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小说网 > 经典美文 > 聋哑人未羊

第0124章:叫青鸟的少年(重要的一章)

  • 作者:吃饱很舒服
  • 分类:经典美文
  • 最近更新:2020-11-26
  • 本章字数:25518字

“怎么办呢?哥哥不理我了,我该怎么办呢?门也打不开......”

终于,未羊莫名地感到了无奈,因为,他心里清楚,哥哥不理他,就是不想理了,他自己再怎么付出也都是徒劳。

于是,未羊就决定站在门口等他哥哥,因为他知道,他哥哥迟早会打开门的,要么是饿了要出来吃饭,要么就是憋不住了要出来上厕所。就这样,未羊眼巴巴在房间门口站了许久。

这期间,未羊站着站着,突然灵机一动,又跑到窗子前,伸出手,‘噼噼啪啪’,朝着窗玻璃拍打了一阵子,窗玻璃险些都要被他拍碎了,可是,房间里面依旧没有人回应。

因此有那么一瞬间,未羊觉得自己心里汹涌着无限的委屈,甚至,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又一想,我不能哭出来,这要是被我哥哥看到了多丢人,他还以为我是为他哭的,我才不干呢!

心里那么的一想,顿时就更觉得委屈了。

“不行,不行!”未羊开始抽泣起来,“我明明对我哥哥那么的好,他为什么不理我,我到底哪里做错了?”

未羊这样想着想着,突然,就想到了报复他哥哥,一想到报复,然后,就顺理成章地想到了自己的金嗓子。

“哼哼!你不给我开门,是吧?那么,好,我就用我的嗓门把你家的窗玻璃震碎!看你还开不开门!”

“不可妄动,”这时,叫青鸟的少年突然说,“冲动是魔鬼!”

未羊好奇,“可是我现在很生气啊!我哥哥故意不理我!我明明那么的——”

未羊说着说着,突然止住了腔。

事实上,他本想说,“我明明对我哥哥那么的好,为什么他还是不理我!”因为未羊担怕自己被叫青鸟的少年嘲笑。

“记住,冲动是魔鬼!”叫青鸟的少年重复道,语气像是在暗示什么。

未羊对青鸟少年向来是言听计从的。

因此,转念,他又打消了这个恶念头。

“怎么办?”未羊一脸委屈的样儿,“可是我真的真的真的好生气啊!”

终于,未羊禁不住涕泗横流起来,靠着门板缓缓蹲了下去,嘴巴里依旧像小提琴样,小声地呜咽着。

......

“未羊,”叫青鸟的少年说,“快把眼泪擦干,你是个顽强的九岁少年。”

“我不是,我一点也不顽强,”未羊难过地道,“我哥哥不要我了?我哥哥不爱我,我哥哥他讨厌我......”

“不,你是,你要做一个最顽强的九岁少年。”叫青鸟的少年再三叮嘱道。

“可是,”未羊依旧难过道,“可是我真的做不到啊!我心里很难受,我哥哥讨厌我!我知道,他讨厌我不会说话,讨厌我的耳朵听不到,他讨厌被人说他有个聋哑人弟弟。”

“未羊。”叫青鸟的少年说,声音拉得很长。

“呃,你在叫我吗?”

“你想听见这个世界的声音吗?”叫青鸟的少年说。

“我想啊!”未羊禁不住好奇道,“很想——”

“那你想不想说话呀?”

“说话,”未羊立时变得精神了起来,“当然,我也很想啊!可是,我是个聋哑人,我怎么可能会说话?”

“只要你肯努力,”叫青鸟的少年说,“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只要你有决心,滴水都能穿石。”

“嗯嗯,你说的很对,不,是非常的对,”未羊着急地说,“你说的那些我全都懂,可是,我该怎么努力呢?”

“首先,你要学会抓住机会;同时,你也要学会创造机会。

当你在看不到任何机会的时候,你就努力地提高自己,改变自己,使自己更加的优秀,有句话叫做,机会从来不辜负努力的人......总之,只要你足够努力,就没有办不成的事。”

“可是,你说的我还是不懂。”未羊依旧颓丧起脸来。

“有些事,你是无需弄明白的,”叫青鸟的少年说,“因为这个世界是复杂的,因为生活中充满了很多不确定因素,不是吗?”

