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小说网 > 纯爱耽美 > 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

352、第三百五十二顶重点色的帽子

  • 作者:鱼危
  • 分类:纯爱耽美
  • 最近更新:2021-05-07
  • 本章字数:9641字

日本,某种意义上是靠英国庇佑的。

法国,维克多·雨果算了算时间,帮自己跑腿的“快递员”应该把小说送给了港口黑手党本部。他开始忧虑,替自己送东西的人是昔日的崇拜者,对于日本来说是标准的外国人,对方会转交的东西会不会被中途拦截下来?

维克多·雨果跟法国的后辈电话里沟通,对方再三保证道。

“雨果先生,请您放心吧,为了证明盒子里的生日礼物是送给港口黑手党首领,我用了法语、英语、日语三种语言进行表达,还留下了我的手机号,确保不会弄错,要是这样都无法送达到您的朋友手上,您不如打电话给朋友,让他尽早来取礼物?我就在横滨市里待着,您有什么安排尽管跟我说!”

“托马,坐十多个小时的飞机辛苦你了,你记得找我报销路费。”

“不用!雨果先生,为您做事是我的荣幸!”

名为“托马”的法国人徘徊在港口黑手党本部周围,头戴针织帽,脸上还像模像样地架着一个墨镜,想要降低自己法国人的面部特征。

他是雨果的狂热粉丝,一听说雨果手下缺人办事,立刻自荐,拍着胸脯保证不会泄露对方的隐私,非常愿意来日本帮忙送生日礼物。

对于消失八年的雨果先生是怎么认识日本港口黑手党的首领,托马没有一丁点感到疑问,自豪地表示以雨果先生的人格魅力,结交各国的朋友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参考伏尔泰先生,伏尔泰先生在欧洲的朋友可是数不胜数,有人戏称伏尔泰先生的异能力是“人均好感度+50”,没有一个敌人愿意在伏尔泰先生面前表现出粗鲁与不雅!

“雨果先生,我在港口黑手党附近停留的时候,好像看到了波德莱尔先生下车的身影,这位老大也来到了日本吗?”

“夏尔?你可能看错了。”

维克多·雨果深思,波德莱尔为私事请假外出,居然是出国见学生。

这样的话,他自然不能轻易说出口。

托马对雨果深信不疑,当作自己眼花了,要不是波德莱尔先生的身姿过于显目,自带一种骨子里的风情,他也不会随便看见一个金发男人的身影就误以为是对方。

结束通话,维克多·雨果握着手机又坐了片刻,手机迟迟没有收到麻生秋也的回复。

一般情况下,麻生秋也不会忽略他这么久。

他的爱斯梅拉达有伴侣,照顾家庭,待他如友人,彼此交换了心灵深处的秘密,维克多·雨果厌恶战争与掠夺,爱斯梅拉达渴望回到华国看一眼。

“我还欠爱斯梅拉达一场意大利旅行。”

“他是那么的想去意大利,不惜用一年的时间攒路费,可惜我和莎士比亚的异能力碰撞形成的异能世界,局限于法国,无法让他看见身处于十五世纪意大利米兰的达·芬奇,他跟我说过,他想要让意大利的画家为我们作画。”

维克多·雨果同样佩服达·芬奇的成就,即便对方不是现代的异能力者,那也是历史闻名的全才。他产生“能力不足”的小小烦恼,而这份烦恼很快找到了解决方案,迅速站起身,“我记得达·芬奇的代表作《蒙娜丽莎》的画作收藏在卢浮宫,要是跟卢浮宫的人沟通一番,没准可以让爱斯梅拉达近距离的欣赏到真迹。”

维克多·雨果的行动力十足,当即前往位于巴黎的卢浮宫。

他找到卢浮宫的官方管理者后,进行详细的商谈,成功见到保存在地下室的真迹。

看到不止一幅名家的作品,他一个人走在里面,安静地欣赏未来要带爱斯梅拉达来看的画作,争取了解它们,以后好跟爱斯梅拉达介绍。

维克多·雨果感到由衷的满足:“还好法国的收藏品多。”

