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小说网 > 经典美文 > 快穿之女配她木得感情

第454章 仙师弟子有点稳(三)

  • 作者:一垛墙头草
  • 分类:经典美文
  • 最近更新:2020-10-18
  • 本章字数:10406字

雪地里,水一还在拼命的挣扎着,然而无论她的拳头怎样用力的落在男人身上,却都无法阻止对方那双用来侵犯自己的手。

这一刻,后脑勺沉在冰冷雪地中的她,全身比雪还要冷。

无助的她,眼角处不自觉的流下了两行滚烫的泪水。

她看着头顶上那片灰蒙蒙的天空,整个人的心仿佛彻底坠入到了虚无之中。

也正是在这时候,她好像听到了远方有一道隐隐约约的、在呼唤着她的声音。

那人在喊她的名字,说让她回应一声。

“我在这里!救我,救救我……”

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的水一,在心里不断哭喊道。

而此时,原本迫不及待的剥开水一衣服的男人,却是一下子愣住了。

因为在水一的衣服下面,竟然根本就没有他想象中白花花的身体,而是一片透明色。

她脖子以下的身体,简直就像是完全消失了一样。

这个小女娃看着压根就是个外头披了些衣服穿、脖子上顶了个脑袋瓜的怪物而已。

还以为自己大白天撞见了鬼的男人,内心中登时惊骇欲绝。

他当即从水一身上爬起来,转身便想逃走。

然而此时本是灰暗的天空中,忽的降下一片赤红的霞光呼啸而来,这鲜红的霞光径直贯穿了他的身份,将他化作了一地齑粉。

“好一个大胆狂徒,竟然连至高的天灵体都胆敢欺辱之!”

“哼,可叹你肉眼污浊,连天灵体的身子也无法觑见!”

随着这两道犹如雷声从空中接连降下的神灵之音响起,那些原本还各自躲在家中的村民们,一个个都被吓到跪地求饶,有些胆小之人甚至开始了哭嚎忏悔。

而原本躺在雪地中仰望天空的水一,只看到有一根白色的细线从空中朝她飞来。

这根线看上去无比纤细的线,竟是轻而易举的将她连同地上的衣物一并卷起,飞向了空中的云端之中。石头小说网 www.10tou.com

飞上云端之后,水一才知道原来天上是真的住着仙人的。

不仅如此,她发现自己居然还能用脚踩在云上面,不会掉下去。

而那个用一根细线将她从坏人手下救出来的人,是一个留着两条长长的白胡须的老爷爷,看起来十分慈眉善目。

老爷爷告诉她说,她是世间难寻的天灵体。

天灵体是一种极为罕见的修行圣体,拥有这种体质的人踏入修行之路,较之寻常的修行者不但会事半功倍,而且日后大道可期。

但是天灵体因着体质纯净,生来便有一口先天无垢之气藏于胸腔之中,故而少时不能通人语,以免先天无垢之气外泄。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会从一生下来就不会说话,被外人当作哑巴。

仙人老爷爷还问她,想不想跟在他后面修行。

可水一并不在意什么天灵体,也不知道什么是修行,现在的她只想知道她的爹娘去哪里了,因为她还想等爹娘回家一起团圆。

这时候,仙人老爷爷仿佛看穿了她心中所想。

他随手用衣袖挥了挥一旁的一片云朵,那云就一下子便成了一面镜子。

水一从这面云镜中,看到了自己目送着爹娘进山时的场景,她的内心顿时激动了起来,一双小手也不自觉的握成拳头挥舞了起来。

可随着爹娘不断的深入山中,他们不断的遇到各种凶猛野兽的攻击,那一幕幕危险的场景看得她的心都揪了起来。

当爹和娘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一颗发出赤红色光芒的神奇草药时,没等她为两人赶到高兴,天空中却忽然降下来一个会飞的黑衣人。

这个人不但从她的爹娘手中抢走了那颗会发光的草药,更是一掌拍死了她的爹娘,将两人的尸骨丢弃给了山中的野兽食用。

这血腥而又残忍的画面,看得水一眼眶泛红,脸上不觉已是泪如雨下。

她这下总算知道,她的爹娘为何说好会回来的,却一直都没有回来了。

因为他们,再也回不来了……

“想为你的爹娘报杀生之仇吗?”

