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小说网 > 纯爱耽美 > 穿越之锦绣农家

第四百七十九章嘉郡王后悔

  • 作者:别唱
  • 分类:纯爱耽美
  • 最近更新:2020-10-18
  • 本章字数:5452字

这话怪老头觉得很不中听,所以他跟护卫辩驳了几句,护卫又不敢说话了。

怪老头觉得自己还是郁气难消,不过他好歹能够继续反思了。

想起自己与楚明月过往的事情,还是觉得,楚明月本身就是个惹人生气的主。

可是,似乎,也许……他一个男性长辈,的确不应该,与对方一个小妇人针锋相对。

他一时之间,有些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和一个内宅妇人对上……

等又是几日,丰南起依然没找过他,怪老头把牙一咬,打算低头了。

他经历过前车之鉴,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把丰南起,也如同他外婆一样,推离自己身边。

于是放不下面子的嘉郡王,准备上街溜达,打算偶遇丰南起。

护卫一看,哎哟喂呀,自家天天蹲客栈里,孵小鸡似的王爷,终于重整旗鼓,准备出去炸街,简直就是喜大普奔。

于是大家前呼后拥,准备跟着嘉郡王出门了。

不过出门的时候,一个没那么有眼力劲的护卫,提了一句,说是丰南起不在县里,出门办事去了。

这下子,带着十足热忱的怪老头,对上街的兴趣减至三层。

不过要面子的他,自认为,也不能将自己心思,就这么让一个护卫看了去。

所以他傲娇的冷哼一声,然后道:“他在不在与我什么关系!”

然后迈步就出门了。

护卫们心照不宣的,在后面看着他们家,口是心非的王爷,倒是没人再敢说话了。

怪老头心里装着事,所以他无聊啊,于是看什么都不得劲儿。

最后就上福满堂酒楼去了。

结果等他进去,发现里面还挺热闹,据说是老板给他们开平县,金榜题名的一个二甲举人接风,办了个诗会。

要是诗作得好,那就免费送一道菜,第一名,饭钱全免。

此时酒楼正起哄呢。

怪老头对这有兴趣,所以他要了个雅间,就这么坐着看热闹。

结果就看见其中一个年轻人,自称叫楼多宝,看起来是个精神小伙,他做了一首诗,一时之间赢得了满堂喝彩。

而怪老头此时,因他的诗也沉静在意境当中,反而不惦记着丰南起的事情了。

就兴味盎然的,看了全程。

全程就是,那楼多宝单凭一个人之力,艳压全场了。

人家不但文采好,口才也好,差不多算是舌战群儒了。

怪老头爱才之心又起,他心道:嘿,没想到,这穷乡僻壤的,他还以为都是些乡下泥腿子,或者楚明月父女那样的刁民,没想到还有个好人才。

于是他后来,就在人家准备离开的时候,让人去请对方。

不过对方没来,说是自己就住万福客栈,要有事,自己去找,他今日有些酒醉,不便面见。

此人不识抬举,让怪老头心内不愉。

不过他一想,自己又没有表明身份,的确人家可以拒绝,而且对方和自己住一家客栈,说不定到时候可以遇见。

不说嘉郡王,再说丰南起和楚明月。

丰南起这几日的确是出了门,不过他因为担心,小媳妇再遇见之前那糟心事,所以打算带着楚明月。

而楚明月却惦记着,她爹跟着受苦了,想回家去陪陪老人家。

丰南起这时候真心吃醋,私底下埋怨楚明月,但是还是将媳妇送回娘家去。

没办法,他因为如今忙着对付沈家,一时不查,让嘉郡王把他坑惨了,现在对着楚文贤都有些惭愧。

还好说歹说,一个劲的解释道歉,外加保证,才打消了楚文贤所想的,关于楚明月会不会,一直在嘉郡王面前受罚的顾虑。

所以这时候,楚明月是在青山村的。

她也实在心疼父母,才顾不上丰南起,而是回来自己父母面前,陪伴他们。

她知道自己的母亲,恐怕更需要开导。

哪知道乔氏却反而心疼她,将她好生安慰了一顿。

等转头,楚明月看大家都挺好的,也就安心下来。

继而又听见了楚春兰的消息。

她其实有些好笑,那楚春兰仿佛是每年,年前都要闹一场,就跟她也是十二生肖中的一个小兽,在闹新春似的。

今年闹得严重了些。

她上吊了……

听了这话,楚明月也算是惊着了,这是真能闹,可惜经过楚春兰几翻针对陷害,她早已经没有了,当初坑楚春兰那点愧疚劲儿。

如今是真正的吃瓜群众。

你说这老头那就是景看多了,觉得清淡,所以非要整些热闹出来。

他那么对人家老婆,都不明白夫妻一体的说法。

这下子,嘉郡王算是气得睡不着了。

这时候,你欺负了人家老婆,还指望人家对你,巴心巴肠的伺候,除非那个人,本身就不喜欢自己媳妇。

不过他们家王爷,一向不喜欢听他们说什么,所以他们一般也不说,就任由这个老头折腾。

本来么,嘉郡王仗着地位背景,一向都只有别人吃亏的份,反正对于他们来说,自家王爷但凡人好好的,他们就安心了。

要知道他是一门心思,在弥补自己当初一时气急,导致他那对他极好,会给他做针线的妹子,再也不能回娘家的错误。

而对丰南起这个年轻人,又是十分欣赏喜欢。

最后护卫还是得给他老人家解忧,委婉的告诉他,丰南起毕竟不是亲孙子,他还是莫要,太过插手对方的事情。

哪怕你是为人家好,最多也就是个建议,而不是直接上手管。

特别是处罚人家老婆,那就跟打对方的脸差不多,所以人家肯定是会心里有气的。

不领情就算了,人家现在还有走他那妹子老路,要与他保持距离的苗头。

可是这次不行,你看这又没人敢欺负他,他还把自己给气着了。

你说操那么多闲心干嘛?

从最开始很生气,到冷静两天后,发现自己期待的,丰南起会日日上门请罪的情况,并没发生。

嘉郡王更加难受了。

他一会儿埋怨丰南起,忘了他当初相助的恩义,一会儿,又真有些怕,丰南起自此对他,都是这么个不亲近的态度。

于是着急的怪老头,在客栈就有些呆不住了。

他甚至还反思过,问过护卫,自己过往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你不给人家老婆情面,其实那就等于,是不给丰南起情面。

所以对他就跟亲生儿孙没两样。

他觉得自己,真正的在替对方打算周全,可惜这死小子不领情!

护卫看着自家王爷,都不知道如何说。

叮\当,小.说。网 w*w*w。g·u·x·s。n*e*t

(快捷键 ← )上一篇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篇(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