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小说网 > 经典美文 > 宋耻

第二百八十七节 入相(1)

  • 作者:狂人阿Q
  • 分类:经典美文
  • 最近更新:2020-06-30
  • 本章字数:6578字

最后这些空谈的官员没有解决问题,倒是晏湲解决了大问题。他亲赴长安,跟吴阶兄弟交涉。对他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告诉他们独占关陇的危机。坐镇关陇,确实能够南邻川蜀俯瞰中原,但问题是,吴阶兄弟无法完全控制关陇,西夏这颗钉子楔在这里,他就不可能安枕无忧。

最后晏湲甚至得到了东藩的支持,东藩大军开到了谢州、风陵渡一带,威慑陕西。最后才让吴阶被迫让步,将华州到潼关一带,交还朝廷。得到朝廷封给他包括长安在内的,华州以西的关中平原。

晏湲之所以能调动东藩大军,主要是当时李慢侯正在跟吴阶兄弟对抗,为了刘豫集团的十几万乡兵和家眷。其实人谁都想要,陕西也缺人的厉害,整个关中平原,甚至还没西夏人口多,这在整个两年多年历史上都不多见。李慢侯也不是非得跟吴阶兄弟争人,他是不能接受吴阶兄弟无原则的招降纳叛,有一些必杀之人,他也收纳。比如刘豫,比如李成,比如孔彦舟。

李慢侯要求吴阶将这些混蛋货交出来,但吴阶之所以能快速吞并关陇,就是这些人带头投降所致。他手下收编了大量这样的叛贼,不想让部众动荡,所以不肯交人。

晏湲就是利用这点,同时表示愿意将无定河以东地区,交给燕王管辖。利用了燕王喜欢抢占战略要地的心理,将黄河以西,无定河以东跟西夏接壤的麟州、府州等地,划到燕王封地的条件,让李慢侯调动太行山大军南下,威逼吴阶。

晏湲又向吴阶兄弟提供了大量援助,表示只要他们愿意将小半个关中让出来,朝廷每年给予三百万军饷。吴阶兄弟最大的软肋就是穷,残破的陕西根本养不活他的大军。所以在威逼利诱之下,迅速倒向了朝廷。

西藩集团倒向朝廷,江藩集团也被晏湲拉拢了大半。他请奏朝廷,以江藩将领田平平夏之战有功为名,为他请封。封在开封府以南的陈州、蔡州,刚好跟南边的光州、黄州紧邻,并且通过淮水水系相通。田平、田夏兄弟再次并列藩镇,掌控四州之地,也迅速倒向了朝廷一边。

接着晏湲接着秦桧失势,打击当年秦桧负责移镇的真州张荣部,借口张荣勾结秦桧,祸乱国政。请求朝廷撤藩,张荣则反诬徐明谋反。张荣为什么跟徐明杠了起来,因为晏湲并没有自己出手,而是让徐明出手。这几年徐明和张荣多有摩擦,徐明镇守的滁州、濠州,山地众多,地穷民贫,唯一通江的滁水,还要经过真州才能入江。因此徐明的商船,经常被张荣骚扰。这也不是张荣本意,关键是张荣集团是一群梁山好汉,张荣控制不住他们。

滁濠穷困,徐明这几年就靠着向朝廷提供山地出身的步兵为生,是最顺服朝廷的藩镇。利用这一点,晏湲挑起徐明和张荣之争,最后闹将起来,徐明派兵直接夺了真州。最后张荣逃往江南告状,也不了了之。朝廷给了一个虚位,安置在临安。这时候晏湲则为徐明说话,认为徐明部在平夏之战中,也立有大功,建议将真州封给徐明。于是徐明成为一个作用滁濠真三州之地的强藩。

得到真州,徐明的财政状况大幅度改善,因为沿江的真州,一直是最大的茶叶贸易中心之一,沿江都是平原,紧挨着扬州,区位优势也好,经济基础也罢,在万里长江上,都是派前列的好地方。

但徐明得到真州后,对朝廷的依赖也更大了。因为真州的经济支柱茶叶贸易,靠的是江南的茶叶输入,航运业则依靠扬州,很大程度上,是扬州手工业的原料中转站。航运条件优良的真州,事实上已经在经济上,成为扬州的附属港口之一。

拉拢到徐明之后,林永、田氏兄弟和徐明三大江藩,晏湲已经收拢其二,最后的林永,虽然坐拥通泰、舒蕲四州,可舒蕲两州,却被徐明和田氏兄弟一东一西一北,三面夹击。隔江还有朝廷大军,一旦林永不轨,他一半地盘都是朝廷的盘中餐。

于是半个江藩依附,半个江藩被制,晏湲执政三年来,朝廷在江北的局面大大扭转。已经比藩镇更有影响力,走出了燕王南下后的颓势。

因此晏湲入相的能力是够的,支持者也足够有力,政绩也足够突出,唯一的顾虑是,他走了,谁来接手江北。换一个人江北是否会乱,朝廷是否会丢失江北屏障,藩镇会不会趁势自立,至少是摆脱朝廷的控制。

