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小说网 > 经典美文 > 她可爱的不像话

第五十七章:突然的放假

  • 作者:铜玉
  • 分类:经典美文
  • 最近更新:2020-08-01
  • 本章字数:7126字

消毒水的刺鼻气味弥漫在空气中,白色病房里冷气横生,平躺在白色被褥里的女人,年未过半百,容却已垂暮,深度凹陷的眼窝昭示着她奄奄一息的疲惫,身体肌弱骨瘦到连薄被也很难撑起来,周身瞧不见一丝生气。

唐亦风钉桩子似的站在洛瑶身边,指间夹着纸巾。

若不是看见了那滴尚未滑落的泪,他以为她很平静,平静地接受一切。

纸巾落脸之前,洛瑶回身轻轻抱住了他的腰,把眼泪蹭在他的衣服上,啜泣声压得很低。

短暂的哭泣后,她从他身上抬起头,垂着红肿的双目,手臂耷拉朝下,缓着情绪说:“亦风,其实自从得知她生病,我就做好了接受她随时离开的准备,因为我知道她对爸爸与弟弟的爱浓烈到可以扔下我。”

他抚着她的背,眼睛望着床上病重虚弱的洛阿姨,“阿瑶——”

“你看见了吗?闭着眼睛陷入沉睡的她多快乐,她的心死在了十年前,死在那场车祸,她恨我拖住了她。”泪腺失禁,她满脸泥泞,双手捂住双眼,可还是会从指缝中流出来。

唐亦风握着她的手腕,“阿瑶,别这么想,已经过去了。”

别这么想?是事实啊。

怎么可能过去呢?那永远是她的噩梦。那是一把未配钥匙的枷锁,锢在她的脖颈,扼着她的动脉,任何挣扎都是徒劳。

十年前,她还是个四年级的小朋友,也曾烂漫无邪,纯真活泼,整天想的就是游乐园和公主裙,她有淘气的弟弟,慈爱的爸爸,温柔的妈妈,有走到哪里都能让人艳羡的幸福感。

谁也没有想到,命运会跟她们全家开了一个那么大的玩笑,大到足以摧毁折断她们的所有希望。

她永远记得,那天是星期五,学校门口挤满了等待放学的家长。

放学铃一响,她立马背起自己的卡通小书包,蹬蹬蹬地跑去校门口,因为速度太快中途还摔了一跤,小腿磕在地上出了血,但是她很坚强,忍住疼继续往前跑。

一番辛苦后她终于到了门口,还是第一个。她想以后的百米冲刺比赛自己一定要去报名,肯定能拿第一名在爸爸妈妈和弟弟面前炫耀。

可是,她找了一圈又一圈,却没有一个熟悉的面孔。小手焦急地紧攥着书包带子,在学校门口走来走去,踌躇又徘徊。

所有的年级都已放学,涌出的人流一批接着一批把她挤到角落,矮小的她只能扒着伸缩门,高高仰起头去寻找,她睁着疲累的眼睛守望着人群,生怕是自己不小心错过了,但人群里依然没有她的家人。

将近下午五点钟,太阳落了山,人们归了家,只有她一个人站在马路边上继续等,她一动不动地望着驶过的车流和马路上来往不息的行人。

守门的老保安看她一直站在外面太可怜,他想猜测可能家长大意忘记接自家小孩了。

老保安牵她进保安室,询问她家庭电话,一连问了两个,却都打不通,怕她记错了号码又问了班主任名字,与老师交流完情况,核实后发现号码没错,接连拨了好几遍依旧没有打通。

突然,她拉开门跑出了保安室,继续站在马路上原来的位置,她揉完酸疼的眼睛后又直直地盯着车流。

几乎在跑出去的瞬间,保安的电话响了,是她的班主任。

洛瑶到现在还记得,当时那位保安接着电话朝她跑过来时脸上挂着的悲痛表情,刻满了可怕的震惊和未知的怜悯。

后来她唯一后悔的便是那天自己没有冲进马路中央,任由车轮碾过身体。

去医院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是和死亡最相配的颜色。

小小的孩子怔怔地望着手术中三个字,瓷砖地上的血渍还未被冲洗掉,醒目的红干涸在白瓷砖上,凝结成黑褐色的血块。

红色的灯亮了好久好久,她坐在椅子上屏息等待着它熄灭。

某一刻她又希望那盏灯不要熄灭,人在面临巨大的打击后会生出些无法解释的强烈预感来。

当白色病床一张接一张被推出来的那刻,她努力想看清他们的脸,可是看不到,怎么也看不到,他们全身都盖着一层白布,明明薄得风一吹就能掀开,她却拿那块布毫无办法,牙齿打着颤,晶莹泪光迷了她的眼,十岁的孩童除了哭什么也做不了。

那场意外车祸夺走了她的爸爸和弟弟,只剩身受重伤的妈妈留着一口气,或者说是为了她才留那口气。

而造成那场车祸的人不是别人,是她。如果她学会像其它独立的小朋友一样自己坐公交车回家,也不会害死她最重要的人,也不会酿成大祸,也不会惨烈到要用一生去铭记和愧疚。

失去丈夫和儿子的妈妈就是一块仅能呼吸的行尸走肉,伤情稳定后做过最多的事便是抱着她痛哭一场。

出院后,妈妈不复往日的温柔可亲,对女儿的要求越来越高,冷面严厉是她教导女儿的铁面准则,她也把自己丢进无数的工作里,企图用它们麻痹敏感易碎的神经。

事情过去了十年,而在每个午夜梦回里,洛瑶还是会想起很多的细节。

唐亦风拉开她的手腕,从纸箱里抽出几张纸,将她脸上的水痕一点一点擦干净,“阿瑶,我问过医生,阿姨的病并没那么严重,做手术恢复的几率很大,而且她都走过来这么多年了,又怎么会轻易舍弃你?”

