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小说网 > 纯爱耽美 > 跟随大明星的每一天

第189章

  • 作者:安晓故
  • 分类:纯爱耽美
  • 最近更新:2020-09-17
  • 本章字数:8280字

那师兄答应了下来便回到了自己房间,小言辞倒是搁外面玩的十分愉快,这小海棠每日隔着神一鼓等着却无比心焦,好多次他都想走出这十字迷阵前去寻找小海棠,可这茫茫人海且不说他如何寻找,就算是有那银子寻找起来也是需要一些时间的,如果真的像他们所说小海棠只是在这附近转了一圈又一圈,那自己做事这么下山,随着他的足迹找不出几日,那小海棠便会回到11股此时啊,小燕子已经在水浒多日了,麻烦不说,而且还不能够保证小言辞行走的路线,若是在一家摊位上走过好几遍,岂不是自己也要跟随他走了好几遍,这时候他才觉得当初自己的那个决定,多少还是有一些不稳妥的,早知道如此当初就不应该放小言词,出这个舞就应该自己死死的缠住他,哪怕就算死缠烂打,也应该让他把自己带上,总不能现在如此心焦了。哎呀,他一拍额头真是太无奈了,随即坐在了这十字迷阵的面前。

要说这边小言辞同景旭,还有这小猴子,走在这乡间野道上倒是走的一个潇洒自在,要知道三人都已经吃饱喝足了,这小猴子对于那土壤了一大半,那景区就更不用提了,只要吃一些他就能够保,也不知他们这排修炼的都是一些什么功法,每个人的食量难道都如此之小吗?小言辞倒是在心底里默默埋伏,没好意思说出来就是了,也不知这门功法到底是如何的吃这么少,还能长得与自己身量一般高,着实令小言辞内心里掀起了许许多多的轩然大波,他不知道的就是这门,昆仑仙山的宗庙奇法一向都是如此,要知道在那寒冷仙山之上本就食物叫人人都像小燕子这么吃门下弟子一天不用干别的,光是晚上运蔬菜就要运上好几车才能够用。这边白头翁接到了,底下拿上来的书信拆开一看,原来是自己的乖乖外孙偷偷溜出了神医谷,此事竟然与白头翁相告知一声,想必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他按照书信中化清风所言将外出的地址通通广发书信告知让他们在外出知识查看一下附近有没有小燕子的冬季,若是有暗中守护即可,不必亮明身份,若是没有,那也要传回熟悉来说一声就这样这个消息广而告之的,散发的出去,多少路人马同时在追踪的小燕子,而小燕子终于郑宇就是一般还带那只小猴子在这乡间小道上玩的,真是开心有说有笑,极其打闹嬉笑的走在这路上,就连景旭那死水一般的性格也被带的越发活跃起来,周日与他们擦肩而过,小燕子有时想想,真怕这个景区突然回到那宗门里,之时有些不习惯诱惑是,被宗门里的人觉得此次下山指不定是遇到什么样的妖精,勾得他的性格魂魄都已经极其飞扬了起来,多少为他掬了一把辛酸泪,生怕他在那高山寒巅之上被他们宗门之人嫌弃,不过看他本人嘛,倒是十分的,没有这方面的担忧,玩的极其开心,一会儿捅那小猴子一般蹦蹦跳跳,一会儿又通晓言辞的嬉笑打闹,怎么看都怎么没有,刚认识那幅高冷不近人情,聚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小燕子不禁对自己改变他性格,此事大为欣喜,认为自己还是比较有了超凡的能力能够感染的身旁,突然与他一般每天开心不已。

商量着小言词他说的:“好言辞好言辞,你快说吧,瞧瞧瞧瞧我都急成什么样了,刚才刚才不是着急吗,我才跑出去的,跑出去我就后悔了,你瞧你当时也不喊我,就是你喊我我就有理由回来了,听完这事啊你还不说话了,你是要急死我吗?到底是留下了还是没留下呀?”