他忍不住有一点后怕。

幸好,他没有在异能世界扮演卡西莫多太久,不然等历史的轨迹发展到达·芬奇离开意大利,受到国王邀请前往法国定居后,自己估计要看着爱斯梅拉达追星历史人物,沉醉在对方无与伦比的才华之下,自己和比埃尔·甘果瓦就成为了电灯泡。

维克多·雨果发奋写书,为的就是让远在日本的爱斯梅拉达看到自己的才华,他没有浪费七年的人生经历,写出了自己的作品!

爱斯梅拉达会是第一个看完《巴黎圣母院》的人。

他连伏尔泰也不肯给全本。

维克多·雨果想到用期盼眼光盯着自己,宛如圣子临尘,让人于心不忍的友人,心肠依旧冷硬下来,别以为他不知道伏尔泰是想看卡西莫多有没有追到爱斯梅拉达!

没追到!

不用你眼巴巴地看结局!

他给伏尔泰剧透了爱斯梅拉达给比埃尔·甘果瓦还债了一年已经很够意思了。

“我写的结局……多少有一些我的私心。”

维克多·雨果呢喃,“他们讨论的悲剧艺术还是影响到我了,比起大团圆,悲剧能升华艺术,给予心灵的震撼,所以我在故事里写了爱斯梅拉达在法国的内战中死去,誓死不信仰神灵,最后卡西莫多殉情的结局,希望爱斯梅拉达不会介意。”

小说并非完全参考异能世界的发展,确保内容传播出去也会被认为是艺术改编,毕竟谁能想到丑陋的雨果,吃胖的莎士比亚,以及落魄卖诗的比埃尔·甘果瓦呢。

至于诗歌集《恶之花》的作者名字。

重名!

反正销量那么小,还差点被法国文化局下达“恶俗文学”的下架命令。

夏尔早就该洗一洗脑子,删除那些下流的东西了。

将来要爱斯梅拉达喜欢他的小说,他干脆就出一本《巴黎圣母院》的系列文,把每个同僚进入十五世纪拯救他的故事统统改编,成为只看脸、不注重心灵的反面教材。维克多·雨果为那些年前仆后继的拯救与黑历史笑个不停,立足于传世画作《蒙娜丽莎》之前,眼中满满的温暖,画中面带微笑的蒙娜丽莎与爱斯梅拉达一样朦胧而奇幻。

“爱斯梅拉达,你会喜欢我的小说吗?”

故事虽然是悲剧的,但是完美的终结了卡西莫多的单相思。

除了死亡,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未来,走向不同的分支口,继承了你传达下来“自立自强”的念头,华国人的风采在现实中难以出现,却可以在小说里尽情释放。

无论你是谁,你是何国之人。

我相信你的心灵。

七年里,你是唯一拯救了卡西莫多的恩人,你让他走出了巴黎圣母院。

你让维克多·雨果听见了战争结束,世界和平的美好声音。

维克多·雨果在艺术瑰宝的洗礼下,灵魂越发的安宁,散去个人的感情,他开始惋惜自己没能在异能世界见到那些世界知名的艺术家了。

十五世纪的巴黎是一个脏乱差的地方,回忆起来人人作呕。

但是,那是文艺复兴的时代啊!

在维克多·雨果感慨文明的魅力之际,一通电话打到了他的新手机上,上面的号码来源于海外的日本。

“夏尔?”

“维克多……尽快来日本一趟,走我的渠道,不要闹大。”

“日本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维克多·雨果的背后有寒意慢慢地攀爬上来。

这样熟悉的告知方式……

波德莱尔绝对是碰到了麻烦,而且需要他的帮助,要知道阿蒂尔就在日本,两名法国超越者联手根本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夏尔,你不说清楚,我不会去!是不是爱斯梅拉达出事了?!”

