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小说网 > 纯爱耽美 > 重生悍妇

384 凶手竟然是她!(一更)

  • 作者:柠檬笑
  • 分类:纯爱耽美
  • 最近更新:2021-05-05
  • 本章字数:5228字

她抬眸看向郎大老爷,见他也在沉思。

洛凝璇又说道,“郎大老爷,那院子荒废了多久了?”

“少说也有二十年了。”郎大老爷低声道。

“可是有何原因?”洛凝璇又问道。

“这个……”郎大老爷也不知该如何说起。

洛凝璇随即说道,“那院子内原先住着的是谁?”

“哎。”郎大老爷重重地叹气,“是一个疯疯癫癫的人。”

“谁?”洛凝璇追问道。

郎大老爷显然有些难以启齿,可是事到如今了,也不能不全盘托出。

洛凝璇也并未再逼问,而是等着郎大老爷思索。

郎大公子郎晨也好奇地看向郎大老爷。

那个院子内住着一个疯疯癫癫的人?

为何他们不知道呢?

洛凝璇想着,能够做到的,定然是郎家的人。

郎大老爷又说道,“乃是……当时老太爷跟前受宠的一位姨娘。”

“姨娘?”洛凝璇想了想,“那这姨娘为何会疯疯癫癫的?”

“当时,她生了一个怪胎,老太爷知晓之后,大怒,而当时,族中的长老们都视为不详人,老太爷便将她送去了那院子内,她也便疯了。”郎大老爷回道。

“后来呢?”洛凝璇又问道。

“那位姨娘整日在院子内疯言疯语,就在二十年前的一个晚上,突然死了。”郎大老爷随即说道,“奇怪的是,那个院子自从那姨娘去世之后,便变得很是奇怪,半夜经常还是能够听到那姨娘的惨叫声,或者是哭喊声。”

“而后呢?”洛凝璇又问道。

“哎。”郎大老爷重重叹气,“后来,老太爷便住进了那院子内,便也没了那动静,不过……十日之后,老太爷也去了。”

“原来祖父是这么去的。”郎晨感叹道。

“此事儿,到底也是家丑不可外扬。”郎大老爷无奈道,“知晓的人很少,那院子自此之后便封起来了。”

“那位姨娘叫什么?”洛凝璇看向郎大老爷问道。

“这我也不知道。”郎大老爷随即说道,“那是老太爷从外头带回来的,听说乃是云国的人。”

“云国?”洛凝璇皱眉,“怎会是云国的人呢?”

“不过,老夫人是知晓她的身份的。”郎大老爷想了想,“对了,当时,老太爷对她是宠爱至极的,只是不知为何,会生了个怪胎。”

“那怪胎呢?”洛凝璇又问道。

“这个便不知道了。”郎大老爷摇头,“那一夜,闹得很厉害。”

“这……”洛凝璇看向郎大老爷。

“那个时候,我也刚刚入仕,整日忙碌,府上的事儿我也不怎么上心,至于那位姨娘,毕竟是老太爷跟前的,我也不会放在心上。”

“我知晓这些,也是后头才知道的。”郎大老爷说道。

洛凝璇见郎大老爷说的坦然,不知为何,心中反倒生出了一丝疑惑来。

这云国带回来的女子……又是无字牌位……

洛凝璇沉吟了片刻,“族中长老说她不祥之人?”

“正是。”郎大老爷猛地想起来了,“那位长老如今还健在,不过,如今天色已晚……”

“事到如今,还是要尽快地找到凶手,不然那密室内的蛇,怕是还会有动作。”洛凝璇直言道。

“好。”郎大老爷便连忙亲自去请了。

洛凝璇又看向郎大公子说道,“咱们再去看看。”

“现在这个天色……”郎晨也有些发憷。

毕竟,适才的情形,任谁看了,都会胆战心惊。

洛凝璇见他如此说,想着,她也不能独自前去,毕竟,这是郎家,她若真的去了,到时候怕也说不清楚了。

所以,她也只能看一眼天色,“天微亮的时候去?”

