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小说网 > 纯爱耽美 > 亲手养大的纸片人要娶我

180、第180章

  • 作者:最爱梅子酒
  • 分类:纯爱耽美
  • 最近更新:2021-05-06
  • 本章字数:6042字

男人将外套再次展开,然后不由分说地握着他的肩膀,将他从树干上拉开,把外套披在他身后,这才又将他轻推回原位。

外套不算厚实,但比起直接靠在树干上,自然要舒服一些。

赛诺斯呆呆地看着他,没想到他会注意到这样的细节。

而男人的动作还没有停下,他仔细帮他拉好衣领,将外套袖子在他身前打了个结,防止滑落。

这才说道:“条件有限,你先将就一下吧。”

他的声音低沉有力,竟是一口纯正的罗兰德语,让赛诺斯有些意外。

这男人……也是罗兰德出身?

“啊,谢……谢谢。”

赛诺斯愣愣的,过了会才回过神,开口说道,“你……”

他想要询问他,男人却没给他这个机会。

“你感觉怎么样了?”他这样问着,手掌探向他的额头。

“好像还有点烧。”

男人皱眉,然后,他举起刚刚被他治好的右手,问道:“你有办法给自己治疗吗?”

赛诺斯摇摇头,“只能治外伤。”

水愈术对机体有强大的修复效果,除了外伤,还能修复损伤出血的内脏,但对其他疾病就没太大作用了。

许风卿闻言略有些失望,他颔首道:“刚才谢谢了。”

指的是他给他治疗手指的事。

赛诺斯连忙道:“没有,谢谢你救了我,我……”

“不用客气。”

许风卿有些赶时间,便没有急着跟他说太多。

毕竟他也不是想从他这里挖掘任务的玩家,会救他并照顾他,也是出于对落难者的同情。

他转过身,开始生火煮粥。

火堆燃烧而起,驱散了清晨树洞中的寒凉,有融融暖意包裹而来。

赛诺斯缓缓吐出一口气,感觉身体舒适了不少。

他看着忙碌的男人,看他利落的动作和冷硬的面部线条,知道他并不想说话,便识趣地闭上了嘴。

男人不知从哪里取出洁净的水,将一把黑色的谷子洗净后丢进碗状的叶子里,加水后放在石块搭建的架子上煮。

做完这一切,他才重新看向他。

赛诺斯以为他终于能跟他谈一谈了,却又听他说:“我离开一会,大概十分钟,你自己注意着点。”

他雷厉风行的,不由人分说,赛诺斯只能点头。

男人应该是暗系属性,他看着男人从角落里拉出一片阴影,撑起一顶“帐篷”,将外界的一切遮挡,包括了……

阳光。

赛诺斯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脸色也在瞬间苍白了些。

好在,树洞之中还有火焰的光芒,让这狭小的空间并没有陷入完全的黑暗。

赛诺斯咬了咬唇,终是没有说什么,在男人再次跟他道别时,轻轻点了点头,然后看着他的身影突兀地消失在了原地。

他并没有多少惊讶,毕竟是“古兽”,拥有什么神奇的能力都不足为奇。

树洞中彻底安静下来,只剩木柴滋啦燃烧的声响,原本逼仄狭小的空间,在少了一个人之后,竟显得有些空荡。

一如他此刻的内心。

赛诺斯深吸了口气,再次将精神力延展,至少,他能继续透过精神力看到外面的景物。

即使只有十米的范围。

西琳……

也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了?

想到什么,赛诺斯抬手摸了摸胸口,却摸了个空——他的通讯仪丢了。

他失落地放下手。

不过,既然基站已经修复了,消息可以发出去,那西琳她们应该很快能接到救援吧?小五确实是有真本事的……

只是,西琳那个丫头,可千万不要做出什么傻事啊……

赛诺斯不禁凝眉,眼神中满是忧虑。

-

“爸,妈。”

许风卿离开游戏舱后,迅速洗漱了一番,然后走出房间,刚好许父许母还在吃早饭。

见他出来,许母连忙给他添上一碗粥,然后絮絮叨叨说道:“多吃点,你看你这几个月都忙瘦了。”

“你们两兄弟也真是的,好不容易你闲下来可以一起吃饭了,小衡又忙起来了。”

许风卿也没有多想,只安抚道:“这两天星空纪元刚刚开始公测,他会忙一点,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

“但愿如此吧。”

许母给他夹了包子和油条,又问,“那什么时候我和你爸可以进游戏啊?我好想见小立啊。”

