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小说网 > 经典美文 > 斗罗后记之天使千仞雪

第五十一章 海底千里,望穿三秋

  • 作者:格林斯科尔
  • 分类:经典美文
  • 最近更新:2020-11-22
  • 本章字数:4914字

意念通达,在他的精神世界里,一缕白光指向一个方向,随即消失在阴沉的海水里。

自己与海神之心的联系竟然这么紧密了?他记得自己第一次试着感应的时候,还只能在脑内留下一个微弱的感受,而现在几乎实体化了。

几个月前,他曾根据能量变化的单位强度推算出海神岛的具体距离,那时他可着实计算了好久。不过现在在海底,虽然实体化让他的推算方便了一些,但是这里一是没有纸笔,二是速度也远远不如马车。按照这个情况,可能要走很久很久才能推断出自己具体的方位。

他再次确认了一遍,然后向着白色光束的反方向走去。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深吸一口气。走吧。雪儿,等着我。

深海下依旧阴森可怖,海床起伏高低不定,但他心中的恐惧慢慢被坚定所取代。他只是这么走着,向着远离海神岛、回到大陆的方向走着,忘却时间的概念。

日复一日。

无垠海水下暗流涌动,转瞬之间海水掠过百米。深海鱼类尾鳍轻摆,高速度飞驰而过。他的每一步都会在柔软的海床留下脚印,脚印间的距离对比起头顶浩瀚的大洋,显得那么微不足道。但乐子离就是以这种缓慢而坚定地徒步行走,丝毫没有质疑自己的目的,也没有产生过一丝气馁的念头。

千里之行并不是一句比喻,紫珍珠岛距离瀚海城——这个最近的港口就有千里之远,更何况,乐子离并不能准确控制自己的方向。但这一切都不影响在海山脉蜿蜒盘曲、一座座暗红色火山和海岭绵延旁,留下的那串渺小的足迹。

他不知运行了几千、几万次魂力,与海神之心交汇,也与自己的经脉相交融。每天,他都重复着同样的事情:行走。如果体力不支,就从戒指中取一些食品和饮水;如果精力殆尽,就盘膝静坐,等到醒来后再继续。

一步一步穿过广阔的海下平原、无数的海盆和洋壳,乐子离的身躯越发憔悴,但面庞上的神色依旧无改。在静得可怕的海底,不会发生任何事来打扰他。每天面对着同样的蓝色和同样的深沉,让他的心前所未有地平静下来,掀不起一丝波澜。和第一次接触瀚海乾坤罩时不同,那时的他只如湖面一般平和,而现在,他的心同极北冰原一样寂静。

他就这样孤独地走着,像一个永恒而虔诚的信徒。

唯一能提供给他一点安慰的,只有手中精巧的海神之心,依然不慌不忙地散发着柔和的光,为他破开海水、照亮前路。

我要离开这里……怎么回去?这似乎不是他该考虑的问题。万一自己走了许久,才发现周围是一圈海沟,封锁住所有的道路该怎么办?他并不是畏惧前行,只是因为前行的风险太大——自己完全不知道正确的路线,哪怕只是找到一丝光亮,都像是痴人说梦。

乐子离几乎要把嘴唇咬破,他的拳头攥得极紧,在海底如无头苍蝇一样乱窜。

别再想其他的了!唯一有价值的问题——

我该怎么办?

呼吸渐渐放平,他用力揉搓自己的太阳穴,思考对策。

突然,他停止了寻找,全身剧烈颤栗。他第一次感受到如此极致的恐怖。自己将无法回到紫珍珠岛,更不用想什么回到陆地。

玄天宝录的丢失不值一提,重要的是,自己将被永远困在这大海最底端!

他静心思考许久,忽然想到了一个确定方位的办法。在几个月前,自己从瀚海城出发海神岛的时候,不就是凭借海神之心的感应绘制海图的吗?理论上来说,他现在应该也能如法炮制来确定海神岛的位置。

只要知道了岛的方向,然后再沿反方向走,不就能到达陆地了吗?

心里暗叹一声自己的机智,随即运转玄天功,小心翼翼地将魂力注入海神之心。他可不想再重演魂力消耗导致的悲剧了。

他的心情极为慌张,手足无措。在这个世界待了数月,他差点忘记了现在其实是在千仞雪的顶级七考,天使回忆的世界中。只要回忆结束,他就会和千仞雪一起离开这里。但是这个考核和以前的完全不同,这次的回忆可是完成天使传承啊!她对自己说过,传承持续了六年,那之后她才真正成为天使之神。但自己的食物可绝对支撑不了六年,如果不能离开这里,自己的面前只有死路一条,而且是以最残忍的方式——被饿死,或是被海水碾死。

首先,来自大海的威胁。有许多凶猛的鱼类对自己虎视眈眈,但它们一看到海神之心的光芒,就敬畏地退开了。嗯,连唐三遇到的那头深海魔鲸王都会畏惧这道光束,海洋里还有什么危险呢?一个问题解决了。

其次,迷失方向。这是最大的困难。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变得那么兴奋,他当时几乎失去了全部理智,盲目地追求在海中遨游的快感。所谓乐极生悲,就是这样了。

他抬起头,头顶是极深沉的海水,黑压压地震慑着自己。在无边无际的海洋中,他迷失了方向。

连龙渊艇驶离的方向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找呢?

他实在过于害怕,手脚冰凉,身体止不住地颤抖,完全无法冷静下来。每次望向头顶黑漆漆的海水——已经不能称之为水,而是海魔的手掌盖在他上方,仿佛随时可能坍塌将他碾压时,他就恐惧到双膝发软。

周围随时会传来深海生物的长啸,他有时甚至能隐约看到巨大的虎鲸从他身边游过。有时,他看不清某个物体,便努力走近些观察时,才豁然发现自己其实正在和一只奇形怪状的扭曲鱼类对视。

他深呼吸很久,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自己在获取瀚海乾坤罩时就曾在危机中完全冷静,现在应该也不是难事。

身边偶尔会游过一些奇异的深海鱼类,它们大多长相可怖,游速极快,如怨灵般留下一串歪斜的气泡。远方黑暗处不知何处会传来诡异的轰响,有时像恶鬼哀嚎,有时如婴儿啼哭,还有时是令人胆寒的坍塌、崩裂声。

他感觉自己正处于一个无边无际的黑箱中,周围的一切都是未知。渐渐地,他对自己的处境感到绝望。储物戒指里固然有淡水和食物可以支撑他存活很久,但哪怕有无限的食物,又能怎样呢?难道自己要一生被困在这片恐怖的深海么?

在这里,时间失去了意义。他无时无刻处于极度的恐惧中,根本不知何为白天黑夜。深海是没有阳光的,也不能判断太阳的方位。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刚做的某件事花去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自己离醒来已经过去了多久。对他来说,自己可能已经在这里待了几个时辰,也或许仅仅过去一刻钟。

叮\当,小.说。网 w*w*w。g·u·x·s。n*e*t

(快捷键 ← )上一篇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篇(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