“所以,”未羊脸上又燃起一丝希望来,“你的意思是?”

“我可以帮助你。”

“帮助我?”

“是的,你只要按照我的指引去做,最终会如愿以偿的。”

“你是说,我就可以说话了吗?我的耳朵就能听见了吗?”

“是的,那仅仅只是一件小事,那时,你也就是个完整的人了,而且,说不定你还会比许多正常人优秀,成为人上人。”

未羊听了不无激动地点点头,“我愿意,我愿意。”

“那你现在就给我听好了。”叫青鸟的少年说。

“我听好了,你快说。”

“还有,快把你的眼泪擦干,男子汉不许哭!”

未羊顺手抹了抹眼睛,然后,像兔子样竖起耳朵来。

“这么着,”叫青鸟的少年说,“因为我能看到你大脑里面的信息,所以,我现在就用数据给你形容吧。

是这样的,要想成为一个完整的人,你的大脑里面就至少得装70/100容量的东西,也就是说,你的九大商就必须达到各自的数值。”

“什么叫九大商呢?”未羊歪着脑袋好奇问道。

“九大商是指,你的智商,你的情商,你的德商,财商,心商,志商,逆商,灵商,以及健商。”

叫青鸟的少年说:

“所谓的九大商,实际上,说白了就像人们常说的智商(IQ)样,是区分正常人和傻子,以及是否优于他人的重要指标。”

“比如呢?”

“比如智商。”叫青鸟的少年说,”智商在140以上就属于天才;

智商在120-140之间属于非常优秀;

在100-120之间属于优秀;

在90-100之间属于正常;

在80-90之间为有些偏低;

在70-80之间为临界正常;

在60-70之间为轻度智力落后;

在50-60之间为严重落后:

在50以下为白痴,也就是所谓的低能儿。”

“那——”未羊本想问自己的智商在什么范围内时,见青鸟少年不停地讲解着,便止住了声。

“智商就是智力商数的简称(Intelligence Quotient),它是通过一系列标准测试一个人在其年龄段的智力发展水平……”

终于,未羊不耐烦了,禁不住问道,“我的智商呢?现在是多少?”

“你的智商现在是86,”叫青鸟的少年说,“因为你现在还是个孩子,所以上升的空间还很大。”

“哦!”未羊犹豫了一下,觉得自己距离那所谓的天才还有十万八千里。

同时,不由地联想到他哥哥,“既然我的智商有85,那么,我哥哥的应该会更高,他能说会道,耳朵又完好无损……”

未羊心里那么的一想,就又好奇问到,“那,那你知不知道,我哥哥的智商是多少呀?”

“当然知道,”叫青鸟的少年说,“你哥哥的智商是99。”

“呃,那我哥哥的为什么比我的高啊!”未羊又好奇问道。

“因为他的智力比你的强啊!”

“智力?”

“就是说,你哥哥的观察力,创造力,思维能力,逻辑推理能力,应变能力,以及分析判断事物的能力,等等,都要比你的强。

而这些能力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通过生活中的各种简单训练得来的。

再说了,你哥哥现在比你大好几岁呢,至少,他经历的要比你多。”

未羊默默地点点头,仿佛正忙着消化什么。

“而你跟你哥哥相比,最大的优势就是记忆力比较强。”

“那我是不是长到我哥哥那么大时,智商就有99了。”

“那不一定,”叫青鸟的少年说,“如果你的大脑里面装的东西多,说不定会超过你哥哥,相反,达不到你哥哥那么多也说不定。”

“那还有,还有其他几个商呢?”

