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小说网 > 经典美文 > 无刺

第64章 勇气

  • 作者:十三不晚
  • 分类:经典美文
  • 最近更新:2021-01-14
  • 本章字数:4124字
高朗苦笑道:“这个,我真的帮不了你。他们的目的是钱,而这我恰恰无能为力。”李晓荣给高朗倒了一杯酒,放在了他跟前后道:“你也说了,他们只要钱。只要人在,钱就还有指望,如果人都没了,他们上哪里去要钱去?所以,他们找我无非是逼我还债,我大不了答应就是。”
高朗瞪眼看了眼前的美丽而略带忧伤的女人,不知道她此刻是真傻,还是装傻,或者是喝醉了说酒话,他看了看酒后摇头道:“我不喝酒。”李晓荣脸一板,套话似的道:“芙蓉说你喝酒的。”高朗一愣,道:“我做任务的时候绝不喝酒。”李晓荣道:“你的任务从明天开始。”说着端起酒杯望着他。高朗望着眼前的女人,看上去温婉如诗一般的女子,怎么就变成突然有些捉摸不透呢?他还是没有端杯,一脸坦承的样子道:“就算你要去澳门,我也要开始准备了。所以,我的任务时间,就是答应你那一刻就开始了。”李晓荣听他这样一说,自饮了一口后笑靥如花道:“那你是答应陪我去澳门啊。那行吧,那我可以放心的喝酒放松一下了,好吧,你先忙吧,过几个小时你来接我就行。”高朗愕然,随后道:“你的朋友呢——高小姐或者方小姐呢?”李晓荣有些感伤道:“她们都没空,离婚的离婚,带孩子的带孩子,就我孤家寡人的什么都没有了。”说完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望着高朗有些醉意的挥手道:“你去忙吧,先不用管我。”说着拿起酒瓶,又开始往酒杯倒酒。高朗冷眼看着,最后缓缓起身,默然地走了。看到高朗真的走了,李晓荣心里存杂着各种情绪,渐渐都变成了不爽快的心情,想喝酒的兴致也顿时没了。这高朗看上去好像还真的有个性。芙蓉是怎么说来着,那像这样的男人,心里都有别的野望。那高朗的野望是什么呢?这人看来不简单,芙蓉的说法完全正确,能利用就利用吧。“美女,看你很久了,要不要我陪你喝两杯?”就在李晓荣望着门外怔怔出神的时候,一个男子的声音突然道。李晓荣侧头看去,左边坐下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穿着得体,看上去还算顺眼。不过,从这搭讪的话可以判断,这顺眼的男人往往都不是好东西。他居然看自己很久了。看一个单身女人喝酒,还看了这么久,现在主动往上凑,其心可诛。李晓荣静静看了他数秒,男人的胆量不错,笑眯眯的没有怂。用芙蓉的话说,这男人一看就是老手。李晓荣慢吞吞的点开了手机的三只小猫,知道高朗随时能知道的自己的现况,马上有了一种依靠的心里。她装作无聊的样子关闭手机屏后道:“可以啊,正是一个人喝酒没意思呢。”她指了指到给高朗的那杯酒接着道:“陪一个伤心的女人喝酒就要诚意,我给你机会,喝吧。”男人一笑,端起酒杯痛快地喝了半杯。李晓荣笑眯眯的看着男人,轻佻的说道:“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看上去也还顺眼,你哄我高兴了,你机会也就有了。”男人眼一亮,连忙道:“那行,我们喝酒。”说完举起杯朝李晓荣示意。李晓荣轻轻拿起酒杯,故意呼出一口酒气后道:“我顶多喝完这一杯就倒了。但是我想在倒之前看看你的酒量。”那人望着剩下的半瓶酒道:“剩下的全是我的。”李晓荣一笑,学着芙蓉平时的腔调道:“我听说男人的能力和酒量是成正比的。你就这么点能力,不免让人太失望了吧。”男人一愣,随后马上道:“不着急嘛,我们慢慢喝酒就是,喝多少算多少。”李晓荣蜻蜓点水般尝口了杯中酒,伸出小巧灵活的舌头在嘴唇边做了一个顽皮的动作。男人顿时看傻了眼,两眼想要冒出火来似的望着李晓荣。李晓荣咯咯大笑,指着男人道:“喝酒!”那男人像狗看到了肉骨头似的听话,一仰脖子喝完了剩下的半杯酒。李晓荣拿起筷子给自己夹了一块狗肉,轻声道:“你单身呢?还是有家室了?”男人一怔,随后笑了笑,有些老道的说道:“我心是自由的。”李晓荣心里暗自冷笑,淡淡道:“那就是说身有所属。那你是想一夜情呢?还是想长期有约?”男人没想到李晓荣会如此直接明了,望着眼前优雅的女子,最后还是色胆包天道:“看就看你给什么样的机会喽。”