望着她殷切又带着脆弱的眼神,许风卿不由一顿。

自从小立飞机失事后,父亲心脏病发作,而母亲的精神状态也变得不太稳定,都受不得刺激。

许风卿放下碗筷,原本低沉冷调的音色,隐约带了几分柔和。

他轻声道:“您再等等吧,研发中心已经在加紧测试了,我知道您思念小立,但您的身体更重要,需要谨慎一点。”

“你们每次都这么说……”

许母失落地道,“好吧好吧,十年都等了,也不差这点时间了。”

“我找朝朝晨晨说话去,还是我的小宝贝们贴心。”

她离开了餐厅,不一会,客厅那边传来她跟孙子孙女说话的声音。

八年前,许风卿跟前妻离婚,两人的双胞胎儿女许朝望和许晨希,便一直轮流在两家住,每半年换一次。

现在这半年在他们母亲那边,只有周末偶尔会过来。

许风卿抿了抿唇,重新端起碗筷。

就听许父道:“你妈就这样,别往心里去,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

许风卿点点头。

他早就过了会因为言语受伤的年纪,想到游戏里还有个处境危险的人在等他,他匆匆吃完饭,便再次回到房间。

十分钟已经过了,但他还不能进游戏。

许风卿躺进游戏舱里,终于回拨了电话给王老。而他老人家,也确实是为了游戏舱的事找他的。

“王老,我需要过段时间才能将游戏舱归还给你们。”

许风卿直言道。

“听小许总说,您已经登录绑定了账号,是吗?”王老问。

“是,我很抱歉。”

王老却说道:“您不用这么说,该抱歉的人是我,是我们这边出了纰漏,这件事上您并没有做错什么。”

“只是既然出了问题,就得想办法解决。”

“您应该已经体会过这个号的强大,按照原计划,它应该在一两年后被启动……”

许风卿刚想说什么,又听王老道:

“它是一个十分特殊的号,区别于普通玩家的勇者设定,有一套独立的主线和技能体系,跟游戏本身的牵连很深。”

“所以,它是不允许删号重来的。”

普通玩家可以删号,因为他们对星空纪元而言是“外来者”,一个不再出现的“外来者”而已,对游戏里的发展不会有太大影响。

但暗黑魔龙这个号不一样。

解除绑定,相当于杀死了暗黑魔龙,它在游戏世界之中就算真正的死亡,一旦有人顶替它“重生”,就会被主脑视为bug清除。

其实删除了也不是不行,但毕竟花费了心血设计的,王老和创造者都觉得毁掉太可惜了,这也是他们在知道许风卿已经绑定账号后,没有第一时间联系他的原因。

但就这么不管不顾,也是万万不能的。

就算许风卿再怎么佛系,再怎么不参与战斗,他的号尤其龙形态往那一站,那就是影响很大的事。

公测玩家还在因为公平问题闹腾呢,现在绝对不可以再出现其他幺蛾子了。

“我知道这是我们的疏忽,这样要求您很过分,但如果您想保留这个号的话,希望您可以不要出现在普通玩家面前。”

“最好是在见过您弟弟之后,可以暂时不要进入星空纪元,等过一段时间再说。”

王老给了他两个选择,“当然,如果您不能接受,那就解除绑定,删除这个稀有账号吧。”

“您可以考虑考虑,到时联系研发中心,我们再给您换一个普通的。”

“给您添麻烦了,不好意思。”

许风卿也没想到这个账号这么特殊,他摇头道:“您太客气了。”

面对王老,他还是十分尊重的。

星空纪元是他和一些老教授花费毕生心血创造出来的,他会这么重视乃人之常情。

“我先想一想吧。”许风卿道,“不过您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在玩家面前泄露属性,这一点我有分寸。”

“行,那就这样吧。”

王老道,“听说您请了假,那我就不打扰了,祝您假期愉快。”