“其实,那都是一样的,”叫青鸟的少年说,“比如心商,心商就是心态,是人们维持心理健康,保持良好心理状态的能力。

所谓的积极心态,就是说一种‘求胜’的性格,它在选择人生的方向时,往往表现出自信,快乐,以及对自身所处环境能够很好的适应的能力。

它会带给人们健康,成功和财富,它是一个人成功的基础。

相反,具有消极的心态的人就表现得很自卑,不自信,悲观,厌世等等,这样的人最终会被这个社会所淘汰。

成功者与失败者的最大差异,就在于心商的差异,也即观念,情感,意志,态度,习惯等等,诸如此类的差异。”

“那心商的好坏高低又是怎么分级的呢?”未羊又好奇问道。

“心商和智商一样的,”叫青鸟的少年说,“心商在140以上属于达人;

心商在120-140之间属于非常积极优秀;

在100-120之间属于积极优秀;

在90-100之间属于正常;

在80-90之间为有些偏低;

在70-80之间为临界正常;

在60-70之间为轻度抑郁;

在50-60之间为抑郁:

在50以下为严重抑郁。

......”

“嗯嗯,我知道啦!”未羊恍然大悟道,“就像你说的,德商在140以上属于天才。”

“不,应该说是圣人,也就是说那些被世人尊为万世宗师的人,比如孔子、孟子等等。”叫青鸟的少年纠正道。

“哦,圣人,”未羊重复一遍,又说,“那在120-140之间属于非常优秀。”

“也不,”叫青鸟的少年又纠正道,“应该说是贤者,即那些品德和才学兼优的人,比如孔子的弟子;

德商在100-120之间的属于智者,即对事物通透达观的人,比如庄子;

在90-100之间的属于凡人,即生活在这个社会中的平凡普通人;

在80-90之间为有些偏低,即,那些德行偏低的人;

在70-80之间为临界正常;

在60-70之间为品德轻度低劣;

在50-60之间为品德严重低劣:

在50以下为小人。

总之,其他的基本都一样。”

“那,那我的其他的八大商分别是多少分啊?”

“心商——65;

志商——90;

情商——92;

逆商——55;

灵商——70;

财商——50;

健商——85。”

“我哥哥的呢?”

“心商——80;

志商——92;

情商——99;

逆商——90;

灵商——90;

财商——90;

健商——90;

德商——82。”

“我妈妈的呢?”

“......”

终于,未羊好奇,一口气问了他们全家人的,叫青鸟的少年一一告知了。

经过比较,未羊发现自己的几乎所有商数都落后于他们,就有点不耐烦。

“喂喂,”未羊难以气平道,“为什么我的很多商数都低于90,而且,比我爸爸,妈妈,和我哥哥的都要低?”

“你哥哥比你的高,是因为他比你年龄大,而且,你哥哥社会阅历比你的多,知识比你的丰富;

同样的道理,你爸爸,妈妈都比你年龄大很多,而且,他们都见多识广,大脑里面装的东西比你的多很多,这就是原因。”

“呃!”未羊禁不住又问道,“那我怎么办才能比他们的都高。”

“很简单,只要你上了学,然后,出了社会,之后你的社会阅历就会更多,你的所有商数就都会增加,同时,大脑里也会装更多东西进去。”

“喂,喂,”未羊突然想起似的问,“你是谁?为什么我看不见你?”

“我是青鸟,你叫我青鸟少年好了,”叫青鸟的少年说,“等你的修为达到一定境界之后,你就自然而然能看到我了。”

“呃!”未羊觉得自己刚才的问题,叫青鸟的少年只回答了一半,不,甚至可以说压根儿就没有回答。

“我是说,我的修为具体达到什么境界才能看到你呢?”未羊又好奇问道。

“心商——100;

志商——100;

情商——100;

逆商——100;

灵商——120;

财商——随便;

健商——100;

德商——100;

智商——100。

这时候,你的大脑里面所装的东西也就达到了69/100。”

“呃!为什么灵商是120呀?还有,财商为什么是‘随便’呢?”

“灵商其实本质就等同于悟性,即一个人对人和事物本质的慎思明辨的顿悟能力。

有了悟性就能驱使你将眼光放在意义与价值的追求上,从而在原有的基础上有所创新,其中的内涵包括:

能够看到隐藏在事物后面的精神因素,无形胜有形,把经验化为智慧。

因此,只有你的悟性到了120,那时你大脑的觉悟性就会变高,这点是你身上应该必备的重要素质。

至于财商,是指你理财的能力,好坏都可以。”

“那,我具体达到什么境界,就能像正常人一样会说话,耳朵就能听得见声音呢?”

