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小说网 > 纯爱耽美 > 怂怂番外

14、小土匪(十四)

  • 作者:扶苏与柳叶
  • 分类:纯爱耽美
  • 最近更新:2021-01-14
  • 本章字数:2974字
化个形阵仗这么大。先生终于蹙了蹙眉,耐心也像是消失了。他径自捋起袖子,将手探进草丛里,从里头捋了几把草,捋的那一块儿草叶子簌簌地抖动,有什么东西在里头窜来窜去,吱呀乱叫——最终,从他的手里拽起来了两根翠绿的萝卜樱子,那下头悬着的是一团白白的、胖乎乎跟段莲藕似的就穿了件里裙的小身子。这刚出生的小妖两手紧紧按着自己裙角,一副生无可恋的沮丧模样,俩眼呆呆望着天,稚嫩的脸拉的老长。
三个哥哥俱都大喜。果真是个女娃娃!他们山寨这么多年,还没有过一个女娃娃!还是这么白又胖的一萝卜,看五官都知道之后长的贼漂亮!喜的哥哥们直搓手,笑的哥哥们乐开了花。嗨呀——这可真是个天大喜事。“三弟妹,快把四妹放下来,你把她扯疼了!”三弟妹手一松,那两片萝卜缨子就在空中一颤,继而整个儿猛然下坠。新出生的白萝卜精一头栽进来坑里,仍然是一副“老子不想活了”的架势,死死搂着裙子。她这姿势多少有点怪异,但哥哥们谁也没当回事,毕竟四妹好歹都化形了,看着大小也正常,像他们宝贝三弟,当初从草堆里扒拉出来时,那还是拇指大小娇娇弱弱一碰就倒的一颗小草呢。比起来,这个已经足够正常了。只有郎二摇着扇子默不作声,心里还有点犯嘀咕。他着实有点疑惑,他们这座山都是翻了一个遍的,基本能种的都种了,能用的也都用了。若说人参什么的倒还有些可能,可这集天灵地秀日月精华于一体的地儿,连生长的草都是不一般的灵草……哪儿来的萝卜?——他分明是个肉食动物,可盯着自己四妹看久了,居然还见鬼的有点饿。萝卜排骨汤……应该挺好喝。当然,四当家是不会被拎去做汤的。因为书生当场就否定了两个哥哥要管她叫“罗四”和“卜四”这俩怎么听怎么怪异的名字,并直截了当地宣布,这个萝卜精不会拿来做妹妹,而是要给他和三当家当闺女。说好的妹妹突然横降一级变成了侄女,俩当家当然不乐意:“为什么?”书生:“因为我想。”“可这山上化形的,都是我们兄弟姐妹!”书生平静地:“可是我想。”“这是我们山寨的规矩!”书生微微拧起了点眉,淡淡地:“但是我想。”俩当家:“……”书生:“做山贼的要什么规矩,不是谁打的过谁说了算么?”俩当家:“……”靠,他们竟然无从反驳。只有四萝卜小心地挣扎了下,在他的脚下弱弱抬起了头:“我比较想……”书生:“嗯?”四萝卜声音哽住了,半天才小声:“可是我们总要实事求是……”书生盯着她,嘴角缓缓勾起一抹笑。四萝卜的话音硬生生地拐了一个弯儿,铿锵有力地说:“没错!实事求是地说,我也想做你们闺女!”……她真为自己的审时度势感到羞耻,这完全背离了四萝卜的原则。整件事大概只有杜云停相当欢欣鼓舞,望着自己崭新出炉的女儿,心软的花都快开了。他慈爱地把手伸给自己的小女儿,放柔声音跟她说:“跟爹爹走好不好?爹爹去给你做小衣服,还可以给你准备最好的土……”四萝卜:“……好。”现在用萝卜缨子勒死自己,还来得及吗?*山寨的小小姐就这么诞生了。杜怂怂偶尔睡的土坑旁边又多了一个新的小土坑,是他亲手挖出来的,美其名曰:摇篮。每天,萝卜精就僵硬地整个儿杵在坑里,听她的二十四孝好爹给她讲故事,一边讲还一边帮自己和她浇水。其实杜怂怂刚开始是想把对方栽在自己屋里的。可是他刚把女儿带进去的那晚,看完了文书的书生进来,眉梢就是一扬,继而指着那被褥里探出来的一截翠绿的萝卜缨子问:“那是什么?”小含羞草浑然不觉危险,还喜滋滋捂着被子:“是个宝贝!”他跟展示珍宝似的掀起一看,大白萝卜被严严实实包在一团花花绿绿的绸缎里,缨子上还别了俩带着小蝴蝶的发卡,目光绝望。大爹,救我。书生望着这仿佛乱炖的场面陷入了沉默。杜云停没察觉,还在开心地给他介绍:“这是襦裙,这是上袄,这是……”白萝卜死死拽着裙子,仿佛黄花大闺女似的死活不肯松手,左右腾挪躲过小含羞草的触摸。杜云停把手收回来,挺遗憾地说:“就是她怎么都不肯让我给她换。”什么事都自己来,老父亲的乐趣就少了一大半。书生的目光轻飘飘,声音也轻:“她睡这里?”睡床上?“对啊!”杜老父亲操心地说,“把她自己种外面,我不太放心。”书生再度陷入了沉默,许久后,忽的勾唇一笑。他本就是狐狸族的,擅长以色媚人,眉梢上那一颗小痣晃晃荡荡——他平日都是清冷的人,如云中月、山巅雪,总有些淡而高雅的意味,何曾这么意味深长地笑过。就这一笑,便将杜怂怂看的愣了愣,不自觉呆了下,倒跟一头栽进了他眼睛里似的晕晕乎乎,半天找不着北,爬都爬不上来。笑完之后,书生就从床上把他闺女拎起来了。“把窗打开。”他温存地对着杜云停道。怂怂魂不守舍地帮他开窗,眼睛还粘在书生脸上。那月白的袍子衣领微微散开,书生的身躯浑然又不失线条,隐隐露出来的锁骨于衣襟下起伏,漂亮的不得了,让小含羞草恨不能把自己种在那个凹陷下去的窝儿里,埋在那片皮肉上。他光顾着看,一扭头,才发现书生借着这大开的窗,旋即又是色若春花地一笑——就把他们闺女扔出去了。扔的咚的一声,半天没起来。怂怂瞪大了眼,终于从这美色里头回过神了,“你干嘛扔她?”那可是宝贝女儿!“她有什么宝贝的,”书生道,“过来,我与你看个宝贝。”他时常给三当家带东西的,三当家也不曾怀疑,乖乖地就跟着他往帐子里头去了。后来三当家才意识到,果然是个宝贝。还是那种大宝贝,甜的,厉害的,英姿勃发的,多夸两句都可能被朝廷禁言的。头昏脑胀的时候三当家不禁暗想,当年和氏璧价值连城,多少座城池也不肯给换,若是换作他如今含着的这块珍宝,莫要说是城池了,便是天下尽入囊中,那也不换!呜呜呜,怂怂真的要死在这上头了。外面的萝卜精忧伤地把自己半截栽种在土里,还在仰头看天。月色明媚,她的心里却下着雨。还是那种瓢泼大雨,能淹死人的。半晌之后,她小心地把手探进自己的裙子里,略迟疑地摸了一摸——靠。从来不骂脏话的萝卜精狠狠地在心里爆了粗口。她真的要被这两个爹气死了。