李晓荣指了指酒瓶,道:“你自己喝酒,机会有的是,看你怎么表现。”男人拿起酒瓶倒满了酒,谄笑的伸手过来,就想握住李晓荣的手。李晓荣冷冷看了他一眼,缩回手沉声道:“这就没意思了啊。你还什么都没表现,就想得寸进尺?”男人的手在那里僵了下,随后端起酒杯又喝了半杯酒,笑笑道:“看你不是随便的人,为什么要这样?”李晓荣哼了一声,道:“家里的男人不珍惜我,还让我从头绿到脚。我也咽不下这口气,现在不是男女平等么?男人可以玩得这样潇洒,女人照应玩得漂亮。”男人拍手道:“就是!不值得,那些眼瞎的男人都该遭受报应。”李晓荣一笑,点头道:“确实,报应不是不到,是时候未到。”嗡嗡,李晓荣的手机震动声响。一看是方琳打过来的,于是接通道:“什么事?”“喂?你这人有意思啊,你不是说有话要对我说吗?”方琳在电话里没好气道:“现在居然问我什么事情。”李晓荣道:“你到哪里了?”方琳道:“什么到哪里?成哥今天有应酬不在家,我总不能让两个小孩子在家吧?所以呢,我今晚只怕是不能过来了。你说吧,什么事情不能在电话里说。”李晓荣有些失望,轻声道:“有些事情还真的在电话说不清楚。”“你在哪呢?身边怎么这么吵?”方琳听到了李晓荣手机的里嘈杂声后问道。李晓荣看了男人一眼,索性故意道:“正和一个陌生男人喝酒呢,喝高兴了说不定还能发生一夜情什么的。”“你有病吧!”方琳显然气不打一处来的骂了一声后,紧接着道:“你是和高朗在一起吗?让他接电话。”李晓荣心里微微叹息,道:“他刚走。我原本是想着和他喝点就,看能不能想芙蓉说的那样色诱了他。结果人家瞧不上我的人老珠黄,自个儿走了。”“得,得,越说越不靠谱啊!”方琳电话那头有小孩子的尖叫声,方琳连忙道:“我没时间和你啰嗦,有事就说事,没事我就挂了。家里又多了一个祖宗,我稍不看着点,他们能把房子都拆了。”李晓荣有些失落地轻声道:“那没事,你忙吧。”方琳骂了她一句:“神经病!”就挂了电话。男人等李晓荣放下手机,忙讨好似的道:“没关系,就算全世界的人都没空,有我陪着你。”李晓荣明知道这话就像假币一样一文不值,可骗人的时候还是有傻子会相信。她此刻虽然不信这话,可柔弱的心还有了些感触。李晓荣不禁哀叹,女人还是不够坚强,所以才有那么多无耻的男人会得偿所愿。她需要缓解一下自己哀伤的心情,又不想听这男人像苍蝇一样讨厌的恶心话。于是道:“你走吧。”男人一愣,没想到对方会突然翻脸,陪笑着说道:“我走了,你怎么办?”李晓荣望着男人虚假的笑就心烦,顿时提高了声音道:“滚!”男人脸色一变,沉声道:“你耍我?”李晓荣冷冷望着男人此刻真实的嘴脸,突然站起来厉声道:“有吗?说出来,让大家都听听,我怎么耍你了?”李晓荣突然的爆发惊着了不少就餐的人,大伙儿都朝她瞧了过来,男人气得脸都黑了,指了指李晓荣后冷笑道:“臭婊子,你等着!”李晓荣拿起酒杯就朝对方脸上泼去。男人看李晓荣的动作就敏捷的躲了过去,就在他要冲上前打李晓荣的时候,李晓荣拎起酒瓶指着他道:“你试试!”这时候有人就上来劝导了,还以为是两口子吵架,几个男子扯走了男人,有两个服务员过来安抚李晓荣。李晓荣挥手朝服务员道:“我没事。”说完若无其事的坐下,拧开瓶盖往空杯子里倒满了酒。很多人看着李晓荣平静地喝酒吃肉,不免指指点点。李晓荣看在眼里,努力抑制自己的眼泪不让留下来。这眼泪不是因为难过,不是因为伤心,而是一种超脱的高兴。李晓荣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居然敢对着人面上泼酒,居然敢拎起酒瓶对着和人干架。这些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今天竟然举手投足间就一气呵成了。原来自己也有做泼妇的潜质。只要做了泼妇,还怕谁来着?以后面对陈家人,自己还有可畏惧的,大不了撒泼就是。李晓荣这一刻终于明白,女人要么是被宠坏了,要么就是被骗傻了。这些女人都是可怜的,因为要在男人的胳膊弯求安全感。真正的安全感,就应该撒泼,像母老虎一样震慑他人。只有在平等的对视下,男人才有可能在心里不敢轻视女人。只要是有了觉悟的女人,一旦知道没了依靠,没了退路,对任何人都有亮剑的勇气。李晓荣眼泪终于流下来的时候,却笑了。她找来服务员买单,就旁若无人的走了出去。在她步履飘然的往回家走的时候,看见了高朗在自己身后不紧不慢的跟着。