红着眼睛的水一,重重的点了点头。

“可是那人已是炼气级的修行之人了。凭你现在的力量,如果不修行个上百年的话,就只能看着那个人恣意逍遥方外了……”

那个杀死她爹娘的人,也是修行之人吗?

如果她不修行,便永远都无法替爹娘报仇了吗?

此时水一的脑海中,犹如失控一般、不断回想着手无寸铁的爹娘被人虐杀时的画面,她的心也好似被人拿刀子片成了一块块的、随风凋零。

这一刻,她的胸腔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开始了燃烧。

那燃烧着的东西,像火焰一样燃遍了她全身,令她的头发无风自扬,双眼中也泛出了火一样的金色光芒。

感觉胸中的怒火再也无法遏制的她,仰起头来对着空中愤怒的嘶吼了一声。

那直冲天际、令人震耳欲聋的长啸声,随着她胸腔里的怒火一并喷涌而出。

旋即,一颗璀璨至极的火红色天灵珠从她的腹腔中一路钻出口中,一飞冲天,并将此地方圆百里内的灵气一吸而空。

霎时间,下方本来还是郁郁葱葱的群山瞬间凋敝,变成一片灰暗的枯死状。

看到这可怕的一幕,饶是见多识广的广全子也是不由的在心中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世间难得的天灵体竟是恐怖如斯吗?

他虽知道但凡的天灵体,体内必有与之伴生的天灵珠相随。

并且天灵珠每爆发一次,天灵体的实力就会跟着蜕变一次,日后只会越来越强。

这会儿,他眼看着那颗吸足了灵气的天灵体缓缓飞回到了水一体内,心中虽然十分艳羡,却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要知道,在修行界的各大门派中,一个真正绝世天才弟子,足以抵得上十个门派里的长老。

因为前者才是这个门派的未来。

完成了第一次觉醒后的水一,此时也察觉到了自己身体中的力量变化。

当广全子再次向她发出邀请时,这一次,她没有再拒绝对方,而是跟随前者一同来到了位于天山域的长天宗。

在身为门中长老的广全子的极力推荐下,长天宗的宗主亲自出面,收下了水一这位具有天灵体资质的天才弟子。

虽然水一是想着广全子进行修行的,但是后者告诉她,自己修行的是占卜算天之道,容易夭寿,所以他不希望她专修此法。

而长天宗身为天山域的五大一等宗门之一,自然有着许多秘不外传的修行功法。

因而在宗主的亲自教导之下,外加年幼的水一非常能吃苦修行,她很快就在门中的各种大小比斗切磋中崭露头角,一跃成为门中的天才人物。

在广全子的估计下,以水一的资质,她至少也要修行个五十年到一百年,才能手刃当年如杀鸡屠狗般杀她父母的那位修行者。

可水一在自己三十岁的那一年,便亲自血刃了那位仇敌,并将其头颅祭奠在了自己为父母所立的衣冠冢前。

等到水一刚满一百岁的那一年,她一举从筑基期大圆满踏入到结丹期,经门中为她举办的一场金丹大典,一跃成为门中有史以来最为年轻的女长老。

既是成了门中长老,手下便是要收些弟子的。

同其他长老不同,水一招弟子时,不看天资、不看能力,只看眼缘。

可事实证明,她靠眼缘挑出来的那些弟子,竟是一个个都是极有发展潜力的弟子。

为了弄清楚这事儿,长天宗的宗主还曾经与一些长老讨论过这事。

最后他们一致认为,水一长老招弟子的眼光准,兴许都是有天灵珠在暗中相助的缘故。

这一日,水一正在自己的练功房内静坐参悟。

可忽然间,她本来平静无波的心湖中泛起了一丝丝的涟漪。

从静坐中缓缓睁开眼睛的她,伸出自己素白的右手,随意掐算了几番。

这一算之下,她许久都没有过表情的脸上竟是微微皱起了眉头。

被她收入门下的青薇子……果然还是出事了吗?

看来有些事情,当真是天机所在,命理自定,哪怕是修行之人,也是避无可避啊!

想到这里,水一便再次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约莫五日过后,她门下的齐弥、宋皓、梦钰雅三人从外面历练归来,前来她门外拜见。

听到弟子们的声音后,水一从蒲团上站起来身来,原地抖了抖衣袖,全身本就纤尘不染的衣袍越发显得整洁白净了几分。

旋即她步履轻移,衣袖一挥,转眼间便带着自家的三位弟子来到了一处偏厅之中。

当梦钰雅三人,看清前面的主座上正端坐几人的仙师后,立马低头弯腰朝自家师父行了一礼道,“拜见水一师父!”