随后,王老便挂了电话。

至于游戏这两天暴露的问题,这位许总给他留了面子没有提,他也就没有自找没趣。

他不知道的是,许风卿这两天根本没时间了解相关讯息。

在挂了电话后,他有心想问问许玉衡公测的情况,但看了看已经超过的时间,最终还是选择进入游戏。

-

当再次收到自家二哥的消息时,许思立也正在吃早饭。

跟最开始穿越过来时,他孤零零地一个人吃早餐不同,现在皇宫这个偌大的餐厅已经变得热闹了起来。

不仅有小琼、阿笙、茶陌和海歌,现在还多了薇尔姑姑、丁博士,以及刚刚回归的西琳。

当然,最少不了的还是司盛。

即使在新加入的成员面前,许思立也毫不掩饰两人的亲密关系,站在他身边的人,永远都是司盛,也只会是他。

而昨天晚上,西琳私下询问他的时候,他也大大方方地承认了。

西琳虽然神色古怪,但最终也没说什么反对的话——在这样朝不保夕的战乱年代,在经历过种种生死离别后,她已经看得很开。

能遇到自己真心相爱的人并不容易,她没理由也没有立场去阻止。

只是,鉴于弟弟对司盛的“宠爱”,她对这位大元帅的能力难免产生了一丝怀疑。

她和布雷迪等人都没有见证司盛的崛起,也没有看到过他如何力挽狂澜,而且回归时间短,更没机会从别人口中了解到司盛。

她所看到的就是——

昨天下午,身为皇帝的思诺“御驾亲征”,带领勇者们打生打死,在战场上厮杀,取得累累战功。

而作为统领全军的大元帅,司盛竟然一直留在原地旁观,什么也没干!

这让她对司盛产生了不太好的观感,尤其在得知他和弟弟的关系之后,就多少带了挑剔的眼光。

如果只是男宠的话,她倒不觉得有什么,但偏偏又是元帅这样重要的职位……

西琳性格直来直去,虽然比年少时沉稳不少,但情绪还是容易写在脸上。

比如她看司盛不顺眼,就很明显地表现了出来。

至于司盛……

“皇姐好像不喜欢我。”

在用完早餐后,两人一起回到寝宫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发的时候,司盛皱着眉,在青年面前有些低落地说道。

许思立不由摸摸他的脸颊,安慰道:“没有的事,她说不会反对我们。”

司盛依然抿着唇,低垂眼睫,一副有些失落的样子。

不会反对,但并不代表会喜欢。

许思立看出了他的言外之意,连忙伸手抱住他,心疼地蹭蹭他的脸颊。

“放心吧,以后皇姐肯定会明白的。”他轻声道,“我们两个,是天生一对。”

司盛靠在他的肩膀上,轻轻弯起唇角,哪有半点失落的样子?

除了阿立,谁都不能让他上心,更别说西琳。

他轻应了声,又说起天才争霸赛的事,随着时间推移,赛事还有三四个月就要结束了。

许思立再次想起了两人的赌约。

他耳根微热,就听司盛道:“最近好像出了新款的游戏。”

许思立狐疑地看着他,开始怀疑他刚刚就是在跟他装可怜。

“是小五告诉我的。”司盛直接甩锅。

“所以呢?”

司盛不说话,只巴巴地看着他,最后眼神变得可怜兮兮。

明知他在,许思立还是心软了。

“行吧行吧。”

他最后松了口,“到时一起玩,不过你得先帮我把卡牌幻境弄出来。”

“没问题。”

最后,司盛是笑着带他离开皇宫的。

皇城的传送阵被许思立搬走了,现在宿墨和池余还在紧锣密鼓地重建,得过段时间才能用。

所以他们得去璃海城搭传送阵。

而关于勇者之城的任务打破游戏平衡问题,许思立早就考虑到了,只是在收到他二哥传来的消息时,才知道在现实里引起了那么大反响。

不过,他也想到了解决办法。

于是,本来今天兴致勃勃上线,准备蹭经验蹭到满级的佣兵团玩家们,就收到了一条系统公告。

【叮~等级已满lv20,自动退出第六军团,你不再受到思诺·罗兰德庇护】

而其他还在抗议的萌新玩家,刚进游戏就收到了这样的提示——

【叮~等级满lv5并转职成为元素师的玩家,可在阵营仓库兑换日常令,接取勇者之城建设任务】

-

许风卿进入游戏。

等他眼前有画面浮现,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打翻在地的粥碗和被浇熄的火堆,还有猛禽尖锐的叫声在耳边响起。

他眉心一皱,抬头就看到角落里,银发男子蜷缩成一团,仅剩的左手举着一块冰盾。

而在他面前,一只乌鸦那么大的飞禽扑打着翅膀,尖锐的鸟喙疯狂啄着男子身前的冰盾。

“哆哆哆——”

冰盾分明已经碎裂,只差最后一点就要被啄穿了!