小言辞一边对他说这个话,一边手指着天空十指和小指弯了下来,做了一个立式的手掌,对着这个小海棠接着说道:“你瞧你瞧哭什么呀,你放心吧,到什么时候我都不会弃你不管的,仅仅就是给我送来了4个随从罢了,瞧你紧张的像个什么一样,真的真的,我没骗你我可不敢骗你啊,你是谁啊?对不对?我们小海棠那可是我们神鹰下一任传人一到树法高潮,剑术精妙绝伦,身法飘忽不定!”

他说到这小海棠终于笑了,从鼻子里冒出一个大鼻涕泡随机啪的一声破了,小海棠也有些不好意思,直接拿衣袖擦掉了,小燕子极力的忍住,内心巨大的窃喜,但是他不能够笑出来,这要是笑出来了,那小海棠肯定不会放过他才对了,小海棠这才开口说的:“下回不会夸人你就不要夸,什么叫身法飘忽不定啊?那是夸人的话吗?那我是身法精妙绝伦才是再说了什么啊,我那就是着急嘛,我就担心担心他是带你走的,又或是给你真的来了4个什么朋友随从,然后你们天天在一起聊着那些外头的事情,那我那我在这屋里岂不是没有意思吗?”

其实啊,小海棠也不是那个十分在意,要说不在意吧,一开始那几次确实是有试探这些,他不明白这一出是为点什么,要知道以他那个年纪自然是不会理解,这偌大的仙门当中,若是这未来的掌门之子,没有几个从小就跟在身旁的天心随从,自然是不行的,这随从自然要从小伴在身旁,彼此了解秉性,知道主子的喜好,也知道这主子的脾性才会更好的探知组织的心意,不会冒冒失失的就犯了忌讳,更加有利于他们培养深厚的感情,从而为了日后的登基也好,或者是一系列的事情,都能够有一个心灵上的相通,心意上的相通。

小燕子说完这话倒是带着他上一股脑的坐了起来,两人就那么看着笑,海棠也有些傻眼了,有些不知所措,一下子瘫坐在榻上,手里还无意识的紧紧攥着踏上的背,对着小言辞说道:“那你那你的意思是真将他们都留下了,那岂不是以后我再来找你的时候都会有人守着你,那我?那我们,那?”

小海棠说到这倒是结结巴巴,就是说不出来一句话了,大大眼睛里面蓄满了泪水,小燕子一看这事儿要大真把她惹哭了,可不好解释呢,立刻哄着她说的:“你瞧你瞧,说了你两句你就不乐意了,那怎么不说没问清楚,上来就这么说我呢,妹妹你可不千万不要哭啊,要不然华伯伯看到又以为我欺负了你呢,真没留下,我对你发誓发誓还不行吗?我呢就让外公把他们几人都带回来,都归全清了,我就说让他们好好强身健体,不是说要守护我们,不是说要保卫我们,那他们总得会点先到书法吧,总不能我带了4个弱智白痴出门吧,走到哪还需要我再去照顾他们4个人,那真真还是不用给我添这个麻烦了,换句话说还是别给你添这个麻烦了吧!”

把海棠转过来,对着他说的:“留下又怎么样?没留下又怎么样,你你不是要走吗?易甩性的变动,也不知你甩给谁看,走走走,现在就给我走,你不用回来了,枉费我在外公面前那么维护你,你就这般在他的面前吓我的脸子,他不过就是带来了4个随从,一般怎么难道说还能比得过你我的感情吗?还是说你,我的情谊在你眼中这么一文不值,随随便便几个人来都能把你我之间打发了,要真若是如此以后啊,我这门也不必登了,你自顾自的去忙你的吧,你不总说那画伯伯递给你的先到书法属实是有些高深难懂吗?你需要花下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看那些先到书法的书是是是,你忙总没有时间看我你总是有理由的,现如今的我这外公也给我找来了4个人以后啊就不用你了,你呀就哪凉快哪呆着去吧!”

