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小说网 > 经典美文 > 文艺时代的人生直播

第250章 搬家到村

  • 作者:王望舒
  • 分类:经典美文
  • 最近更新:2020-11-22
  • 本章字数:8638字

多哥很听话,就把总闸关上,尹贤仁说:“去买一个新的吧。”过了一会儿,他说:“再检查一下,看还有什么坏的东西没有。”

柯南喜欢光明,他试着打开客厅的灯,这个地方人多地方小,没办法,肯定需要到客厅学习,免得影响别人休息。

他打开灯,发现三个灯管,有两个不亮了,就建议买两个灯管。

尹贤仁说:“这事需要向刘小姐请示!否则报不了。”

他的意思就是说,买了算自费,但请示批准的除外。他比较清楚刘小姐的心理,刘小姐和冯菲菲经常在一起,有了一些官场上的习气,喜欢得到请示,这种方式,可以让刘小姐有一种被尊重的感觉,很有成就感。

尹贤仁一说,多哥立马行动,在水电方面,他的确在行,由他请示,想必没问题,因他是负责人的宠臣。

他又喜欢抓权,喜欢表现自己,喜欢在人前表现自己,显得比别人高贵一些。他发短信给刘小姐,没过多久,刘小姐就回了短信,说好的。这个没有反常,一般来说,只要请示同意的事情,都会得到批准。只要满足刘小姐的虚荣,什么事都好办。

可是柯南没有这个心志,不喜欢请示,不喜欢巴结,这种行为,他做不出来,宁愿在人后,不愿意出头露面。没有请求,也就没有结果,没有结果,让柯南更不愿请示负责人。有时候,明显是合情合理的事情,到了负责人那里却卡了壳。

这是故意针对柯南的,因柯南看来不喜欢阿谀奉承,也不勤快,自然不讨负责人的喜欢,负责人是属于这个世界的,当然有一些世界的风俗,也喜欢听到美言美语,喜欢听好听的话,喜欢顺毛拨拉。

多哥得到负责人的指令,他说:“走,尹大哥,我们一起去买吧。”

尹贤仁说:“不要等我,我还没整理好内务。你叫季弟兄一起去吧。”

柯南本不想去,可不想让多哥为难,按刘小姐的指令,买东西必须要有人证明,没有人签字证明,不能报销。

这是针对冯菲菲、齐思娜以外的人说的。

那就去吧,柯南说:“走吧!”

多哥本不想和柯南在一起,总觉得不是一个层次的,二人话不投机,可不能自掏腰包,还是指望办公室报销,就只要忍耐住了。

他走在前面,柯南走在后面,买冲水龙头,柯南选择好的,多哥不愿意,柯南说:“要买就买好的。在这里居住,不可能只住三天两早起,买个质量差的,便宜是便宜,但管不长久,你不想在大便的时候被喷一屁股水吧?”

多哥听了,点点头,看样子他的确怕屁股被喷洒凉冰冰的水,特别是冬天,更要保暖。

他的生活习惯,还是保留着农村的习惯,就是大便后,不会冲厕所,因为这事,尹贤仁经常提醒,但他总是忘记。

在和沈静同居的时候,他也是这样,柯南还以为是沈静的“作品”呢,对沈静的印象大打折扣,后来才发现元凶是他!但这个误会已经产生,没有办法立即消除。沈静也已经离开了机构,想要弥补,已经来不及。这个是后话。当时有疑问埋在心里,没好意思问,就慢慢让事实真相浮出水面了。也可以说,水池里的水慢慢放走,才能看到水池里面有什么。

冲水龙头买的是好的,多哥听从了柯南的建议了,这是柯南的胜利,如果尹贤仁在场,可能就不是这个结果,他会假惺惺地说:“为了给机构省钱,买个一般的吧。等我们走了,这水龙头又不能卸下来带走,带走会给谁呢?”