“你猜对了。”

波德莱尔的语气低沉,夹杂着一丝压抑的自嘲,魏尔伦疑似落在歌德的手里,学生不惜叛国也要留在日本,之后好友也会大发雷霆,自己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德国的歌德、英国的威廉·莎士比亚、柯南·道尔都来了。”

“再晚一步,对法国不利,我不能让事态扩大。”

“先过来吧。”

“我一个人撑不住了。”

电话里是波德莱尔难得一见的示弱,听着就能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一个人怎么可能面对多名超越者,而且是高官政要!一不小心会引发国际纠纷!

好说歹说,波德莱尔压下了雨果的恐慌。

雨果按照波德莱尔提供的私人渠道,飞快地赶去日本,私底下,巴黎公社听从波德莱尔的调动,派遣了数名异能力者低调的前往日本。

剩下十多个小时的倒计时。

波德莱尔挡在港口黑手党的大厅处,与一个人面对面对峙住。金色大波浪的法国人冷着脸,手无寸铁,却仿佛胜过千军万马,他站在那里,对方就停止了进来的脚步,他身上有一种奇异而阴森的魅力,那是可以迷惑住人类的“恶之花”。

威廉·莎士比亚人畜无害:“不欢迎老朋友吗?”

世界著名的歌剧家双臂微扬,耳垂处是银环,感受着背后吹来的微风。

歌剧家的打扮复古又不失时尚,无形之中引领着英国异能力者们的风尚,荷叶领包裹着雪白的天鹅颈,祖母绿的排扣整整齐齐,每一颗宝石都是一等一的色泽,在现实中的莎士比亚有着富裕的家底和不拘小节的气度。

忘了说,他的腰身不粗,脸蛋也没有变胖,丝毫不受到异能世界的影响。

全是小甜甜的功劳。

原本两人是在见日本政府的人,得知麻生秋也被法国超越者杀死,威廉·莎士比亚就中途抛下了文职人员的柯南·道尔,前来港口黑手党去见可怜的爱斯梅拉达。

谁料,波德莱尔比自己先一步抵达了港口黑手党。

法国人就是跑得快啊。

威廉·莎士比亚把日语麻溜地说出了英语的咏叹调:“对于麻生秋也的死亡,我深表惋惜,哀伤不已,请允许我瞻仰一眼他的遗容。”

港口黑手党高层在当天极力遮掩的秘密,比纸还要脆弱。

一戳就穿。

多国参与的暴风雨来临。

酒店里,歌德的手里躺着一把匕首,嘴角噙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浮士德,你回来了,出去一趟收获不小呢。”

窗户边是一抹幽暗的身影。

“浮士德”注视着黑色长发的歌德,情不自禁后退一步,拒绝回归他的体内。

“你在害怕什么?”歌德惊讶,低头看自己,依旧是保持青春的成熟体魄,举手投足都是令人艳羡的强大,“我这里才是你的归宿啊。”

歌德的人类表情背后是比黑夜还要冰冷的气息。

“不是你……许愿德国强大吗?”

“……不……不是那样的……梅菲斯特……我后悔了!”

“浮士德”仿佛被扎了一下,痛苦不已,虚幻的衣服之下有着无数的伤痕,“浮士德”才是原本的歌德!或者说“浮士德”是被魔鬼诱惑、许下不该许下心愿之人!

他被成长到极点的异能力反噬了!

诞生了人格的异能力不满足于虚幻的状态,祂要身体,祂要行走于世的权利,于是祂把自己的主人夺舍了,将对方强行转化为了异能力。换一句话来说,这个世界暂时能称得上“同类”的只有保罗·魏尔伦和其他具有独立人格的强大异能力。

“后悔?”歌德沐浴在傍晚的阳光下,而对方却身处于阴影之中,感知不到温暖。

他轻声细语,就像是长辈在纵容一个不听话的孩子。

“你付得起后悔药的代价吗?”