他们心里都缓缓浮现出了一个巨大的问号。大当家迟疑抬头看了眼将将散去的劫云,犹豫道:“这……是四弟吧?”听这动静,怎么好像有点不大对呢——倒像在撒泼打滚似的。

杜怂怂心说,这儿子未免认的有点太草率了。更何况,“你怎么知道有父子缘分?”

他扭头看了看三弟媳。书生倒是极为淡定,甚至连眼角眉梢都未动一下,只道:“叫他出来。”熊一咽了口唾沫,试探着向那一丛簌簌抖动的草堆伸出手。一瞬间,那一片草晃动的更加剧烈了,不知道到底长什么样儿的四弟在里头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怒吼:“不!!我不!!!”
大当家粗声粗气地说:“嗨,难道儿子你就养过了?”小含羞草没吱声,默默地在两个哥哥身上扫了一圈。
杜云停:“……”哇。他禁不住感叹,四弟怕不是炮仗变的吧。
“啊!!!”
他不出来!他不干!!
这话倒是让书生露出了点深思神色,继而将头扭过来了,问他:“你想他是什么?”“我?”小含羞草一头雾水,半天也没琢磨明白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但先生问了,他就老老实实地答,“我比较想要个女儿……因为没养过。”
说不定对方不愿意,又或者是个闺女呢。
“又来!啊!!!!!”“居然又是我!!!!!!!”
一般小妖化形后都是欢天喜地对,倒鲜少有这么个动静。
那自然也是没养过的,他当爹的经验着实不多——可把别人当爹的经验,那可就多了去了。他们等了一会儿,待天雷的余声散去,终于听见草丛里头传来一道稚嫩的声音。那声音听着年纪很小,但这会儿好像是气极了,正在里头大吼大叫。
一旁等待着新的弟弟妹妹出生的三位当家:“……?”

叮\当,小.说。网 w*w*w。g·u·x·s。n*e*t

(快捷键 ← )上一篇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篇(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