他问这话的意思,就很有意思,他会带走这水龙头,安装在自己家里,哪怕家里已经有了水龙头,但没有自来水,他还是需要这个龙头。

看来,在某些方面,多哥的确没有主心骨,喜欢听别人的安排。

多哥是个有心人,他从老的灯架上面卸下旧灯管,拿来跟新灯管比较,完全一致的,才买。

买了灯管,开了收费凭证,多哥给了钱,然后请柯南在票上签字。

签完字,他们离开了灯具杂货店,回到宿舍。

对于更换灯管这活儿,柯南也干过,多哥说:“你上去换,我在下面帮你扶着桌子凳子。”

房东家没有梯子,邻居家也没人,这种情况下,只有自力更生了。多哥搬来饭桌,这桌子是房东家的,全实木的,非常结实。另外,有几把椅子也很结实。

柯南站到椅子上,伸手去卸玻璃罩子,发现被螺丝固定,螺丝已经生锈,拧起来费了不少劲儿,不过,为了让客厅更亮堂,只有咬牙坚持,只有依次将螺丝卸下,然后,把灯管装上,再安装好灯罩,把三盏灯管全部打开,墙壁是白的,墙裙是仿木纹的瓷砖,反射的光非常亮,在客厅里看书没问题。

柯南安装好了灯,脊背上全是汗水,着急,加上担心和换灯的动作,让他感到很累。这些活看起来简单,做起来难,加上着急,紧张,很容易出汗。

他找来一条毛巾,到卫生间去擦背,多哥在里面换龙头,弄了半天,换不好,柯南只好返回,到小黑屋里脱了衣服,擦后背。这是预防感冒的好办法,要及时将汗水擦干,免得受了风寒,容易感冒,一人在外工作,需要好好保护自己,自己健康了,全家也就健康了,自己吃饱了,全家也就饱了。

多哥又给刘小姐发信息,说要买修水管的工具,刘小姐二话不说,马上就批准了,他又喊上柯南,去刚才那家商店,买了一个管钳,所花费的钱和灯管加上冲水龙头的钱相近。刘小姐充分信任多哥,从没有在多哥的申请上让多哥碰壁。多哥也清楚这一点,尹贤仁也知道,尹贤仁的聪明之处,就是明明是自己想要的东西,他自己不出面,也不伸头,不提倡,而是用多哥这把枪,拿着多哥枪到处乱打。

继续让老板开票,然后,多哥让柯南在上面签字,老板很惊讶,这么多年还有这样做的?真是大开眼界、大跌眼镜,这样传统,真是稀罕。

要求开票的常有,但是,接二连三地开票就疲劳了。需要格外小心,毕竟行为和后果是相对应的,一点都没有偏差。

回到宿舍,继续更换水龙头,多哥换好了冲水龙头,将管钳拿回自己的房间,放在自己的私人物品一起,都在盒子里。盒子是他从江城拿过来的,以前由刘小姐和冯菲菲共同购买,是公家的物品。基于他和负责人的特殊的关系,将盒子拿来,明其名曰作为工具箱,也无可厚非,反正是公家出钱,买的工具自己使用,也不用自己负责花多少钱,记账啥的,也不用怕查账,一不管钱,二不用钱,怎么查也不用担心。

柯南很有理由相信,管钳和盒子里的所有东西包括盒子本身,都会神秘失踪,不会再出现在江城。因为这是有先例的。说起来,多哥是机构的技术人员,无论如何,负责人是相信他的,哪怕他做不好,也不影响在她心目中对他的中肯的评价。对他,负责人是格外包容,令人感动,对其他人,则是需要流泪才能打动人心的。

大家都继续忙碌,直到把内务整理好,然后开始打扫卫生,地面上一片狼藉,这是所有搬家的人共同的特点,平时没多少东西,一旦搬起家了,显得物资特别丰富,都不知道自己拥有这么多物资。可能总是敝帚自珍,舍不得丢掉东西,总觉得日后用得上,结果越攒越多。平时看不到,遇到搬家,就会打回原形,看得清清楚楚。

.