魔鬼的后悔药。

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港口黑手党首领死亡的消息,以野火燎原的速度传播开来,歌德准备安排保罗·魏尔伦秘密回国的一架私人飞机直接被波德莱尔以某种方式击落了。

战争时期,以一己之力坐镇后方的超越者,绝非无法上战场的弱者。

相反,是他足够强大,镇得住其他人!

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反客为主,以凌厉的态度驱赶走来者,没有让任何外人进入港口黑手党的地盘,后方是好不容易能昏睡过去的阿蒂尔·兰波和麻生秋也家里的孩子,他不可能放任敌国的超越者接近这些人。

纵然是莎士比亚也在试探过后,不得不退让一步,去联系自己的同僚。

柯南·道尔明白了波德莱尔如此强硬的原因。

“一名重力操控者与一名无效化异能力者,还有港口黑手党离职的干部,对方是记录上死亡的法国超越者——阿蒂尔·兰波。”

“在日本交战的两人,是保罗·魏尔伦与阿蒂尔·兰波。”

“法国出现了一场好戏。”

能不是好戏吗?

无论是哪个超越者叛国,法国注定了要抖落一地的鸡毛。

第二天,维克多·雨果来到了麻生秋也的棺椁前,“彩画集”封锁住了空间,调整了内部的温度,放置在低温环境下的棺椁散发着寒气。

维克多·雨果推开厚重的棺椁长盖,手指快冻僵了,从未觉得如此的沉重。

在棺椁里的黑发男人除了消瘦了一些,与生前一般无二。

新鲜的花束放在了麻生秋也的身边,那是一月季节的白色山茶花,一朵又一朵,绽开的花型圆满无暇,象征着纯洁的理想之爱,又仿佛在低低诉说花语:“你怎能轻视我的爱。”

麻生秋也死在了二十九岁生日的当天。

他的容颜有着男性的棱角,年轻而稳重,永远停留在步入中年的年龄之前。

这不是十六岁聪慧的舞女。

这是生活在日本,被小国压抑住心灵,得知卡西莫多实际上是法国超越者却以礼待之的麻生秋也,一位双手沾过血、死得惨烈的港口黑手党首领。

“爱斯梅拉达……”

小说里,女主角被十五世纪的社会杀死了。

那本是悲剧性的美。

那本是艺术的塑造,与朋友之间的一种玩笑和潜在的落寞。

卡西莫多永远都追不到追求艺术的爱斯梅拉达,所以……永远把爱停留在心中。

维克多·雨果的眼前一阵模糊,悲痛来得静谧,如冬天的一片落叶。

落叶一片片。

填满了湖泊,堆积在道路上,再无路人可以行走的地方。

他的双肩微颤,呼吸之中被什么堵住了。

可悲的是……

卡西莫多可以殉情。

他呢?

他有什么资格为麻生秋也呐喊,为麻生秋也的死亡大声哭泣。

他要小点声,再小点声,不能惊扰了沉眠的亡者。

“维克多。”波德莱尔不愿好友在后辈的面前暴露内心,异能世界内的事情就是数个人的一场梦,梦醒来,谁都不能当真,一旦当真,伤害的是死去的人和活着的人。波德莱尔扶住对方的肩膀,维克多·雨果迟缓地看向唤自己来的夏尔,泪水已经流满了脸颊,咬紧的牙关里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艰难地说道:“我没事……”

“我只是在为……近在眼前,碎裂的明珠而感到难过。”

背后。

获得过短暂的休息,醒来后就保护秋也的尸体的阿蒂尔·兰波失神了。

阿蒂尔·兰波看到了什么?