“也好。”郎晨点头道。

郎月琴却说道,“我随你去。”

郎晨见郎月琴开口,惊讶道,“妹妹,你莫要任性。”

“我一定要查清楚这件事情。”郎月琴咬牙道。

洛凝璇轻声道,“既然如此,那咱们现在便过去。”

“好。”郎月琴又看向郎大夫人道,“母亲,你且看好祖母。”

“去吧。”郎大夫人轻轻点头。

郎晨无奈,便也一同前去了。

洛凝璇与郎月琴、郎晨一同又去了那院子,待打开密道之后,又到了密室,这才发现,墙壁上空空如也,早已没了蛇的踪影。

郎月琴若非是亲眼所见,还以为自个眼花,或者是出现幻觉了呢。

洛凝璇眯着眸子,仔细地看过之后,突然恍然大悟道,“不好,走。”

“怎么了?”郎月琴问道。

“老夫人……”洛凝璇连忙转身,便先冲出去了。

郎月琴与郎晨也不敢耽搁,连忙紧随其后。

洛凝璇运用轻功,故而,很快将二人甩开了。

直等到了郎老夫人的屋内之后,却发现一屋子的人都倒在了地上,而郎老夫人的尸体已经不见了。

她怔愣在原地,双眸闪过一抹冷意。

这厢,知茉连忙将昏迷的人都唤醒。

“我这是怎么了?”郎大夫人捂着额头,疑惑道。

这个时候,郎晨与郎月琴才气喘吁吁地赶过来。

“祖母……祖母呢?”郎月琴一眼便瞧见郎老夫人不见了。

她焦急地行至床榻旁,而后又看向郎大夫人。

郎大夫人也是一脸不解,“我适才一直守着呢,只是不知为何,突然眼前一黑,便晕过去了。”

洛凝璇暗自摇头,“这个人……我知道是谁了。”

“谁?”郎月琴迫不及待地问道。

洛凝璇低声道,“只等着郎大老爷带着长老前来了。”

“公主当真知道?”郎月琴看向她道。

“嗯。”洛凝璇淡淡地应道,随即便坐下了。

“父亲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动身了没有?”郎月琴焦急地等待着。

过了好一会,外头传来一阵惨叫声。

郎月琴等人也是一脸错愕。

“难道是寻到祖母了?”郎月琴忍不住地往外头走了。

“如果你还想活,便不要出去。”洛凝璇直言道。

“我……”郎月琴一听,迟疑了一番,便又折回了。

洛凝璇递给知茉一个眼神,知茉便出去了。

没一会,知茉回来之后,低声道,“大小姐,果然是一样的。”

“嗯。”洛凝璇神色越发地淡然了。

郎月琴与郎晨对视了一眼,又将目光落在了洛凝璇的身上。

五更时,郎大老爷带着族中的长老回来了。

洛凝璇瞧见长老之后,起身道,“原本郎家的事儿,我一个外人到底也不方便插手,只是,我与郎老夫人一见如故,她惨遭不幸,我也想替她讨回一个公道。”

“见过公主。”长老连忙拱手。

“长老不必拘礼。”洛凝璇轻声道。

长老这才说道,“那位姨娘乃是云国韦家之人。”

“果然如此。”洛凝璇冷笑道。

“看来公主已经猜到了。”长老看向洛凝璇道。

“只不过,那姨娘为何会来到焰国呢?”洛凝璇不解道。

“这……”长老摇头,“只是当时,家主很是迷恋她,不惜违背郎家的家规,也要让她进门。”

“后来呢?”洛凝璇又问道。

“她在府上也算是安分守己,很快,她便有了身孕,只不过那孩子生下来便带着一块胎记,半个身子都是。”长老暗自叹息,“生出这种怪胎,乃是上天降罪,族中长老们便商议,要将她赶出去,家主念及与她的情意,便将她关了起来。”

“后来呢?”洛凝璇再次地问道。

“再后来,那怪胎不知所踪了,而那姨娘也疯疯癫癫了一阵子,便去了。”长老暗自摇头,“当初,若我们坚持,莫要让那女子进门,便不会有后来的悲剧了,不曾想,家主不久之后,也去了。”