“心商——120;

志商——120;

情商——120;

逆商——120;

灵商——120;

财商——随便;

健商——120;

德商——120;

智商——120。

这个时候,你的大脑里面所装的东西也就达到了89/100。”

“嗯,我知道了,”未羊点点头,同时,又好奇问道,“那你为什么要帮我?而且,我还感觉你好像特别懂我的心事!”

“你真想知道为什么吗?”叫青鸟的少年说。

未羊点点头,眼睛里充满了渴望的眼神。

“其实,这件事说来话长,”叫青鸟的少年说,“可是,即使我说了,你现在也未必能听得懂。不过,你要是想知道的话,给你讲一讲也无妨。”

“我能听懂!”未羊倔强地道,“你快讲啊!”

“是这样的,”叫青鸟的少年说,“我原本其实是一个鬼魂——”

“什么?鬼魂!”未羊吓得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上。

与此同时,他还感觉到那个鬼魂仿佛就藏匿在自己体内的哪里,因为他总是能感觉到一种无形的东西,像空气一样,从自己的肚子里徐徐升起,然后,直接进入到自己的大脑里。

这种类似的感觉,未羊只要一跟叫青鸟的少年交谈上,他就能明显感觉的到,他的大脑顿时就仿佛线路搭错了一样,浑浑噩噩,变得不受控制起来。

但有一点,未羊心里是清楚的,即,每次跟叫青鸟的少年交谈之后,他的大脑里仿佛被人强制灌进了诸如液体之类的东西,以至于脑壳深处胀胀的,痒痒的,像冻疮一样的感觉,颇想伸手去挠,却总不得要领。

然后呢,很快的,那种感觉就会消失,随即,大脑就会变得豁然开朗,想事情也都容易和简单的多。

“呃!不用怕!不用怕!”叫青鸟的少年说,“我是说,是我的运气好,最终才没有变成一个鬼魂。”

未羊稍微缓了缓神,然后,歪着脑袋,好奇地道,“那然后呢?”

“你知道的,”叫青鸟的少年说,“每个人都终有一死,而死后呢,他们一般都会以另一种形态而‘活着’,你能懂我说的话?”

“嗯嗯,我能听懂!”未羊喃喃地道。

事实上,未羊自己也奇怪:为什么我能听懂这话的意思呢?而且,鬼魂又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我一听到鬼魂这个字眼儿,顿时就害怕的要命?

“所谓的活法,在这个‘世界上’大概一共有801万种,即是说:

有的人死后,他的魂魄就投胎变成了植物,比如,一棵树,一株草,一种花等等;

有的人死后,他的魂魄就投胎变成了动物,比如,一只羊,一只鸟,一头牛等等,天上飞的,地上跑的,不一而足;

而大多数人死后,他的魂魄都不会投胎,而是直接变成了各种各样的鬼魂,因为这种人在生前造了太多的孽,因此,来世变鬼是一种报应,这就叫做因果循环。”

未羊点点头。觉得自己的鼻子有点痒,就伸手去挠着。

“而我呢,”叫青鸟的少年说,“就是死后,投胎变成的一只青鸟。”

“那你的意思是说,你生前没有造过什么孽?”

“倒不是完全没有,”叫青鸟的少年说,“如今,我能投胎成为一只青鸟,这全都归功于我生前干的好事多的缘故,不然,我也一样没有投胎的机会,魂魄就会直接变成鬼魂,然后,自然而然的下沉,直到地狱里去。”

“干了很多好事?”

“这点我不敢恭维,”叫青鸟的少年说,“生前,我的职业是一名赤脚医生,肩上背一个暗红色木医箱,行走在大街小巷,专门帮大人小孩看病。

可是,后来我又对中国古老的占星术产生了兴趣,于是,就放弃了给人看病,专门研究起‘天象学’来,那时有本古书,叫《甘石星经》,我看的是如醉如痴,从中学到了一些基本的预测技巧。

那时,我年轻气盛,跟子还没怎么站稳,就急着去给有钱人家预测香火是否延续的问题。

预测的结果,几乎都不是很理想的,当然,那时我也是太过天真,性子是执拗了一点,总一味地认为自己的第一直觉是对的,一旦违背自己的第一直觉,那所有的预测都不是神圣的,纯粹的,从而,对现实中的实际情况不管不顾。