自己的老师搀扶着雨果前辈,雨果前辈在难过的探望秋也。

是这样啊……

温暖过自己的人,也温暖过别人。

秋也的优秀,不止自己能看见,在这个社会里太难诞生这样的人了。

阿蒂尔·兰波把头埋进了双膝之间,孤零零地坐在沙发上,恍若那些恋人加班的时候,自己待在家里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等着麻生秋也的回来。

兰堂的生活是多么简单。

简单的开心,简单的幸福,没有太多复杂的事情。

“彩画集”化作亚空间方块,漂浮在阿蒂尔·兰波的周围,最大的金色方块保护着棺椁,任由每一个探望麻生秋也的人进出,里面的低温,是异能力者内心丧失求生欲的寒冷,他失去醉舟的灵魂想要追随棺椁里的人而去。

不知何时,波德莱尔的手放到了阿蒂尔·兰波的头上。

“维克多去找莎士比亚,我也要去找歌德,算一算这笔账了。”

“封锁住横滨,切断通讯,不要放跑任何一个人。”

“保护住你身边的小鬼。”

“阿蒂尔,你能办得到吗?”

阿蒂尔·兰波沙哑地说道:“异能力是心灵的具现化,是灵魂的折射,想要保护多少东西,‘彩画集’就会成长到什么地步,这些都是您教过我的。”

超越者级的“彩画集”以港口黑手党为中心爆发开,恢弘的金芒接天连地。

早就做好准备的港口黑手党严正以待。

他们以为会发生破坏,却没有想到会看到此生难以见到的画面。

空间系异能力不止化作方块,封锁住了横滨市,还沿着每一栋建筑物的表面形成了单独的一层保护膜,证明着城市里大大小小的街道和建筑物都烙印在阿蒂尔·兰波的心底,竭尽全力地利用细化的异能力保护住这些创造起来不易的东西。

阿蒂尔·兰波在这里生活了八年多。

麻生秋也把这里建成了他们的家,孩子们可以安全玩耍的游乐园。

横滨市是第二个家。

阿蒂尔·兰波的脸上没有表情,长时间哭过的容颜也并不柔弱,落地窗外的世界变成了金色的世界,金绿色的眸子与“彩画集”相互呼应。

这一天,他以这样的方式,宣告自己与麻生秋也密不可分的关系。

“以我为战场,想要破坏这座横滨市,必须踏过我的尸体。”

【我要把你带回法国!】

【我要让家乡的所有人知道我爱你!】

对不起……

我又食言了……我无法带你回法国了……

这是我为你【书写】的“彩画集”,上面布满了我灵魂的文字,它无法作假,我为你写下的诗歌皆是发自心底,哪怕你临死前……可能并不相信。

无形的空间波动震动了空气。

阿蒂尔·兰波的长发擦过苍白的脸颊,掀飞到了背后,皮肤有一丝疼痛。

他在波德莱尔老师走后,目光看向了与他保持距离的太宰治,在对方手里的黑帽子停留片刻,又看向戴了黑色美瞳的中原中也,说道:“治君,把保罗的帽子给中也君,这是可以隔绝外界下达的指令的东西。”

江户川乱步不在,那个孩子在外面危险地寻找秋也撕碎的东西。

所有人都需要他的保护。

阿蒂尔·兰波抬头去看切割了现实的庞大亚空间。

“看啊!”

“听啊!”

“把我们的不信任统统砸碎吧!”

“狗屎的是误会,不是爱情!只要能让你瞑目,我再无害怕了!我已无所畏惧了!”

“做错的事情我一人承担,轮不到德国和英国指手画脚!”

“你们都给我滚出秋也的地方!”

【秋也,你打算怎么安排家里的几个孩子?】

【乱步当侦探,中也当黑手党呗,阿治……他比较适合反复横跳,待在一个组织里太局限他摸鱼的能力了,我可是开明的家长,支持他们自由的成长。】

【所谓的自由成长……】

【长歪了就打屁股,等我打不到他们的时候,让兰堂来~。】

【好。】

【一定要温柔一点,兰堂太凶了会让孩子害怕的。】

【秋也会怕吗?】

【我不怕,只要你爱我,我什么都不怕。】

【嗯,我也是。】

……

“彩画集”内部的世界,所有物质受到异能力者的操控。

这是空间系顶端的异能力!

