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小说网 > 经典美文 > 原配千金重生了

第148章 第148章听话

  • 作者:袖侧
  • 分类:经典美文
  • 最近更新:2020-09-17
  • 本章字数:7884字

张雁声理智上是明白的,张鹤翎是梁莹莹亲生的,她是不可能完全对梁莹莹不管不问的。血缘永远消失不了。

梁莹莹过得不如意,张鹤翎多少都会接济她一点。

她能知道控制额度,不任梁莹莹予取予求这一点,令张雁声平息了一半的怒火。

门口有响动,她回头一看,张硕成扒着门框探头探脑。

张硕成今年初一,身高已经有一米七六。跟前世一样,老大的个子,藏都藏不住,做这种鬼鬼祟祟探头探脑的事,就特别可笑。

但跟前世不一样的是,今生,个子老大已经进入青春期的张硕成,没有传出任何猥亵女同学、『骚』扰女老师的事情来。

正相反,这些年在两个姐姐的管教下,他的人生不知道怎么就拐了个方向,一路从熊孩子朝着宅男的方向狂奔。

他的房间里全是手办和各种型号的游戏机,光是笔记本电脑他就有四五台,常常同时开着。张雁声也不知道他在干嘛。

反正,不管干嘛,不作『奸』犯科违法犯罪就行。

张雁声便任他,在这方面也不去管束他。

“进来!”张雁声喝道。

张硕成对她的畏惧是从小培养出来的,现在大了,依然跟小时候一样,见着她就缩起来。臊眉耷眼地乖乖进来了。

张雁声问:“你就看着你姐挨打?”

“我没有!”张硕成赶紧说,“我也没想到她会动手。特别突然!然后我姐就把她推倒了!她爬起来还想打,是我把弄住拖走的!”

在校门口可真是太丢人了。

梁莹莹骂骂咧咧,说张鹤翎是白眼狼,白生了她。还骂她是扫把星,说要不是她瞎报警,她也不会沦落到今天的地步。

同学们都指指点点,张硕成都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

听到张硕成的讲述,张雁声看向张鹤翎。

张鹤翎咬了咬嘴唇,却坚定地说:“这不是我的错。她离婚是因为她做了错事,不是因为我报警。”

张鹤翎是真的长大了,能分辨是非对错,完全没有了小时候被梁莹莹洗脑,对自身遭受的不公待遇理所当然接受的模样了。

张雁声又看向张硕成。

张硕成手『插』在裤兜里,耷拉着脑袋,显然也没有什么异议。

事发的那天,他就躲在楼梯上,亲眼看着保镖暴打周司机。梁莹莹下跪求饶,张寰叉腰站在那里咒骂。

印象太深刻。让他意识到了这个家里发生了无法逆转的变化。

那个最惯着他、最溺爱他的人犯了错,从这个家里滚蛋了。

“姐,你别管了。”张鹤翎说,“她已经和爸爸离婚了,她跟你已经完全没关系了。让我和硕硕来处理吧。”

看张雁声看她,她又连忙补充:“我今天是没防备,才被她打一下。我没让她打我第二下的!”

她很明白张雁声,她这姐姐是见不得她受欺负的。

人长大了,终究是得自己去面对一些事。

张雁声抱着手臂,看了看他们两个人,终于点头答应:“行,我不『插』手这个事。你们俩自己处理。”

张鹤翎连忙点头,还踢了张硕成一脚。张硕成蔫蔫的,也“嗯”了一声。

“那我走了。”张雁声说,“你那脸再敷敷,要是明天还不消肿,就别去上学了,难看死了。”

张鹤翎问:“你今天不在家住啊?”

张雁声说:“我还有事。”

张雁声转身下楼去了。

当着张鹤翎的面说不『插』手,坐到了车里就给张寰的秘书打了一个电话:“梁莹莹的住址给我。”

梁莹莹是被外卖叫开门的。她还看了一眼,的确外面是个外卖员。

谁知道打开门,只看见外卖员一个逃跑的背影,堵着门口站着的是张雁声。

梁莹莹吓得当场要关门,张雁声脚一踹,梁莹莹就感到一股大力从门上传来,甩得她向后踉跄了一步。

张雁声一步踏进来,二话不说,抡起胳膊,一记打耳光抡过去,就把梁莹莹抡到了地上。

“你!你干什么!”梁莹莹头晕眼花,趴在地上向后匍匐了两下。

“这一巴掌,我替鹤鹤打回来的。”张雁声走过去蹲下,盯着她,“梁莹莹,谁给你的胆子敢打张鹤翎。”

“她、她是我生的!我是她妈妈!”梁莹莹哭着说。

怎么了,打自己的孩子都不行了?

“你除了生她,养她你花过一分钱吗?”张雁声说,“我明白告诉你,张鹤翎是张家的孩子,你敢动她一根汗『毛』我都十倍还回来。”

“觉得钱少不够花?还敢打张鹤翎?”她说,“你可真逗。我爸现在给你钱,都是看在你生了张鹤翎和张硕成的份上。要没有他们俩,我爸一『毛』钱都不会给你!”

“凭什么呀,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张寰一个月两万块就打发我,我他妈怎么活得下去啊。”梁莹莹哭闹,“我不管,张寰必须得给我加钱,他要不加,我就去学校闹张鹤……”

砰的一声!张雁声按住梁莹莹的脑袋往地板上猛一惯!