赛诺斯抵御着飞禽的攻击,巨大的冲击力不断将他撞向树干,他感觉头晕目眩,本来就虚弱的身体,力气在迅速流失。

那个神秘的男人已经离开了半小时。

本来隔绝了一切的阴影屏障,在他离开后就开始逐渐消散,直到二十分钟后完全消失。

火焰对星际兽而言没有丝毫威慑力,飘散出去的黑谷粥香味,很快引来了这只飞禽,而它也发现了他。

相比起滚烫的粥,肉食显然对它更有吸引力。

赛诺斯的魔力恢复得不多,在发出的冰刺被这只飞禽灵巧地躲过后,便只剩下最后一点魔力撑起这道冰盾了。

但很明显,他支撑不了太久。

没想到,到头来还是逃不过沦为食物的命运,赛诺斯心中悲苦,甚至感到疲惫。

他好累,真的不想再撑下去了……

可每当他想放下冰盾时,心里却又会有一道声音朝他呐喊:

你不能放弃,你是罗兰德的大皇子!

你不能这样软弱,你要成为父皇母后的骄傲,你要坚持到最后一刻……

但是,坚持到最后就有用吗?

赛诺斯的双手无力地垂下,身前的冰盾没有他的魔力支撑,顿时破碎成了冰渣扑簌簌地落下,掉在他的身上。

除了这彻骨的寒冷之外,他想象中的疼痛却没有落下来,反而听到了那只飞禽凄厉的惨叫。

他费力地睁开眼睛,模糊中看到了手握匕首的黑发男人。

他刺穿了飞禽的身体,一番搏斗后终于杀死了那头星际兽,将它的尸体扔到一旁。

然后,男人跑了过来,手忙脚乱拍掉他身上的冰渣,将他因寒冷而颤抖的身体抱进了怀里。

“抱歉,我回来晚了。”

许风卿心脏跳得飞快,说话的声音也带着一丝发颤。

这明明只是一个游戏,他捡到的只是一个NPC,但他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将这一切当做是数据。

如果他再晚回来一分钟,这个叫阿赛的男人可能就会因为他的疏忽而被杀死……

他是个NPC,没有办法复活。

他将会在星空纪元这个世界里,真正地死去。

一想到这个可能,许风卿便觉得自己或许会良心不安一辈子,即使这听上去有些可笑。

他竟然会为一段虚拟数据而愧疚……

而赛诺斯,他听着耳畔属于男人的心跳声,再看着树洞外徐徐透进来的光芒,却是虚弱地弯起了唇角。

“谢谢你又救了我……”

他声音沙哑地道。

在重见光明后,他突然……有点舍不得死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营养液冲鸭!

他暗自摇头。

或许是自己记错了吧……

许风卿看了眼来电显示。

然后在他绝望等死时, 变成了眼前这个男人。

原型是兽类,可以化为人形……赛诺斯眸光微闪。

眼前这人,难道是传说中的古兽?

“你醒了?”

他用罗兰德语说道。

黑色眼眸打量了他一眼,然后抓起盖在他身上的外套,轻轻抖动了一下。

赛诺斯安静注视着他的动作, 虽然他感觉有些冷,但这外套本就不是他的,他拿回去也……

他忽然一僵。

维持一个姿势一晚上, 即使实感调低了, 也让人不太舒服。

现在艾雪星上大概也只有古兽, 才可能在星际兽遍布的原始丛林中来去自如了。

这时,男人又在他面前蹲了下来。

他略微一想, 大概明白他打来是为了什么。虽然没有接听,但还是发了一条信息,告诉老人家稍后再联系他。

而这时, 赛诺斯也察觉到了他的动静,收起手, 回眸看向他。

是王老。

赛诺斯还未康复的身体, 骤然从温暖柔软的怀抱倚靠到冷硬粗糙的树皮,禁不起瑟缩了一下。

他不由拽紧滑落到小腹的外套, 然后抬头,一双淡紫色的眼眸小心观察着面前的黑发男子。

赛诺斯注视着男人幽黑的短发, 脑海里浮现一只黑色的巨爪,一脚将一头二星钻山兽踩成了肉泥。

有系统的即时翻译器,两人的交流倒是没有障碍。

许风卿点了点头, 抱着他稍微移开了些,让赛诺斯可以靠在树干上, 而他则起身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四肢。

他的长相称得上俊逸英挺,就是隐约让他感觉到一丝熟悉,但赛诺斯怎么也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叮\当,小.说。网 w*w*w。g·u·x·s。n*e*t

(快捷键 ← )上一篇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篇(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