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小说网 > 纯爱耽美 > 世有弦月

第四百三一章:尘埃落定,新征再启(二)

  • 作者:荷樵
  • 分类:纯爱耽美
  • 最近更新:2020-09-17
  • 本章字数:4760字

难道当真是因为怕你传信于颇,担心你为颇想出甚好的计策来,坏了换将大事吗?”说至后头,廉颇的口中,隐有几分嘲讽。

一国君王,在两军交战之际,如此的分不清重要,无疑是让臣子失望与伤痛的。

蔺相如先是摇了摇头,复又点了点头,道:“王的意思,谁也说不准。在这关头将我的府邸团团围住,其中的用意,还是能让人揣摩一二的。只是.....”

忽然之间,蔺相如面色大变。他道:“廉颇大哥,你是如何进得我这府中来的?”

廉颇的脸色同样为之一变,蔺相如能想到的事,廉颇亦想到了。他道:“方才进来之时,那看守大门处的侍卫,并未出来拦住我,此时看来,应是有意而为之。”

面色有些挫败的落坐了回去,廉颇知是中了有心人的计,此时此刻,再出去,只怕是难如登天了。长叹一气,暗道:哎,时也命也。

一旁的管事,方才想起来,先前那些人可是不许任何人进去的,只因今日瞧见廉颇,震惊之下,忘记了这点不同寻常之事。

遂上前与二人请罪,廉颇道:“此人以有心,算我们无心。任是我今日未曾进得这府来,只怕是同样也走不回了。”

蔺相如对管事也无甚可怪罪的,毕竟这样的事,谁也预料不到。只是挥手教管事退下,待人出了内室后。

他问道:“廉颇大哥,如今可如何是好?当初我以为你会在长平死守,拒不与赵括交换,哪里晓得,转眼间,你便来到了相如的跟前,究竟是何人将此事说与你的?”

廉颇只当秦国借机生事,不意管事的并不知情。将他调回来的事,可大可小,若是蔺相如知晓真相,只怕管事没了活路。

遂回道:“此事应是我国有人从中作梗,被秦文谨加以利用了。”蔺相如闻听秦文谨之名,倒是想起一段往事来。流星小说网 www.shupu.org

他苦笑道:“尤记得当初去秦国,护送和氏璧之时,那还只是个半大的孩子,与另外小一点的两位,嬉耍玩闹,另位两位应是秦王昭世与典客秦婴了。

不曾想到三人,竟成长到如此地步。教你我二人,临老了还在他们身上栽了个跟头。”

许是一口气说了这般多的话,抑或是过于激动所至。蔺相如说完之后,便咳嗽不止,廉颇上前扶着,为其顺着后背。

廉颇一面为其顺背,一面回道:“我等老了呀,计不如人,虽是心有不甘,又无可奈何啊。相如兄弟,自从方才得知,我回不去长平之后,心中就一直不安,总觉着要出大事了。”

咳嗽中的蔺相如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又陷入了沉思。

......

一时间,管事与廉颇并未多思,为何能如此顺利进入上大夫府。只当侍卫念着廉颇与蔺相如昔日的功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跟随管事来到蔺相如的内室,廉颇大吃一惊的同时,亦十分的痛心。眼前这位形如枯槁的人,当真是与昔年与之结交的老友吗?

蔺相如府中的管事,这些时日忙得脚不沾地。

此时的廉颇心中暗道:若是再晚些时日,估摸着当真见不着这位老友了罢。忽然之间,生出一股无力感,也不知究竟该怨恨秦国,还是感谢秦国。

虽说使出调虎离山这一计,可见着老友无人迫害的模样。还是松了一气的,见过老友最后一面,心中也当无怨恨了。

这厢廉颇松了口气,那头的蔺相如却是震惊到无以复加,只因早就告诫过府中的人,不可将府中如今的情形,告知于廉颇,就是生怕见下的情况生发。

可是赵王哪里知晓,行将就木的蔺相如,早已是心如死灰,又哪里会起别的心思,更别提离开这府中。可怜那个天下间,智计一时无双的人啊。

哎,管事放下心中的感慨,又开始有条不紊的,吩咐府中的人转悠起来。便是在此时,府外有人求见。

廉颇长叹一气,道:“本就无可挽回之事,廉颇大哥何须如此激动,将本就病重的身子,拖至如今的模样?”

蔺相如哆嗦着,口中极是痛心的说道:“那赵括不过是照着书卷打仗,如何能胜得了秦军。如此明显的计策,王竟也不察,只想着将你换掉。无异于自毁赵国的城墙啊。”

闻言,廉颇疑惑的问道:“说道王,颇想问一问,我只知王遣人围着你的府邸,所谓的究竟是何事?

瞧见来人时,管事瞬间凉透了半边身子。

究竟是何人走漏了风声?

强撑着愈起身,廉颇上前按住了欲挣扎的蔺相如。蔺相如甚至因为激动,本就单薄的身子,咳嗽起来,整个人上气不接下气,一时话都说不出来。

如同往日那般,管事料理着府中之事,忽闻阍者来报,门外有人来访。管事大是惊讶,这些时日,上大夫府遭侍卫围得水泄不通。

并非是因为他们有罪,而是因为赵王担忧他们泄露秘密,或者说担忧上大夫蔺相如,为廉颇出智计。因此才将他们团团围困。

既要担心府外的侍卫,不知何时冲进来,将府中的人统统带走;又要担心,府中的主人,不知何时一命呜乎。为这雪上加霜的境地再添上沉重的一笔。

难怪阍者眼熟,当初负荆请罪的时候,瞧见的人太多了,只是形容有些狼狈,故阍者瞧上去眼熟,一眼却并未认出人来。

或许还有另一层,阍者不敢想的缘故,眼下此人应当在长平,并非是在上大夫府门前。

答案是肯定的,眼前的人正是蔺相如,气若游失的蔺相如。

管事大为惊讶,阍者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道:“来人是一位老者,须发皆白,瞧着还有几分面熟。”

心下好奇的管事,又有几分期待。莫分是有人来相助了?这般想着,管事加快了脚下的步伐。欲瞧一瞧,来者究竟是何人。

管事眼底一瞬间的惊愕,并未逃过廉颇的双眼。只是见下老友重要,遂与管事行一大礼,道:“老夫今日特来拜访老友,还请通传一声。”

叮\当,小.说。网 w*w*w。g·u·x·s。n*e*t

(快捷键 ← )上一篇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篇(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