那时我就总是会说哪家哪家在什么什么时候,如果不怎么怎么样,他家就会发生什么什么样的,不可逆转的灾难等等,从而导致好些有钱人家都家破人亡了。

我知道这是我的错,这是后来我才意识到的,同时也深感疚责,

可奇怪的是,后来我并没有被谁公开指责过,人们反倒对我越来越敬重,认为我的话具有千金九鼎的分量。

我知道,这是因为人们当时都不大懂我这行的秘密,另外,都觉得一个原本好好的家庭,突然地分崩离析,里面一定暗藏了什么玄机,因此,事情的结局演变的越是悲惨,就越是震撼人心,同时,也就越是对我敬重有加。

尽管如此,后来我还是放弃了那种不合逻辑的占卜术。

倒也奇怪,我放弃之后的很多年间,就再没有听说过哪家哪家富人家道衰败的消息,倒是听到他们因为干了一件实事而变得更加富有,子孙更加优秀。

......

我相信,所有的占卜术知识都是相通的。因此,到了后来,我不知不觉的,就又钻研起《易经》来,没错,这在当时被人认为是一种流行的算卦书。

我之前有了《甘石星经》的知识,于是,后来学习《易经》就容易的多。很快的,我就又上手了,然后,迫不及待开始了自己的新的职业,像给富人占卜香火延续一样,又走街串巷给人们算起卦来。

大事算的不准,但是小事却算的蛮准的。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人们就送了我一个老巫婆的称号。

那时,我已经64岁了。

那时,新中国成立才不久......

就这样,一晃眼,几十年就过去了,到了后来,有一天,我发现我自己的身体不大舒服了,于是,我就判断我得病了,不,可能是老了,我太老了,因为我已经89岁了。

相对于五、六十岁就去世的人来说,我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了;另外,我知道,我也已经活的够数了。

至于得的是什么病,我自己也始终都没能搞清楚,但我也并不想去搞清楚,也没有那么多心思。

在有限的生命中,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我的知识和经验去治病救人,以弥补我年轻时所犯下的错。”

未羊听罢之后,不由地在心里升起一种肃然的敬畏来。

“这么说,你所做的好事就是治病救人喽。”

“是的,”叫青鸟的少年说,“治病救人才是我唯一自我救赎的方式。”

“然后,你就投胎变成了一只青鸟?”

“是的,”叫青鸟的少年说,“是老天爷选择了我。”

“喏,我能再问你一个问题吗?”

“随便问。”

“为什么我对从来没有见过的知识那么的熟悉?而且,还几乎能听懂你所说的任何话的意思?”

“是这样的——”

“呃,我是说,”未羊突然打断说道,“就比如鬼魂,我从来都不知道,也不懂是怎么回事,而和你交谈时,就一下懂了,而且,领悟的还是那么的深刻和透彻。”

“我懂你的意思,”叫青鸟的少年说,“这其实是因为我在告诉你这类知识的时候,提前就已经将相关的知识注入了你的大脑里的缘故。

从你震碎窗玻璃的那一刻起,我就开始适当地把我自己大脑里面的知识,一点一点往你的大脑里传输了,因为那时,你已经突破自己的‘喉咙发声’的潜力了。

也就是从那一刻起,你大脑里面的知识就开始陡然骤增,不再像以前那样,十天半月都装不进去一星半点的东西。

......

总之,就是因为这样,你的思想就很快和我的思想同步起来了。”

“呃!”

未羊一听这话,顿时觉得心里美滋滋的,就好像中了彩票一样。

可是,转念他又困惑起来:

“那你为什么要传输给我呢?嗯,你为什么要帮助我?”

“因为,因为你更需要帮助,”叫青鸟的少年说,“我去世的那天,我的灵魂在天空中飘啊飘着,它在路过你家的院子时,不知怎么的,突然就停了下来......然后,然后它就化作了一只青鸟,就是这样子的。”

“青鸟?”

“是的,‘啾啾、啾啾’,我在你家的院子上空鸣叫了几声……”

“呃?”

“是的,它认出你来了,你就是我曾经救过的一个年龄最小的孩子,你那时得了非常严重的肺炎,要不是他们及时地把我带到你身边,恐怕你早就先我而去了。”

“还有这样的事?”