阿蒂尔·兰波就像是伤心绝食的野兽,终于被外来者激怒了,一出手就帮助自己的老师和前辈对付三名超越者。

外面,有市民在家里受到惊吓,想要点一根烟的手,迟迟无法点燃香烟。

亚空间内的物理法则遭到了改写。

这里没有火,没有温度。

冰冷无比。

“老婆……好冷啊,这是什么温度,家里的空调都没有用吗?”

家家户户找出衣服,给自己裹上了。

港口黑手党本部的一个楼层里,广津柳浪抱着不安炸毛的金吉拉,感觉自己身处于坟墓之中,呼吸的每一口气都要结上霜。

他的思绪混乱,兰堂的实力颠覆了他过去的认知,再加上从昨天起就传闻首领大人死了,兰堂是麻生秋也的伴侣,对方该是何等的悲痛欲绝。

可是,一个人再悲痛也无法发挥出这样的异能力吧!

这是人类吗?

来自欧洲的异能力者未免太吓人了吧!

“兰堂君……你到底是何人。”

这个问题停留在港口黑手党本部许多人的心底,尤其是在黑蜥蜴小队里的十人长,早期暗暗追求过兰堂的井伊正部傻了眼。

他跟兰堂对练过体术,经常借助训练的机会接近兰堂,还夸赞对方体术进步快。

后来,他得知兰堂的恋人是麻生秋也就放弃了。

他自认为与兰堂的差距不大,顶多是空间系异能力太特殊了,若是没有麻生秋也长达八年恋爱史,他肯定有机会追求到浪漫的法国人。

这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吗?

井伊正部绝望地去看“彩画集”揭露的真实力量。

一个东方的汉语在他的脑海里浮现出来。

【井底之蛙。】

异能特务科在第一时间找到了涩泽龙彦,保护起对方,种田山头火给想要离开的涩泽龙彦倒了一杯茶,说道:“这是超越者的争斗。”

涩泽龙彦的脚步停下了。

他感受着空气里的温度,物理法则的变化,大脑的知识提醒他——参与这样的争斗只有死路一条。在他成长起来之前,其他国家肯定不希望日本诞生一个超越者。

“我会拿到入场券的……”

“在此之前,我要去看,亲眼看到他们的实力。”

涩泽龙彦转过身,第一次拜托了异能特务科的长官,莹润赤红的双眸晦涩起来,有万丈波涛在里面腾空而起,妄图与天上的日月和星辰接触。

白麒麟在一霎那识相的放下傲慢的性格,喝了种田山头火递来的茶。

“请派人保护我,让我去看一眼天空。”

【这个世界很大。】

麻生秋也是这么微笑地画了一个世界,让自己的学生去探索。

涩泽龙彦想要知道那双臂所描绘的世界有多大。

他不想死,他要活到走出井底的那一天。

摘星夺月。

……

《彩画集》:多少不幸,多少灾难,多少心机,多少手段,你都无所谓,可我这些困难怎么办。你跟我们去,和我们同心相结,带上你那不可能的声口嗓音!