后来,齐思娜出了车祸,不敢再在宣统县呆了,就回到了江城,然后去到松岗,做一些轻省的活儿,比如做手工艺品,连布都不拿,让他们自己拿。她跑去和朋友玩去了。

想到这些,柯南觉得人做到这个份上,也就算没有人味了。现在洗衣机到了九峰,能用它的,现在是三人,将来是四人。

当初购买洗衣机时,柯南本着心疼妻子的原则进行购置,没想到妻子反而反感,将洗衣机踢翻,说外债还没还清,就想着享受。这话说的没毛病。不过,季柯南觉得洗衣机很常见,不是奢侈品,是必需品,一个女人带孩子不容易,需要洗衣机,才能解放双手,得到自由,可以专心带孩子,减轻负担。这个是合情合理的。

多哥说:“我要洗衣服,能不能帮我把洗衣机搬一下,其他不用你们帮忙,我来做。”

“好啊!”尹贤仁先响应,柯南就懒得再搭理他们。

他打开了编织绳,将纸盒子抽出来,打开洗衣机的盖子,拿出里面的水管、保护盖等等配件,将软管连接水龙头,再将排水管接起来。

她就像刘禅,没有那个意思,倒有此处乐,不思蜀的思想。冯菲菲看着也着急,可是,皇上不急,太监再急也没用。

她到了宣统,面临洗衣的困难,于是冯菲菲就让刘小姐和柯南联系,让柯南将洗衣机折价卖给办公室,这样,洗衣机就成了公家的了,洗衣机损失了一百多元,柯南也认,只当是奉献了。于是,洗衣问题解决了。

没过多久,他一脸灰线地出来,说:“完了,冲水龙头坏了。”

他说的冲水龙头,可能是大便池上面的,柯南和尹贤仁都跑过去看,果然,一直在漏水,没有冲水的功能。

尹贤仁说:“把总闸关上吧。”

反正是公家的洗衣机,用坏了不要紧,可以修理或者买新的,当然这笔开支还是由办公室来解决。水和电都是公家的,自从齐思娜来了之后,连洗衣粉和厕纸都是公家买的了。在这以前,都是自费。要想报销,休想!当然,她们可以报销,没一点问题。到了宣统县,齐思娜可以得到这些,不用问别人要不要,只要自己有就行了。

房东很不错,水龙头上的接头刚好是可以连接洗衣机卡头的,多哥在这方面的技术还算可以。

他是为大家服务,柯南由衷地感谢。安装好了洗衣机,多哥先将自己的衣服丢进去洗。

最后他妻子终于认可了这事,就没有再让他退货。女人嘴上说的和心里想的可能不一样。男人也是,只不过,女人更严重。也许女人更重视的是说话的语气和态度,男人重视的是实质的东西,直截了当,不太注意语气和态度,就容易得罪女人,女人被得罪后,就不会接纳正确的建议或者好主意,这是脾气影响判断的表现,或者说心态影响人的智慧,都是一个道理。

从归州搬家到宣统后,他的妻子就很少去宣统县了,加上齐思娜在松岗的工作已经结束,新项目一个接着一个宣告流产,实在没办法安置,只有派到宣统,负责人让她去的意思,是当掌权派的,好监管他们三个男人。

柯南说:“你一个人带着孩子,很不方便,洗衣机是为了减轻你的负担,买,是没有错的。”

包括洗发水、沐浴露,都是可以报销了,等快用完了,她才宣布,这些都是公家的,大家可以用。

柯南听了不想用,马上就快用完了,到时候,你用了她就说大家都用了,你说不清,干脆不占便宜。

除了柯南、尹贤仁和多哥,就是金莲了。

多哥开始频频使用洗衣机,以前洗衣机没有充公的时候,请多哥把脏衣服拿来用洗衣机洗,他不干,假惺惺地说自己洗,洗也是洗了,心里还是不想求人。他心里想的和实际做的不一致,让季柯南看清楚他还是虚伪的。

自从洗衣机被公家买过来,自然就放松许多,洗衣服就特别勤快,甚至连洗脸的毛巾和洗脚的毛巾,都一视同仁,洗得干干净净的,而且不厌其烦地洗,直到把毛巾都洗烂了为止。

浴室是相对封闭的空间,柯南不用,别人在用,到那些液露啥的都用完了,齐思娜就有了说法,说不是她一个人用完的。

叮\当,小.说。网 w*w*w。g·u·x·s。n*e*t

(快捷键 ← )上一篇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篇(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