到不必,小公子只需要记得约定就行,约定不成,谁也保不住你。”“那是自然。”我问曲娘现在能不能出去,那个老头会不会还害我。曲娘说那家伙受她震慑,已经遁逃了,只是你以后再与她有交集,就难定了。曲娘的话算是让我放心了,眼见周围雾气越来越淡我知道曲娘应该是要走了,她不可能一直在这里守着我。我心底里叹气,看来还是我自己道行不够,这十年里,桐山术法和吴家祖上的青玉方录,都没有学明白,这出山试炼能够有这个觉悟,这场试炼,就已经足了。曲娘对我摆摆手说:“小公子,我要走了,你还有什么问题。”我眼前一亮,想到了怎么说。“曲娘,你能告诉我那个人有什么可以识别的特征嘛?要是我以后遇到他也好提防。”曲娘瞪我一眼。“不是说了不可说嘛?小公子真烦。”“……”我狡黠说:“万一我要是死在他手里,你就不怕你那个死丫头难过?”嘿嘿小小的威胁,看曲娘怎么办。曲娘狠瞪我,然后她又很快收回目光,想了想。“好像确实是这样,罢了,因果使然我替你扛一点因果也不是不成,就这一点,不能再说多了!”我满怀高兴笑道。“曲小姐真好!”“嘴挺甜。”曲娘笑着说。“记住……”我认真听着,等曲娘张嘴的刹那,突然阴风肆虐,周围的浓雾朝我逼迫过来,极度寒冷的风冷彻入骨,我强行抵着这风看向曲娘,然而曲娘的身形已经消失了!“眉生三莲。”四个字从很远的地方飘过来,我记住这四个字,放在心里很快风和雾都停了,眼前又回到了地下车场的浓雾里。而张天灵倒在我身边,我吓一大跳,连忙喊醒他。张天灵迷迷糊糊醒过来,发现自己谁在地上比我还吃惊,问我出什么事情了。我哭笑不得,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但我不可能把曲娘的事情告诉他,我就说,刚刚那个幕后推手差点害死我们,要不是我玉婴剑提示我,就得逞了。张天灵懵逼的点点头,我赶快把他扶起来。张天灵跟我说他一开始也是走着走着,但是走了一段时间就不见我了,他在一片桃花林子里走了很久,怎么也打不破这个鬼打墙。张天灵狠狠臭骂,我赶紧拦住他,这骂到曲娘身上去我可太不好意思了。“轰!”一道震耳欲聋的砸门声打断了我们。黄素毛僵!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我想到一个可怕的可能,那就是我们两个进入了不同的鬼打墙,面前皆是虚幻。“律令听吾,玄秘,开!”我手持玉婴剑大喝,在手心上抹出一道血痕,血点玉剑,这是我出山第一次发动玉婴剑。

我心底里一跳,这么刻意的留心眼,还是进了鬼打墙!

然而,雾气只是散开了一个局部,根本没有彻底化开,说明玉婴剑也破不了这个局,我无比震惊啊,心头彻底凉了,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玉婴剑都破不了。难道,我真是遇到了百年难见的凶杀之物,形成的鬼打墙连玉婴剑都破不了?这不可能啊!就算是完全体的黄素毛僵,也不可能形成这么厉害的鬼打墙。那到底是什么?
这能见度也有好几米啊!张天灵就走在距离我两步的位置怎么现在不见人了?我心头怦怦乱跳,这种突如其来的情况实在是太吓人了,我赶忙沿着脚后跟退后两步。
丝丝缕缕的桃花香气游走在我的鼻尖,好香,好清淡的香,这股淡淡的香气让我心旷神怡,刚刚的杂念也随之烟消云散。怎么回事,这里怎么会有桃花香气。雾气逐渐散开……不对,好像是雾气在朝我身后走,我的方位竟然在自己动!我骇然震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深呼吸,我平复心情,紧握玉婴剑,有玉婴剑在,就算是黄素毛僵也得怕我。
我再次用玉婴剑猛戳雾气,可是每一次的结果都一样。当我颓丧的抬起头来的时候,却发现雾气竟然散开了一些。
“张天灵,别走了!我们……”我问向张天灵,可在我转身的时候,却是没有看见张天灵的人!这怎么可能?
这什么时候进的鬼打墙……我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我手上可是握着玉婴剑,什么鬼打墙能让我毫无反应的陷入?
可……这动静……绝对不是一个黄素毛僵能够做得出来的。那到底是怎么呢?我心头越发毛躁,主要是担心张天灵,到底是我走散了还是张天灵走散了?
玉婴剑在我手中颤抖两下,开始散发出淡淡的绿光,我用玉婴剑朝前方猛戳过去。
环顾四周,完全就是白茫茫的!没有看到任何人,包括车库里的车!冷静,冷静,现在必须冷静下来。
难道……

叮\当,小.说。网 w*w*w。g·u·x·s。n*e*t

(快捷键 ← )上一篇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篇(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