——让·尼古拉·阿蒂尔·兰波。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八千二百字,圈圈沉迷码字,忘记时间,作息又崩溃了。

今天无下一章的更新,(明天)5月6日晚上更新下一章。

【原著双黑16岁科普】

1:中也有克隆体,但是原著没有板上钉钉说对方是克隆体,只能说有2个一样的人。

2:保罗·魏尔伦百分百是克隆体,原主没有出场过,生死不明。

3:根据原著太宰的说法,中也是人类原体,手掌有童年留下的伤痕。

4:中也的人格不确定是不是人类。

【文章设定】

本文的观点是欧洲人荤素不忌,文豪在三次元里大部分是双插头,真爱稀少,不会去特意指明谁和谁是cp。

因为在圈圈看来,cp的意义是基本上关系要稳定,能结婚的对象。

即使是王尔德和波西,也不是所谓的cp。

迟早要完犊子的两个人。

王尔德对波西的控诉,大家可以看三次元王尔德的作品:《自深深处》。

【题外话】

圈圈看了评论区,其实作者和大家脑补的不一样,嘿嘿。

圈圈年初脑补的是秋也被魏尔伦杀死后,秋也失去记忆,穿越成了12年前的“黑之12号”(即,金发蓝眸的保罗·魏尔伦),他被非人的新身份屏蔽了人类正常的共情能力,保留三次元的部分记忆,然后被世界意识要求走原著剧情(即,在横滨租界的任务里背叛搭档。)。

完美的实现了我杀我自己,我绿我自己,从老公到老婆的奇妙死循环。

奥利给!

以上,全是年初时候作者无责任的脑洞哈哈,非正文,不要代入,嗨一下就可以了。

异能特务科的高层还有谁不知道港口黑手党首领是同性恋?

“我读取了死亡现场的物品记忆,兰堂先生失忆之前的真名是‘阿蒂尔·兰波’, 乃保罗·魏尔伦过去的教导者兼恋人……”坂口安吾记起港口黑手党的威胁, 咬了咬牙,委婉地修饰了内容, “保罗·魏尔伦会杀麻生秋也,是想要跟阿蒂尔·兰波重新开始。”

第三百五十二章

坂口安吾小声起来:“麻生秋也自愿死在保罗·魏尔伦的手上,谎称自己是异能力者, 阿蒂尔·兰波似乎可以操控异能力者死后的身体……”

种田山头火:“……”

坂口安吾说道:“总之, 不是法国官方布置的暗杀, 死亡原因是情杀, 麻生秋也手里掌控着拥有巨大杀伤力的武器【壳】, 但是他没有使用,而是在绝望之中交给了对方, 我个人认为, 必须尽快找到【壳】的下落,那是一个老式相机,由英国人制造,用麻生秋也的话来形容, 这个半成品的消除兵器与异能力碰撞会发生灾难。”

“保罗·魏尔伦。”

“……是他?”

在坂口安吾的详细描述之下,异能特务科开始全力运作,搜寻日本横滨市范围内失踪的老式相机,杜绝外来人口的随意出入境。

一时间,停留在此地的威尔斯暂时无法离开横滨市。

她不可能把相机交出去,只能藏了起来,等待后续的转机,她觉得发生这样的战斗,自己国家也迟早要派人来调查。

“死因?”种田山头火捏紧扇子,压力之上又增添新的压力, 夏目漱石只告诉他要保住太宰治和中原中也,没有告诉他麻生秋也的真正死因!

堪称日本最高端的情杀案件了。

因为,涉事者是法国超越者,目的居然是杀死给自己戴绿帽的人!

“港口黑手党首领死在法国超越者手上。”

“超越者……确定是何人?”

异能特务科, 好不容易脱身的坂口安吾站在种田山头火面前述职。

坂口安吾看了一眼脚尖, 说道:“种田先生, 您认识兰堂先生吗?”

种田山头火说道:“有数面之缘。”

种田山头火愣住, 满脑子猜测的阴谋落了空。

欧洲“暗杀王”的名声响彻里世界,保罗·魏尔伦就是法国的一把刀。

这把刀杀到整个欧洲的政要和敌对组织闻风丧胆。

种田山头火心道:拜你的工作记录所赐,我把他们的爱情故事都看了一遍。

叮\当,小.说。网 w*w*w。g·u·x·s。n*e*t

(快捷键 ← )上一篇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篇(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