她的笑明艳动人,让高朗原本想发火的心软了一下,沉声道:“是谁让你去澳门的?”李晓荣道:“没谁,就是突然想去了。”

高朗是半个多小时赶到的,看到李晓荣像一个江湖侠女一样吃着香辣的狗肉,有滋有味的抿着白酒,脸色就有些不好看。

说完转身就要走人。李晓荣猛地将筷子一放,同样的语气道:“你试试看,信不信我将你的那枚印章砸了?”高朗止步,转身望着李晓荣,道:“那印章现在在你手里?”
高朗沉声道:“我很忙的,没你这样的闲工夫。”李晓荣丝毫不介意他的态度,轻声道:“我改变主意了,想先去一趟澳门。”
李晓荣心里微微挣扎了一下,还是笑吟吟道:“我想和陈鸿做一个了结,就还真的要去澳门走一遭。”高朗摇了摇头道:“去澳门不是闹着玩的,万一陈先生的债主有你的资料,随时有可能逼迫你还债的。你在内地他们还有所顾忌,你要是去了澳门,很多事情就说不好了。”李晓荣点了点头,道:“所以我要你帮我啊。”
高朗眉头皱得更深了,问道:“去做什么?”
李晓荣一笑,示意高朗请坐,嘴里道:“芙蓉在闹离婚的时候,就开始将一些东西放在了我父母家。我在家的时候问了她印章的事情,她说用一个首饰盒装着,一个多月前就给我了。”高朗迟疑了一下,还是坐在了李晓荣的对面,耐着性子道:“那你为什么要去澳门?你不说实情,我很难保护你的周全的。”
那就说明这软件一旦使用,还是很靠谱的。李晓荣看见高朗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像老朋友一样朝他招手笑道:“赶紧地,地道的狗肉,劲道的白酒,这吃吃喝喝的连神仙都羡慕。”
李晓荣已经喝了二两白酒,有一种微醺飘然的感觉,但是人却十分清醒,自己故意不说地方,高朗也能找到自己。
李晓荣抿了一口白酒后道:“想去看看这混蛋在什么样的场所输掉了这么多钱,然后去拿回属于我的东西。”高朗一愣,道:“你不会也想去澳门赌一把吧?”
高朗脸色再次一沉,冷声道:“那恕我不奉陪。”
高朗吃了一惊,问道:“为什么?有什么新线索吗?”李晓荣静静看着高朗,良久才微微笑道:“什么都没有,我就是突然想去澳门。”
李晓荣笑了,轻声道:“看心情吧,也许也会进去赌一把。谁说得定呢?”

叮\当,小.说。网 w*w*w。g·u·x·s。n*e*t

(快捷键 ← )上一篇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篇(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