他蹲坐在她面前,一只手托着她的脸,轻声说:“这么久了,你处处都按着她的要求来做,学习拿奖无数,是公认的才女佳人,洛阿姨的培养计划在一步步达成,你还没接管她的事业,她放不下心的。”

洛瑶贴上那只手,又淌落一滴泪,“亦风,还好有你。”

接到公司柳经理的电话时,她还在餐厅和唐亦风吃晚饭,手足无措的时是他拉着她的手,给她一处温暖,让她不用一个人去面对。

她和他,总能在无数个的迷途难返里互相指引,共同寻回正确的路。

她和他,总能捕捉到对方隐匿的情绪,然后各自用最缓和的方式互相慰藉。

她和他,是挚友,亦是最好的青梅竹马。

中午一训练完,辛小落和八个大男孩坐在KFC里散热,虽然不是大夏天,温度也直逼四十度,这十多天来烤猪似的烤,辛小落黑了两个度,体重竟还肥了两斤,毕竟多吃少动,尽是盯着别人训练。

辛小落无聊的很,一个劲地就喝冰果茶,果茶这货不解渴吧还做的不得了好喝。她票子一挥,买了三种口味的超大杯。票子花出去肉疼,但佳饮喝进嘴里胃很开心。

嘴巴连环吸,一瓶相当于三瓶矿泉水量的超大杯果茶见了底,打出放屁声大的响嗝后,辛小落忍不住对人生发出了喟叹。

耳朵恍惚耳鸣了一下,似乎听到了抽气声,她忽地恶作剧般把眼睛瞪得老大:“你们用瞅猩猩似的眼神瞅我干什么?”

不瞪还好,这一瞪便要吓死人,眼珠子仿佛要从她眼里掉出来一样,唬得刘胜把汉堡里的肉给抖地上去了,刘胜喝了口冰雪碧压惊:“小落后勤,我觉得做鬼脸这方面你很有天赋,毕业后适合去鬼屋工作,你这一瞪眼珠子,方圆几里的游客得尿裤子走。”

胡言乱语,鬼屋招了她,还能有生意?

辛小落把空果茶杯投进了离她一米开外的垃圾箱里,转头瞅着刘胜:“你这暗讽手法太次了,我不吓别人,专门做鬼脸去吓你这种乱瞅别人的家伙,我告诉你哦,晚上用手电筒照着镜子做鬼脸更刺激,记得一定要伸舌头,越长越好!”

毛骨悚然的形容再加上空调和冷饮的作用,刘胜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背上生凉汗,默默把位子移到张云杰旁边,“我不跟女人一般见识!”还是个喝饮料的魔女!

辛小落斜着眼促狭道:“刘胜,你个堂堂大男人怕鬼,哈哈哈!”

张云杰手里举着鸡翅,呆问旁边的刘胜:“胜哥,原来你怕鬼啊!”

见他没回应,大家顿时了然于胸,齐送了他一个吐舌头的憨憨鬼脸。

刘胜丢不起脸,在众人异样的眼光下强努起嘴和她掰起来:“尽胡说八道,你个饮料狂魔!”

“好了,别斗了。”唐亦风指骨扣桌,五个字成功制止了一场嘴上的战争。

他沉声说:“今天叫你们来是想说一下训练的事儿,从今天下午到明天放假,不安排训练了。”

他说完这个话,对面八个人还没反应过来,可能是这突如其来的惊喜来的太快。

辛小落牙齿松开紧咬的吸管,笑道:“意思是这两天我不用去篮球场了?”

“嗯。”

众人抱团大呼:“太棒了,爽!”

这么多天辛小落没睡到一个好觉,这下可称了她的心,能睡它个天荒地老了。

张云杰脱下着手上的透明塑料纸套,迟疑提问:“但我们三天后不是要开始比赛了吗?现在放松会不会对比赛不利?”

唐亦风放下杯子,回张云杰:“不会,适度的休息对身体有好处,不分昼夜的强训可能产生副作用,但是每天的投篮找手感还是要的,只是要求不会太高而已。第一场比赛的对手是琼海大学,他们队的实力比起我们算处于弱势地位,不过咱们也不能轻敌。”

“还有,最后一天都来室内篮球馆集合,讨论一下战术,熟悉位置等。今天下午,我会去实体店给大家再各买一身新的球衣球裤,费用由篮球协会出,等会儿都来我这报下尺寸,包括后勤。哦对了,负责招募拉拉队的是谁?人找好没?”

杜文涛举起手,快速说道:“队长,是我!拉拉队的事你不用担心,报名的特别多,已经选好了!”

“嗯,很好。”

.

阅读她可爱的不像话最新章节 请关注叮当小说网(www.guxs.net)

(快捷键 ← )上一篇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篇(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