“是的,你那时还非常的小,那件事你的爸爸妈妈应该都没有跟你讲过,不,我想他们也没办法跟你讲,因为不久之后,你不幸又得了一场大病——发高烧,之后,你的耳朵就听不见了。

他们就再没办法跟你讲那件事了,而且,那件事都是你父母的责任,他们也不好意思跟你开口。

其实,你本来是个好小孩,你当初若是没有得那场高烧的话,现在你早都已经上小学了,而且,你家里现在也不至于那么的拮据、困顿......”

“这个?那——”未羊一时无语,不知道自己是该大哭一场呢,还是该放声地大笑出来,亦或者,庆幸现在的自己,遇到了生命中的贵人。也许是生命中的贵人。

“这就是所谓的冥冥之中的注定。”叫青鸟的少年说,“我当时只是为了救赎我自己,而你,当时碰巧需要我。之后,你选择了我。”

“我选择了你?”未羊又好奇起来。

“是的,”叫青鸟的少年说,“是你选择了我,因为你需要我。”

未羊听罢,立时觉得这个叫青鸟的少年的形象在自己的心中可爱了起来,同时,满怀一腔感激之情,竟一时语塞起来。

“嗯,嗯,不,不,应该是你帮助了我,是的,是你帮助了我......”

未羊结结巴巴了一小会,然后,顺势就抛出一个疑问来,“那,那我能再问你一个问题吗?”

“随便怎么问。”叫青鸟的少年说。

“我想知道你是怎么往我大脑里传输知识的。”

“这个嘛,其实很简单,我是直接通过你的大脑记忆细胞传导知识的,这一过程就像电脑上的复制粘贴功能,只需要从我储存知识的大脑里复制,然后,粘贴到你的记忆细胞上的。这包括你现在所听到的我的声音,它是绕过了你的耳朵,直接进入到你的听觉神经系统上去的。”

“哦。”未羊听得隐隐约约的,他本不想那么的问来着。

于是,未羊转而又改变话题道,“那么说,我大脑里面的一部分东西是你装进去的喽?”

“是的,”叫青鸟的少年说,“一直以来,你妈妈把你锁在院子里,让你四门不出,五门不入的,你见识到的东西很少很少,你的眼界更是狭狭窄窄,而你的年龄一天天的变大,脑子里却空空如也,如果持续这样下去的话,你永远也长不大,你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人,你是不会有出息的。”

“嗯,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谢谢你。”未羊诚恳地道。

“对了,我帮助你呢,一方面是为了让你的愿望实现,让你变成一个优秀的人,对这个社会有用的人,另一方面呢,其实也是为了我自己。”

“哦。”

“其实,我就是希望能有朝一日,像一只真正的平凡的青鸟一样,自由自在地翱翔在蔚蓝的天空中,能看得见地上忙忙碌碌的人们,能看到这个绚丽多彩的世界,同时,人们也能看得见我。”

“你的愿望一定会实现的,”未羊坚定地道,“我一定会更加的努力,让你的愿望实现。”

“嗯,”叫青鸟的少年说,“我相信你,你是这个世界上最顽强九岁少年。”

“嗯嗯,我是这个世界上最顽强的九岁少年。”未羊跟着重复了一遍。

“好了,现在你需要做的就是,尽快使自己变得优秀起来。”

“呃......”

“未羊,”叫青鸟的少年说,“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这件事我能不能告诉给我妈妈和我哥哥呢?”

“最好保密。”叫青鸟的少年说。

“我是说,万一哪天我说漏了,或者是被他们看出来了呢?”

“这个不必担心,”叫青鸟的少年说,“因为即使他们都知道了,也绝对不会相信你的。”

“哦。”

“对了,一般情况下,我只有晚上我才会醒来,其余时间,我一般都是沉睡状态,不过,偶尔也会清醒的。”

“你的意思是?”

“以后有什么重要的事,到了晚上再问我。”

“嗯。”未羊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又好奇问道,“你在哪里呀?”