可这些是哪里,是这个乡野之间的孩子能够懂得的,小海棠自是懂得许许多多,但偏偏不懂得这些百家仙门之间的弯弯绕小言辞早,从第1次他带着4人现身之时就明白了白头翁的意思,可是一看小海棠的反应竟然如此剧烈,当即想也不想就掐断了,这想法要知道这随从只要从立案中选出来的,或者从神一补选出来的,就没有一人不会不真正忠心于他,既然前提条件都已经具备了,就无需在这从小培养了,再说他与这小海棠一向玩的最是要好,此时若是真来了几个朋友,势必还会产生一些矛盾,就算是以仆人的身份跟在身边,对于小海棠来说,肯定也是有万分的不舒服的。

可想想那以往自己有了万分不舒服的时候,总是小海棠忙前忙后的逗着自己开心,希望自己能够高兴一点,所以这种小事情至少就没有必要弄的小海棠不快了。

两人正是向前走之际,好像听见前方又有打斗声想因此走的稍微快一些,小景区在后边与那小猴子正是玩的开心,他立刻抽身返回一把,抱起他在地上正在与小情绪玩闹的。

说着这小海棠也多少,脸上也有了一些笑意,小燕子一看这就是哄好了,两人立刻又闹,做了一团,就算是和好如初,这种小小的插曲当然没有被放在心里了,不过当开始的一段小海棠还会时不时的提起再过问到小言辞说道:“你确定吗?白头翁他真的不会再将那4人带来吗?说的,可是真的说你闯荡江湖之时才将这4人带回来,你确定没有听错我可跟你说啊,你闯荡江湖的时候也是要我陪这方面,这4个人啊,你要让他们去到马车外面,要不然就去驾马车,大不了就是拿着一柄剑,他的剑在天上飞,要不然就是做了你们家的大朋鸟哥,天天给我飞,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不需要他们几个人出现在我面前什么忙,第1次出现,然后就跟你啪叉这家行了一个跪拜大礼,怎么当我不存在是吗?我才是你最好的朋友,他们都在一些个什么丫,仗着自己会哭会闹会坐会要我跟你说,他们就是那戏本子上的白莲花就是纳西本子上的绿茶啊,一个个装得柔弱无骨,可怜楚楚的梨花带泪的,怎么的想博得你的好感,还是博得你的同情心,你要真把他们留下了,那我以后干嘛去啊?阿端茶的有了倒水的有了嘉羿的盘子见天炭的也有了,那我我我我是站门口看你们呢,我还是进屋坐着瞅啊!”

小海棠滴滴嘟嘟说了一大堆,每当这时候小燕子都觉得无比的痛恨,也不明白白头翁,这是哪门子又没抽冷子没抽明白,就将这些人就带到了他的眼前,一看这个小海棠这不乐意的样子,主要是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安慰下去,刚开始呢头半年小海棠每一次提起来都是各种生气,你知道后面吗?美易回小燕子的生日,小海棠还会再提起来一次,告诉他快了就快到他可以行走江湖的时间了,小海棠自己都笑了不可知对他说的:“就我这个身子骨能不能行走江湖还是个未知之数呢?能不能活到20都是个未知之数,瞧瞧你,瞧瞧你一天天的这事都过去多少年了,还总提起来是逝世以后一定要你陪着我,没有你没有意思,这股东要是没有了,你就等于没有了快乐,没有了你就等于没有了太阳,所有的花儿都会直接就哭死掉,没有了你就等于没有月亮,所有的块儿都无法修炼,没有了你就等于没有了星星,所有月亮啊不对不对,什么叫所有月亮?哎呀,行啦,我真的啊,没有话可以安慰你了!”

可现如今,这小燕子离开神医谷已经许多日了,丝毫不见踪影,小海棠等在这谷中一日更比一日焦急,脸上的焦急之色月见浓重,就连一旁出外而归的师兄都会特意走到他眼前上,说一句说最近没有碰到小燕子,小海棠倒是会立刻整肃一下自己的神情,对着那师兄略施了一礼便说道:“多谢师兄,还望师兄下次下山之时,能够帮师弟再看一看!”

叮\当,小.说。网 w*w*w。g·u·x·s。n*e*t

(快捷键 ← )上一篇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篇(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