她精准控制着力量,梁莹莹不至于头破血流,但足以让她眼冒金星,躺在地上起不来了。

“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张雁声冷笑,“你觉得自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是不是?你可真逗,你跟我爸也跟了十多年了,他是什么样的人你还没看透?你看他平时笑眯眯给你钱花,就觉得他是个善良人了?”

“他为着张鹤翎和张硕成才给你口饭吃。现在是张鹤翎替你瞒着,否则,你要让他知道你为了钱去折腾他的孩子,你试试看,看他会不会让你从光脚的变成没脚的?”

张寰的翻脸无情,梁莹莹是见识过的。

这男人好的时候是真好,一点不小气,大把地给你钱花。翻脸的时候也是真无情,过去的情分全都不记得。

只看你是不是踩他底线了。

梁莹莹怕了。

张雁声站起来。

“张鹤翎以为你是个小三,为自己是小三的孩子而感到羞耻。”她冷冷地说,“这样挺好。就让她这样以为吧。对你来说也是个体面的身份了。”

“别让她知道,你他妈就是个出来卖的外围女。”

“好歹是你亲闺女,别让她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张雁声甩门离开,屋子里隐隐传来梁莹莹呜咽的哭声。

张雁声从张家走了以后,张硕成回到自己的房间。

刚才在张鹤翎的房间听到张鹤翎说不能给梁莹莹太多钱,他有点担心。

因为梁莹莹也找他要过钱,他直接把自己的卡给梁莹莹了。

张硕成当时没觉得什么。

他和张鹤翎不一样。不像张鹤翎那样,曾经尝到过想要却得不到的滋味,又在张雁声的指点下,自己管理自己的小金库,对钱有一个很清晰的认知。

张硕成从没有受过梁莹莹的薄待,他从小要什么有什么,从来没缺过钱。

所以梁莹莹要,他就把自己的卡给她。

毕竟是亲妈。

但今天听见张鹤翎的话,他隐隐有点不安,又安慰自己说,应该没什么的。

这份自我安慰,在某一天他打游戏充值失败的时候破灭了。

充值几次都失败,他查了一下网银,发现……他卡里的钱全没了。

张硕成懵了,明明有几十万呢。

张硕成最终去跟张鹤翎坦白了。

张鹤翎气死了:“你怎么能把卡给她。”

张鹤翎已经把梁莹莹约出来谈过了,答应了以后每个月她和张硕成一人给她一万块。而梁莹莹当时只字未提她已经拿了张硕成的银行卡。

张硕成嗫嚅:“那不是咱亲妈吗?”

张鹤翎叹了口气:“咱们亲妈,你还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吗?”

张硕成哑然。

“得让她先适应。”张鹤翎说,“等她适应了,以后等我上高中,零花钱多了,可以多给她一些。但是不能一开始就给她多,要不然她永远都会觉得不够。”

张鹤翎带着张硕成把那张卡挂失了,重办了一张。

那张卡是张硕成零花钱的卡。从前张雁声管着张鹤翎的零花钱,长大了,张鹤翎管着张硕成的零花钱。

张寰对这种大的管小的的模式十分喜闻乐见,放手把零花钱的财权都交给了女儿们。

张鹤翎有样学样,一点点地给张硕成涨零花钱,管得还挺好的。

到了第二个月发零用钱的日子,梁莹莹就发觉了,立刻打电话给张硕成。

“我姐说不能把卡给你。”张硕成说。

梁莹莹气死了:“张雁声?”

“不是,是我二姐。”张硕成说,“我听我姐的。”

到底是亲母女。张雁声停下脚步回头问她:“她干什么打你?她去学校找你干嘛?”

张鹤翎垂下眼:“她找我要钱。”

初三的少女, 已经有大姑娘的轮廓了。

离婚之后梁莹莹就发现,她根本养不起她的法拉利了。她完全负担不了从前的生活了。

很多人承受不了这种跌落, 譬如徐爸爸的白月光, 在人生第二次经历这种情况的时候,就跳楼了。

梁莹莹倒不会跳楼, 她还有两个生在了富贵之家的孩子呢!

“你给我站住!”张雁声喝道。

张鹤翎现在长大了,胆子也大了,居然敢不听话了, 噔噔蹬逃上了二楼, 企图逃回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奈何张雁声速度更快,追上来一脚踹在那个门上,那门就关不上。

张雁声讥讽她:“你怎么不干脆大方点,把你每个月五万的零花钱都给她呢。”

“不能那样。”张鹤翎垂着眼说,“她不会满足的, 必须得控制着额度才行。”

这句话终于让张雁声的怒火消了点。

张雁声这火蹭蹭地往上窜:“她打的?”

“你给她钱了?”张雁声问。

张鹤翎点了点头,承认:“她之前找过我,我答应她一个月给她一万。”

愈长大,这份差异就愈鲜明。

张雁声到家的时候,张鹤翎正到一楼换冰袋敷脸, 看见她懵了一下,转身就逃!

虽然从小就爱模仿张雁声,作出一副御姐的样子,但越大反而越不御姐了。因为张雁声的眉眼天然有股英气, 张鹤翎却生得柔和秀美, 干净清新。

张鹤翎咬住嘴唇。

张雁声放开她,转身就往外走。

两万块完全无法支撑梁莹莹的生活。

张雁声推门进去, 捏住她下巴, 掰开她捂着脸的手看了一眼。

白皙的脸颊上一个形状分明的巴掌印。

张鹤翎一把抱住她:“姐!姐!你、你别去……姐!你让我来处理!姐!”

叮\当,小.说。网 w*w*w。g·u·x·s。n*e*t

(快捷键 ← )上一篇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篇(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