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小说网 > 经典美文 > 快穿之我只想咸鱼

229 孽爱尽头(36)

  • 作者:夏目清音
  • 分类:经典美文
  • 最近更新:2020-11-22
  • 本章字数:5510字

那戒指八成就是找到那人的关键道具,只是,这事儿在苦主脑袋里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温白宇拿胳膊肘拐了她一下,笑得很奸诈:“现在还害羞?你婚都离啦!”

“……”

妹妹离婚至于这么欢欣鼓舞兴高采烈吗?

“那个,哥,你先冷静一下,”封凛凛按住温白宇,“你好好想想那戒指长什么样。”

温白宇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据实相告了:“小枫啊,这可是你让我说的啊。”

这么说就是这家伙早看过了,还在这里装不知道。

“嗯,我现在很着急。”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温白宇信以为真,就把那戒指的形貌给描述出来了。

“那个戒指不知道是银还是铂金,款式很朴素,也没有什么镶嵌,指环里面还刻了字。”

“什么字?”封凛凛急得都要上火了,温白宇还说话大喘气。

“是一个英文名字,艾德格。”

听到这个名字,封凛凛一愣。

弄半天那个身影是歪果仁么?

哦谢特,地球这么大,恐怕夜时涧死了化成灰,她也找不到那个人。

温白宇见她一下子泄了气,不明所以:“所以这到底是谁的戒指?”

封凛凛有气无力的摆摆手:“我……我得歇歇。”

她犯了难。

系统先她一步跑路,夜时涧又时日无多,这可怎么办?

愁死人了。

她无精打采的回了医院。

夜时涧经过上午那么一犯病,吃药打针现在还没醒。

封凛凛站在病房外,担忧的看着他。

她已经给侦探社打了电话,让他们去查戒指的来历。

她真的想不到办法。

守到晚上,夜时涧终于醒了。

他比上午又憔悴了不少,初见时年轻饱满的脸颊微微凹陷下去,看得封凛凛一阵心疼。

她在外调整了一下情绪,带笑进门:“夜总。”

夜时涧也不知在想什么,被她打断,也是微微一笑:“小枫。”

轻轻的两个字,如千钧一般捶在她心上。

她摸摸他的头:“有点热啊。”

“你手太凉了,是不是出去吹风了?”

“这你都知道。”封凛凛搬着凳子坐在他身边,“你可快点好起来吧,外界传你生病之后,AUT的行情很不好呢。”

夜时涧说:“原本AUT好不好也是无所谓的。”

封凛凛忍不住捶了他一下:“太不负责任了吧?多少人要靠你吃饭呢!”

“就算没有我,他们也会另外找到出路。”

“你可真狠心啊。”

“只要你没事就好。”

“嗯?”

夜时涧摇头:“没什么……你好像不高兴。”

事已至此,封凛凛也不想隐瞒他了:“我想救你,但必须找到一个人。”

“谁?”

“艾德格。”

“为什么找他?”

“说实话我也不认得,我以前捡到了他的戒指,之后有关他的记忆就变得模糊起来。只要能找到他,我就可以实现一个愿望……你别笑啊,很灵的!”

“好,不笑。”夜时涧定定神色,“你不认得他,怎么找他?”

“我只知道他有一枚戒指,不知道是银还是铂金,款式简单,内壁有刻名字——哎对了对了,应该就像你手上的那样……”

说着说着,封凛凛愣住了。

她发现夜时涧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很柔软。

一个猜测油然而生。

她抓着他的手,把戒指从他手上取下来。

他没有反抗,很顺从。

封凛凛对着光转了转戒指,而后心里“咚”的一声。

她看到了戒指内壁的刻字——

艾德格。

她看着夜时涧,心乱如麻:“你……”

她的目标,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可是……

“你早知道是我,为什么不说!”

夜时涧的目光温柔缱绻:“是我错过你了,你已经结婚,我怎么能破坏你的家庭。”

“那你也不能瞒着我啊!”

“原本就是我对你一见钟情,如果你不爱我,我的存在只会让你烦恼。”

封凛凛气得想咬人:“现在呢!现在我已经离婚了!你还是没打算说!”

“说出来,也不能改变什么……”夜时涧慢慢握住她的手,“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可是你又让我看到了这个戒指!夜时涧!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夜时涧苦笑:“如果我还有时间,我愿意一直陪着你,直到你想出来。但是现在……就这么死了,我也不甘心。”

温白宇问:“高几啊?”

“高一。”

封凛凛回家翻箱倒柜,温白宇跟着回来,还以为她丢了什么。

封凛凛急问:“那是什么?”

温白宇很肯定的说:“戒指。”

封凛凛赶紧去首饰盒找:“哥你帮我看看,是哪个戒指。”

“哦。”

温白宇也不知道她在干什么,不过妹妹这么闹腾也好,她有精神,家里才放心。

“我怎么知道?不过那段时间你表现得跟早恋似的,问你话你还凶我——小枫,现在能说实话了吧?你那个小对象到底是谁啊?”

封凛凛晕了。

她也想知道啊!

苦主是个念旧的人,学生时代的东西都放的好好的,制服、书包、照片、饭卡……

温白宇说:“不在这儿啊,你不是还给人家了吗?”

“啊?还给谁了?”

温白宇一脸懵逼:“找啥啊?”

“我也说不清楚,就一个小东西,大概这么大……”封凛凛在手上比划比划。

封凛凛说:“哥,你也别闲着,帮我找。”

温白宇找找东西就问她,都没有让封凛凛眼前一亮的物件儿,两人扒了半天,温白宇觉得这样找下去不是办法,问道:“你再好好想想,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你房里小件太多了。”

封凛凛也发愁,她坐在衣服堆里,掏了所有的口袋,还是一无所获。

“唔……你这么一说……”温白宇若有所思,“你好像还真有个很在意的小物件儿,整天都带着,看也不让我多看一眼。”

兄妹俩开始拆家。

封凛凛一直没在意过苦主的私人物品,反正大小姐的所有物都大同小异,她把自己的东西跟苦主的分开放置,找起来也容易。

“就是……我上高中那会儿,特别在意的一个东西,找不着了。”

叮\当,小.说。网 w*w*w。g·u·x·s。n*e*t

(快捷键 ← )上一篇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篇(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