“我就在你的左右,”叫青鸟的少年说,“只要你修炼到一定的境界之后,你就能看到我了。”

“呃,那我怎么才能知道我修炼到什么程度了?”未羊心急道。

“你可以在晚上10点到12点来问我,”叫青鸟的少年说,“或者,自己在自己的大脑幕布上去看。不过,想要达到自己能看到的程度,你的九大商就得达到一定程度才可以,否则,你只会使得自己的脑袋发疼。”

“为什么呢?”未羊始终很着急,因为他很想一步登天。他的性格就像他母亲一样。

“因为,这么着,”叫青鸟的少年说,“你的大脑里面所装的知识就好像一潭水,而这些知识如若不能灵活运用,即是说,不能随取一瓢就能用的话,那么,它就是一潭死水,始终是无用的。

然而,这个时候,你的九大商就起作用了,它就好比是一根搅动棒,最终使你大脑里面的知识变成一潭活水。

就是这样子的。”

未羊听了秒懂,脸上露出喜滋滋的得意表情来。

“你要想自己看到自己已经修炼到什么程度的话,”叫青鸟的少年继续道,“你的九大商分别所需要达到的商数是:

心商——95;

志商——95;

情商——95;

逆商——95;

灵商——110;

财商——随便;

健商——95;

德商——95;

智商——95。”

“那我怎么做,才能立马见效?”未羊紧跟着问道。

“天机不可泄露。”叫青鸟的少年说。

......

这时,未羊的脑幕上呈现出了一个少年,那少年模样儿有点像自己,但是,似乎没有脸,整个人仿佛悬浮在真空中的宇航员一样,轻飘飘得,他的周围雾气蒙蒙的,给人一种云里雾里的感觉。

......

随即,未羊就靠着门板蹲坐着睡着了。

“哥哥,外面没有人呀!”未羊掉过脸,激动地用手势给他哥哥比划道。

比划完毕,未羊猛地发现哥哥已经不见了,而且,窗子上的窗帘也不知怎么的拉了下来。

未羊和未星躲到房间里好一会儿,依旧未见院子里有敲门声。

“真是太过分了!”未羊禁不住心想,“就算要开玩笑,也不至于趁我不注意,就把门关上呀!”

一着急,未羊就箭步朝房间踱去。

未羊很快来到房间门口,顺手一推,结果,房间门正如他所想的,被他哥哥未星关的死死的。顿时,未羊就忍不住心里上涌上来了一阵怒火。

可是,他又担怕他哥哥生气,然后,再也不理他。

无论如何,最终未羊还是像个跑腿的样,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

没想到,最后,你还是不肯理我,不理我也就算了,还是把我当成了你的下手,想要就要,想踹就踹。”

一气之下,未羊就抬腿朝房间的门上狠狠踹了两下,门依旧没有打开。

又一连踹了几下,门照例没有开。

未星关上门后,就悄悄地躲了起来,然后,不发一语,不吭一声。

“我好心好意,冒着被人揍的风险给你跑去放哨,现在你倒好,趁我走开了,竟把门关上了。

我本来还担怕惹你生气,担怕你不理我,打算什么事都依着你,顺着你......

未星那么的想着时,就颇想出去看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于是,指了指弟弟未羊。

未羊见他哥哥像只老鼠,战战兢兢的样儿,顿时就有点嫌弃了。

未星就奇怪了,心想:桃桃的妈妈为什么没有追出来呢?都这么久了,按理来说,她会跑出来,气恨恨地把门敲开,然后,会厉声质问,刚在是谁搭梯子在墙上看我家桃桃的笑话的?

未星一方面担怕桃桃母亲真的会如他所料,一冲进门来,就六亲不认,要用她手里的藤条子抽打他和他弟弟。

另一方面,未星不知怎么的,突然就对他弟弟产生了恨意,决定不想再看到他。

顿时,未羊着急了,以为他哥哥又跟他耍了什么新花招。

他哥哥又给他指了指院子里的大门,未羊随即又一步步朝大门方向走去。

未羊还没走几步,这时,屋子里的大门就‘砰’的一声关上了。

未羊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走到大门口,凑过脸朝门缝瞅了一瞅,发现外面的巷子里空无一人。

叮\当,小.说。网 w*w*w。g·u·x·s。n*e*t

(快捷键 ← )上一篇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篇(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