洛凝璇轻轻点头,“多谢长老。”

“这老夫人是?”长老无奈道。

“是呢,母亲呢?”郎大老爷这才瞧见,郎老夫人的遗体并不在床榻上。

“昨夜……”洛凝璇直言道,“不过,我知道,她的遗体在何处。”

“公主请。”长老连忙侧身引她。

洛凝璇抬步往前,直等到了这破败的院子,入内之后,便又去了那密室。

等入内之后,打开石门,便瞧见郎老夫人的尸体躺在地上。

而她的身上爬满了蛇。

郎月琴见状,便要冲过去。

洛凝璇戳了戳袖子内的小紫,小紫这才勉为其难地出来,而后趴在了郎老夫人的身上。

那些蛇便慢慢地退散了,不知去向。

洛凝璇暗自摇头,上前,郎老夫人的面容尽毁,好在她口中,洛凝璇特意放着的避毒丸还在。

长老重重地叹气,“不曾想到,这里竟然还有如此的密道。”

郎大老爷忍不住地痛哭流涕。

洛凝璇抬眸看向远处,而后又说道,“六妹妹,别来无恙啊。”

“六妹妹?”众人一脸不解。

“谁是六妹妹?”郎月琴一脸疑惑。

洛凝璇冷笑一声,“六妹妹,不曾想到,你竟然假死,看来,你与四妹妹倒是很熟。”

“哈哈!”女子狂傲的笑声响彻整座密室,只瞧见一女子落下。

她目露凶光,看向洛凝璇的时候,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洛凝璇神色淡然道,“这院子内的姨娘与你又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的姨母。”秦璃直言道,“当年,若非是她犯傻,也不至于落到今日这步田地。”

“看来,你是替她报仇。”洛凝璇直言道。

“大姐……不,秦蓁……不,如今该唤你一声洛凝璇,我倒是没有想到,你竟然识破了我的计谋。”秦璃身着披风,只露出一双幽暗的双眼。

洛凝璇淡淡道,“你忘记这个了。”

她说着,将一支笛子拿了出来。

秦璃眉头一皱,“怎会在你手中?”

“你太心急了。”洛凝璇摇头,“在带走郎老夫人尸体的时候,将这个落下了。”

“果然,你是我最大的克星。”秦璃说着,便要去夺。

洛凝璇淡淡道,“且不说我该如何将你拿下,若你告诉我真相,我会将这个还给你。”

“洛凝璇,不管是云国,还是焰国,你当真是一点都没变。”秦璃冷笑一声,“如此假惺惺。”

洛凝璇倒也不气恼,只是突然将那笛子凑近唇边,“说不说?”

秦璃皱眉,低头瞧了一眼郎老夫人的尸体,“当年,若非是她,我姨母也不可能生下一个怪胎。”

“你如何认定是她所为呢?”洛凝璇直言道。

秦璃放声一笑,“当年,我母亲收到了姨母送来的书信,可是赶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姨母在弥留之际说出了真相,当年,这郎老太爷只不过是看上了我姨母乃是韦家的女子,才会将她带回来。”

秦璃嗤笑一声,“你当真以为他是真的宠爱姨母了,只可惜,是姨母以为的,他不过是想要学会韦家的巫蛊之术罢了,为此,不惜利用姨母腹中的胎儿来操练,才会使得姨母以为是自己中了蛊毒,生了怪胎。”

“原来如此。”洛凝璇淡淡道,“那又与郎老夫人什么干系?”

