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小说网 > 纯爱耽美 > 田园山水间

第两百五十九章:跳祭祀舞

  • 作者:是芬芳
  • 分类:纯爱耽美
  • 最近更新:2020-10-18
  • 本章字数:5152字

苏然笑道:“不是,我刚来一个多月。”

“你是怎么和我哥认识的?”花宝悦凑近了点,说的很小声,她忍到现在才问,自己都有点佩服自己。

“啊,这个啊!”苏然调笑了声,她侧头,嘴唇离她耳朵五厘米的距离,有些神秘兮兮的道:“这个你得问他,我不方便说。”

“那你叫什么名字?”

黄冰儿拉了拉小姐妹的衣服。

苏然目光追随着寒月的背影,直到她上了平台,她收回目光。

在收回目光的途中,无意中见到平台的左边坐着两个男子。

“难怪你知道静香书院却不知道寒月导师,我跟你说,云城有两间女子书院,分别是静香书院和沐蓉书院。两个书院一直以来互有竞争,以前舞乐方面一直是沐蓉书院隐压一筹,但自四年前寒月老师来了之后,每年的中秋比试,沐蓉书院都是输的一方……”

两人边聊边看着舞台上的人。

“别聊了,我们要上去了!”

她简单略说一些,顿了顿,又道:“等会你就知道了。”

这时台上来一个年过半百的女子,穿着黑色祭祀服,头发梳得一丝不苟,面容和蔼却又肃密。

她念着晦涩的祈福祝文,她念一句,花廊两边的观舞少女们也跟着念一句。

她瞪大眼,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庄先生和琴先生会在这里?

“表姐,那里为什么坐着两个男子?”

花宝悦顺着她指的方向望了过去,笑道:“那是云溪书院的先生,那个拿翠竹箫的是庄先生,竹有趋吉辟邪之用,又是四君子之一……另一个是琴先生……那些奏大乐的男子都是他的学生……”

很快,台上就站了上百个女孩,其中二十个少女是今天的主角。

这二十个少女,分别是静香书院和沐蓉书院的学生。

其她少女则是每个主角带来的伴舞。

此时除了念祝文的人,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过了会,女子下去之后,今天的主角带着自己的伴舞走上舞台。

苏然抿着唇跟在花宝悦几人身后,心里祈祷两位先生千万别看见她,认出她。

其她人也是一样,主舞在中间,四个伴舞分别站在前面的左右两侧和后面的左右两侧。

“咚~”鼓声响起,随后是箫声,再是台下两边的乐声响起。

舞台上的少女们已经开始跳起了祭祀之舞。

花宝悦径自走到舞台最前面的左边,她转头低声道:“表妹,你在这个位置,你虽然记下了舞步,但是还没与乐声和着跳过,你在这个位置没那么显眼。”

“好,”苏然求之不得,前面有人挡着,她心里安心不少。

她们五人的位置是在舞台前面的左边,苏然四个伴舞站了个正方形的位置,花宝悦则站在四人的中间。

她下意识转过头,对上一张有些歉意的脸,“对不住,我不是故意的。”

苏然笑了笑,没有说话,回过头之后,脸上就冷了下来。

她要是不说话,她或许会相信她不是故意的。

苏然一开始跳的有些生涩,跳了几个动作才慢慢进入佳境,跟上了乐声的节奏。

这支祭祀舞比之主祭舞少了些神秘威严感,多了股轻灵,活泼的感觉。

苏然手刚抬起,右脚刚曲起,突然,背上被推了下。

蔡丽华的道歉她听到了,但她不认为她不是故意的。

观台上的琴桑雪正怡然自得的拨弄着琴弦,作为先生他是不会盯着台上的少女脸庞看的。

所以目视前方的时候,他的视线也只会扫在台上少女的脚下。

这女的声音,分明是篱笆后面扔祭祀服的其中一个。

她可不会听错。

梅素素蹙了蹙眉,她看了眼右手边的苏然,眼角的余光扫了眼苏然后面的人。

突然,他指尖抖了下。

琴桑雪有些疑惑的再次看向台上,视线扫在台上左边边上第二个位置,出现了不一样的鞋子。

他心里笑了下,原来是有人没有穿统一的祭祀鞋。

突然,眼睛随意的在台上一扫而过,脑海里似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闪过。

旁边****的庄其华疑惑的瞥了眼他。

琴桑雪细看了下那随着舞动的动作,红色裙裳露出来的浅青色的男士鞋子。

苏然扫向四周,看向鼓声来处,离着花廊七八米远的四个方向,皆立着一个一米五高的大鼓,上面皆立着一位英姿飒爽的女子。

随着她们的一舞一动,沉闷的鼓声有节奏的响彻在上空。

舞台的正上方有一个类似于观景的大平台,平台的背后是一幢三层楼阁。

“是啊!”花宝悦目光不辍的看着舞台,悠悠说道:“寒月导师是书院里最厉害的舞乐先生……”

她停住嘴,奇怪的看向苏然,这女孩从哪冒出来的,他哥是怎么认识的啊!

“怎么了?”苏然摸了摸,干嘛这样看着她?

她们很胆大,因为这里是她们的主场。

“咚~咚~”

苏然拉了拉花宝悦的衣袖,朝舞台上跳主祭舞的寒月扬了扬下巴,“表姐,她是静香书院的导师?”

“……华夏!”

“华夏,”花宝悦低声念了一遍,看向苏然,“你不是云城人吧!”

跳祭舞的已经站到舞台下面的四周,观舞的少女们已经站在花廊两边,手里皆握着细竹叶枝。

清丽的面容肃然,庄重。

“是她,”她呢喃,难怪她看那个女子有些熟悉,原来竟是菊花节的时候看过。

右侧同样十几个女孩拿着乐器坐在那里,与对面的男子相比,她们泰然处之,窃窃私语,低声漫笑。

偶尔见到对面男子脸红微囧的样子,笑的更欢。

观景平台的下方左侧,有十几个拿着乐器的男子,庄严肃穆的坐在那里,垂着眼睑。

“哇~”

“是寒月导师~”

苏然若有所思的看着其中一个女子,她觉得这女子有些熟悉,不是相貌熟悉,是身形。

“咚咚~咚咚咚~”

一声声沉闷的大鼓声在四面响起,节奏感很强!

寒月?苏然回过头,看向舞台正中间穿着一身黑色祭祀服女子,头发扎了个祥云鬓。

叮\当,小.说。网 w*w*w。g·u·x·s。n*e*t

(快捷键 ← )上一篇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篇(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