这些问题不解决,朝廷就不敢让晏湲还朝。

李慢侯跟宋徽宗一边聊着这些事情,一边水路并进南下。

他这次带了两万人护卫,一万步骑,一万水军。从齐州逆流而上进入梁山泊,从梁山泊南下进入桓沟,桓沟从梁山泊通泗水,将注入梁山泊的黄河水泄入泗水。在微山湖一带跟泗水相通。

微山湖本来没有湖,是一片水泊洼地,因为治河才将水引入这里。到了雨季,湖区北到任城(济宁),南达徐州,一点都不比八百里水泊梁山小。人工制造这一片湖区,目的还是治河,因为淮河清澈,淮河流域十分地平,经不起淤塞,所以将经过梁山泊净化后的黄河水引入这里,经过第二次净化,在进入淮河水系,才能最大程度的降低淤积。经过梁山泊和微山湖水草的两次净化,进入泗水的黄河水,其实已经看不出浑浊。

刚到徐州,就又官员迎候,并递来拜帖!

“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同知枢密院事、东京留守晏湲!”

李慢侯看着拜帖,颇有些惊讶。

“晏湲这就拜相了?”

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就是宰相,同知枢密院事这是枢密副使,是枢密院二把手,之前岳飞就是这个官职。

“怎么还有东京留守?晏湲做宰相,没去临安?”

使者是晏湲的一个幕僚,态度不卑不亢:“宰相守京师,名正言顺!”

李慢侯哂笑道:“名正言顺个屁!皇帝都不守京师,宰相来守,算什么?”

使者道:“陛下南狩未归,当有重臣留守,这也是祖制!”

李慢侯道:“南狩?还真是难受!”

使者没有接话,李慢侯又问:“对了。晏湲在东京留守,赵鼎还是宰相?”

使者道:“赵相伴君,也是祖制。”

李慢侯道:“少跟我提祖制。听着头大。晏湲在哪里,叫来见我!”

使者一直提祖制,事实上就是在讽刺李慢侯,在他们的世界观里,不守祖制,就等于骂人了。好像在说一个人不孝,不正常一样。

使者道:“晏相尚在山阳(楚州)接驾。特命小臣再次迎驾,特嘱燕王,藩军不得越境。以免坏了祖制!”

李慢侯哼道:“不得越境?我现在已经在徐州了,这是不是越境?”

使者道:“燕王尚未入徐州。算不得越境!”

徐州在泗水西岸,泗水东岸有一个角落,原本也属于徐州。但现在划入了淮阳军,淮阳军是李慢侯的藩地,往南直达洪泽湖,跟朝廷控制的楚州为邻。李慢侯此时在河上,没有踏上泗水西岸就算不上越境。

李慢侯笑道:“晏湲跟我玩这种心眼。这小子心里有愧吧?”

使者道:“晏相一心为公,何愧之有?”

李慢侯哼道:“那本王当了投名状,无愧于心,这还是人吗?你回去告诉晏湲,本王不为难他,他不敢见我,那就不见了。少跟我来藩军不越境这一套,本王越境不是一次两次,这次我要护驾前往扬州,谁也拦不住我。”

他护送这几个老皇帝去扬州,再次兵临长江,其实也是在给几个皇帝撑腰,万一他们去了江南,真被赵构弄死了,那怎么行?太野蛮了!而且他答应了两个公主,说到就要做到。三个皇帝去了江南,只要不死,那就有极大的利用价值。至少他已经跟赵楷谈妥,帮赵楷管理苏州。这是实打实的实惠,可以让他轻易渗透进入太湖东北,跟吴国公主的上海,越国公主的公主集(南浔)连为一体,通江达海,可以作为他一个南下的基地。

南下当然不是为了跟赵构争夺皇位,要有早就做了,等不到现在。主要是要往南方走,他已经在菲律宾建立了基地,在马尼拉湾位置,修建了一座海港和城池。可是往南始终没有一个理想的中转站,上海是一个可靠的位置,之前南边的越州、西边的苏州都是朝廷管辖,掣肘颇多。现在苏州归了赵楷,李慢侯接受管辖,哪怕钱都给赵楷,但北方的商船就能通过上海畅通无阻的进入太湖了,这种便利能带来巨大的财富。

事实上李慢侯之前尝试索要舟山群岛,但朝廷死活不给,李慢侯那海州换都不行。大概是赵构太担心李慢侯在舟山群岛驻扎水师,让他连逃亡海上都没有退路。于是李慢侯鼓动公主在上海跋扈一些,强占了上海的治权,有了上海,舟山自然就不需要了。往南他还在台湾北部有一个基地,本来他想选在台湾南部的,但商船不买账,通过台湾海峡的商船,宁可在澎湖的海盗窝停靠。

阅读宋耻最新章节 请关注叮当小说网(www.guxs.net)

(快捷键 ← )上一篇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篇(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