“姨母当初所中的蛊毒,便是郎老夫人亲自下的。”秦璃冷哼一声道,“是她送来的安胎药里头下了蛊毒。”

“当真?”洛凝璇反问道。

“不信?”秦璃挑眉,“不信也罢。”

“那你当初为何没死?”洛凝璇又问道。

“当初,我以为自己死了,可是,当我醒过来的时候,便已经被送到了这里,母亲留下一封书信,便让我好好待在这里。”

秦璃说罢之后,“好了,我大仇得报,也算是对得起姨母了,至于这郎家……”

“你想如何?”洛凝璇问道。

“只要我还活着一日,便会让郎家鸡犬不宁。”秦璃说罢之后,突然转身便走了。

洛凝璇挑眉,便瞧见自己手中的笛子已经不见了。

“看来她的武功又精进了不少。”洛凝璇淡淡道。

“大小姐,六小姐的事儿太过于蹊跷了。”知茉上前道。

“为何会如此?”郎大老爷不解道。

洛凝璇却不理会这些,既然知晓了谁是凶手,这一切的恩怨也都在郎老夫人死了之后,有了一个了结。

至于秦璃日后对郎家的报复,她是不想理会的。

毕竟,这也是郎家做的孽。

可是,洛凝璇想起郎老夫人说的那些话,又隐约觉得秦璃所言的似乎又并非全部的真相。

在还未找到真相之前,洛凝璇还是莫要再掺和了。

她转眸看向郎大老爷道,“凶手也已经找到,我便告辞了。”

“哎。”郎大老爷也没有想到,会是如此。

他重重地叹气,却也拱手,“多谢公主。”

洛凝璇轻轻点头,便出了院子,往外头走了。

等出了郎家,已然是晌午了。

她坐在马车上,显得有些疲惫。

秦璃既然没有死,适才她在提起秦三夫人大韦氏的时候,并未有任何的悲伤之情,难道,大韦氏还活着?

是啊,那些蛇也要养二十年的,当初,那位姨娘已经去了,那么,郎老太爷之死,便是大韦氏所为了?

既然如此,这些蛇便出自大韦氏之手了。

看来,这韦家也不容小觑啊。

洛凝璇看向知茉道,“先回府。”

“是。”知茉应道。

待洛凝璇赶回洛家,自个的院子内,便直奔书房了。

她连忙写了一封书信,交给轻风,“即刻送去云国秦家,不得耽搁。”

《重生悍妇》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手打吧!

(

洛凝璇轻声道,“我还不能走,放心吧。”

“好。”辛慕言点头,便也不耽搁,与岳洄一同带着岳绮梦离去了。

“而且,这些蛇,不是一时半会能够训练成的。”洛凝璇低声道,“少说也要二十年。”

各房的人也都散去了。

郎老夫人也被抬去了她的院子内,等着棺椁抬过来,好置办灵堂。

没有想到,郎老夫人的寿宴,反倒变成了丧事。

郎月琴想起适才的情形来,还忍不住地颤抖。

不过当看见郎老夫人躺在那的时候,便又强忍着害怕,难过,转身看向郎大夫人。

洛凝璇也是清楚的,更何况,郎老夫人与她坦言了过往的许多事情,这让她隐约觉得,郎老夫人似乎料到今日会有这一遭,所以才会与她说那些话的。

那么,做出今日之事的,定然是郎老夫人知晓的人。

二十年啊,到底是何人,竟然能够有如此大的耐心?

辛慕言也在此时一同赶过来。

郎大老爷的心情不好受,不过这个时候,他很清楚,一定要揪出那个背后的人来。

胆敢在今日做出这样的事情,此人,必定要除掉,否则,后患无穷。

“毕竟是出自郎家,想来是与外人是没有关系的。”洛凝璇直言道。

“哎。”郎大老爷明白,那些客人再留下,反倒徒生是非,“我去送客。”

“二十年?”郎大老爷皱眉,“怎会如此?”

至于曲家,倒也没有留下。

洛凝璇看向岳洄,与辛慕言,又看向岳绮梦道,“她受了惊吓,你们先送她回去吧。”

宴客厅内一下子冷清了下来。

宾客渐渐地散去了,能够留下的,如今也只有洛凝璇与岳绮梦了。

岳洄因担心岳绮梦便过来了。

“那你……”辛慕言看向洛凝璇,皱眉道。

叮\当,小.说。网 w*w*w。g·u·x·s。n*e*t

(快捷键 ← )上一篇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篇(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