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小说网 > 纯爱耽美 > 先婚厚爱,厉少的神秘哑妻

第八百四十五章 因为爱你啊!

  • 作者:砂糖
  • 分类:纯爱耽美
  • 最近更新:2020-03-27
  • 本章字数:5384字

“到底为什么?”

厉沉溪饶有兴趣,似是对这个话题,意犹未尽。

舒窈逐渐沉下的容颜,也并未打消他的好奇之心,紧搂着她,再度开口,“明明我曾经很混蛋的啊,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儿,我”他自己都有些说不下去了,稍微一想想,他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但那时候,舒窈竟真的能被他哄好,还心甘情愿的为他生下了一个又一个的孩子。

舒窈本不想探究这个话题,但他一再的提起,就恍若拿着一把锋锐的小刀子,一点一点戳碰她心口上的疤。

她不耐的闭了闭眼睛,深吸了口气,“怎么不继续说下去了?”

厉沉溪幽深的黑眸动了动,略显尴尬的俊颜泛起了一丝无措,此时再想拦截或者绕开话题,明显已经晚了。

舒窈的面容彻底阴了下来,也冷冷的拂开了他的大手,挪身刻意和他拉开了一些距离,冷眸沉淀的凝向他,“其实吧,我觉得失去记忆,挺好的。”

忘记前尘往事,没有了曾经所有的记忆,也就忘记了曾经他说过和做过的一切与一切。

能自由自在的生活着,不用为过去所累,也不用为伤害而痛苦,更不用为曾经的烦事困惑。

如果真有一种药物,或者机器,定期的删除人类大脑中的记忆程序,那么,应该会有很多人感激这项发明。

很可惜,人生呢,就是苦乐相伴,因为有记忆,会有痛苦,也会有喜悦,因为无法更改的这个设定,和层出不穷的变数,才组成了苦辣酸甜的人生滋味。

“但自从我恢复记忆以后,你曾经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儿,我都记起来了,厉沉溪,就算你不刻意提醒,我也都记得的。”

她眸色浅眯,冷冷的光束一应而起,“为什么我曾经那么容易就会原谅你?”

舒窈挪身离开病榻,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看着水杯中洁净的液体,喝了两口,才继续说,“你曾说过我连做鸡的资格都没有,但结果如何呢?

你竟这样一个连鸡都不如的女人,给你生了一个又一个的孩子,现在还追着我,缠着我死活不放。”

不打脸吗?

厉沉溪俊颜暗沉,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了。

他或许就不该提这个话题,提起来了,反倒最终难堪的也是自己。

“当初为什么会一次又一次的原谅接受你,是因为爱。”

舒窈毫不掩饰的直言而道。

厉沉溪蓦地愣住,有些被她的坦言和直接触动,也有些被她这样平缓的反应弄愣,整个人有些木讷的看着她,一瞬不瞬。

舒窈稍微思量了下,再言,“因为我从小就喜欢你啊,你是我第一个爱上的男人。”

好像也是最后一个。

但这话,她故意没说。

现在说这些,不是想向他表露真心,也不是为了解释什么过去的前尘往事,只是曾经有过的一种感觉,释然的方式去阐述出来,仅此而已。

爱情这个东西,很奇妙。

人生之中,第一次爱上的人,永生刻骨,难消难忘。

不管那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哪怕是名副其实的人渣,就算人人都摇头否认,据理力争,可仍旧无法改变,曾经那个人在心中牢固的位置。

这就是事实,如铁如血一般的事实,很奇怪,也很讽刺。

因为爱他,所以明知道只是两家联姻的婚姻,但也毫不在意的选择嫁入,明知道他做错了,明知道他在伤害自己,但还是想要用最简单,最火热的心,去将这块石头焐热。

飞蛾扑火一般,就算明知道是错,但也要尝试。

这就是爱情,没什么具体的道理可讲,也没有什么深入的哲理可以探寻,爱上了,就是爱上了,哪怕会万劫不复,哪怕明知道是错的,但也想要不顾一切。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一旦动了心,一旦爱了,那就会迷失自我,可能皆大欢喜,也可能面目全非。

但如果不体验尝试,谁知道结果具体如何呢?

“那时候太小了,也太天真单纯了,只想着因为爱啊,所以就包容一切呗,总觉得你还是个挺不错的男人,不会那么混蛋的,怎么说呢?

可能当时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舒窈淡淡的,轻缓的话语如流水,而用这种漫不经心的语气诉说而出,却让厉沉溪只觉得一阵阵头皮发麻。

“反正也过去了,还有什么其他想问的吗?”

她问。

厉沉溪下意识连连摇了摇头,他还能再问什么?

明明自己是过错方,再问再戳她伤疤,是觉得现在两人关系过于亲密呢,还是觉得这样的关系不够好,更是觉得舒窈真的可以忘记前尘,和自己重归于好?

“既然没有再问的了,那休息吧!”

舒窈说着,转身端着水杯移步就去关了灯,只有房内的小夜灯,突兀的些许光亮,将周遭漆黑的一切晕染。

她也重新回到了沙发上,移走了电脑,腾出个地方,躺下后闭上了眼睛,但感觉有些不太舒服,又翻了个身,将自己的外套盖在了身上。

厉沉溪静默的看着她的方向,踌躇的声音低缓,“睡沙发会不舒服的,过来吧!”

“来,我抱着你睡。”

他说着,便想要挪身下床。

而舒窈明明转过身背对着他的方向,却似是听到了后方的动静,猜到了男人要做什么,便开了口,“别过来。”

厉沉溪蓦地身形一僵,然后又听她说,“你有伤,好好休息。”

他略微尴尬的动了动深眸,迟缓的注视着她的背影,“我休息可以,但你也不能睡沙发呀,要不,我们换一下?”

让她彻夜睡沙发,他怎么可能忍心?

舒窈索性直接坐起了身,冷然的扫了他一眼,暗色之中,男人优异的俊颜宛若璀星,永远那样夺目。

她不耐的美眸轻眯,“那我去隔壁和晚晚一起睡了,你好好休息。”

说完,她便再不给厉沉溪任何时间思量,直接拿着外套转身就踏出了病房。

在隔壁病房和莫晚晚在一起休息了几个小时,外面天就亮了,一夜劳碌,自然也没多少睡意,早上很早,几个人就都醒了。

江济生那边也结束了输液,只要好好处理伤口,不沾水不劳累便可无大碍,而厉沉溪这边,因为肋骨骨裂,虽然医生已经做了处理和固定,但还需要好生静养,建议多住院几天。

也因此,舒窈准备再留下两天,一是方便厉沉溪休养,二也是因为温苑的爆炸事件,虽附近没有监控录像,但他们也是目击证人,应该配合做笔录,或许还能打听到一些消息。

一切的计划都是很不错的,江济生暂时不会回D市,便自然而然的暂时要留下,莫晚晚陪着舒窈外出打听消息。

而这都是只是计划,真要实施起来,就被突发事件打断。

舒窈和莫晚晚正准备离开医院,去附近警局询问一下昨晚的爆炸事件,配合查案的同时,还能打听一下是否有伤亡情况。

而两人还没等离开,就接到了林墨白那边的电话。

“舒窈,抱歉,是我的疏忽,霖儿的病情出现恶化了!”

对方的一句话,让舒窈稍微刚舒缓下来的心,彻底绷紧,整个人如遭雷击,惊诧的恍若浑身血液凝固,一寸一寸蔓延硬生生僵在了原地。

阅读先婚厚爱,厉少的神秘哑妻最新章节 请关注叮当小说网(www.guxs.net)

(快捷键 ← )上一篇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篇(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