水一清澈如许的目光,从自己眼前的三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在了最中间的梦钰雅身上。

只听她一如既往的平缓开口道,“都回来了?青薇子人呢?”

站在三人最中间的梦钰雅心头顿时一紧。

师父果然还是发问了!

她正要上前一步回答,不想她身侧的齐弥师兄却是抢先她一步出列了。

“回禀师父,青薇子师姐她在我等同他人争夺天地异宝的时候,不慎被人误伤,掉下了我们的飞行木舟,之后不知所踪……”

水一的神情依旧平静道,“青薇子是你们三人的同门,她既是被人误伤了坠下木舟,你们本该想法设法的寻到她,带她回来才是。怎能就此置她于不顾?”

一旁入门最早的宋皓,听出了自家师父话中隐约的责备之意。

他连忙也上前一步,帮着齐弥解释道,“师父容禀,那时候有天地异宝出世的灵山附近,聚集了各大门派的修行之人,此外还有一众散修在旁虎视眈眈。

人多眼杂之下,我等不好尽施手段。

但我等在知道青薇子不见时,也曾四下努力寻找过她,可仍旧是没能找到她的踪影。

拖延了几日后,仍是没有消息,是以我等三人只得先行回来,向师父您禀告此事。”

听完宋皓的这番话后,水一仙师脸上依旧是没有什么表情。

突然间,她将目光投向了自家那位依然站在原地不动的女弟子。

“梦钰雅,你青薇子师姐不见了,你就没有什么话想说的吗?”

见自己即将到嘴的猎物想要逃走,男人随即不再伪装,露出了自己本来就狰狞而又猥琐的真面目。

只见他狞起脸孔,扯嘴骂道,“你这个不识好歹的东西!我好心好意的想要收养你个没人要的女娃子,你居然还敢推我?”

水一不知道,她眼前的这个男人,本就是个懒汉加流氓。

他说罢便如猛虎扑食一样,朝着躲在墙角处的水一扑了过去。

后者感知到了危险,她立即掉头就朝着自家门口跑。

可惜水一毕竟还是个孩子,力气不足,加上打开房门还需要些时间,是以她才跑出家门没几步,跟在她后头紧追而上的男人,一把将她摁倒在了已有一尺厚的雪地里。

这样现成的女娃儿,可就是给他这种一路打光棍到现在的男人准备的吗?

呦呦,看看这女娃的小眼神、还有那小脸蛋……这么可人的孩子,要是他不来疼,还能有谁来疼啊?

只是当他们发现外头是村里头的一个二流子,正在欺负住在村头的那个孤女后,一个个又将头缩了回去。

常言道,自家各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那无父无母的孤女被人欺负了,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女娃儿呀,你爹娘虽然回不来了,可是你别怕,往后有叔叔来照顾你啊!”

在这冰天雪地里头,来了兴致的男人,一手强按着水一,一手扒起了后者的衣服。

此时,一些听到了外头有动静的村民,也从自家窗户或是门缝里头,探出脑袋来观望了片刻。

天知道他馋这小姑娘的身子,已经馋了有多久了。

想想看,这女娃的爹娘进山都有三四年了,至今都没有半点消息传出来过,多半是死在深山里头。

见这样貌甚是可爱的女娃瞪着眼睛、气鼓鼓的看着自己,这个本就不怀好意而来的男人,心里头反倒是被勾出来一股子邪火来。

“乖,给叔叔摸摸,叔叔给你脱下衣服、检查检查身子……”

感知到眼前的人不怀好意的水一,忽然站起身来,一把推开了男人伸过来的咸猪手。

“今儿个我偏得让你尝尝什么叫做厉害!”

想到这里,男人再也压制不住心头的欲望。

他甚至完全不顾女娃的眼神抗拒,伸出自己的右手,得寸进尺的要往小姑娘的身上摸,口中更是出言无状,说着流里流气的话。

男人冷不丁的被她推了个趔趄。

叮\当,小.说。网 w*w*w。g·u·x·s。n*e*t

(快捷键 ← )上一篇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篇(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