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小说网 > 经典美文 > 快穿之我家宿主是爸爸

第966章 闺蜜27

  • 作者:燕水月
  • 分类:经典美文
  • 最近更新:2021-01-14
  • 本章字数:2565字
慢慢从小一点的生意入手。不至于一股脑砸下去血本无归。
之前没钱只能饿肚子的日子她过够了。然而傅承运是什么人。怎么可能看的上那些小生意。如果真那么做了,他这辈子也就那样了,这是他绝对不愿意的。再次有钱之后,傅承运一边寻找可做的项目,一边在生活上,也不再委屈自己。虽然不像之前顿顿五星级,但是也差不了多少。两人意见相左,加上傅承运在上次她提分手后,对她也没有那么体贴了。争吵越来越多。“承运,你就不能等等我吗,东西太重了。”今天是他们搬过来的第二天,在颜唯的坚持下,两人去了超市买生活用品和菜。所有东西都是颜唯拎着的,傅承运走在前面,好像生怕被人看见他和颜唯是一起的。此时闻言,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走的更快。还冷冷的说了一句,“不是你非要去超市的吗?你自己想买,那就自己拎吧。”傅承运如芒在背,生怕被熟悉的人看见。没见颜唯提着的那个装菜的袋子有多脏吗?当初之所以选择这个公寓,就是因为这里是除了别墅区外,最多有钱人的地方。想着要是碰上合适的合作伙伴更好。谁知道颜唯这女人,果然是穷惯了的,一点沉不住气,不过一次失败。就怕这怕那,非要他跟着她过这种贫民生活。颜唯提着满当当的好几个袋子,看着男人无情的背影。小腹处传来的隐隐痛感。楚蕴出门回公寓。一进来,就看到一脸悲愤绝望的颜唯,提着一堆东西,怔怔的站在花坛边上。颜唯也看到了楚蕴,愣了一下,直接丢下手里的东西跑了过来。堵住楚蕴的去路,“你为什么要对付承运?”颜唯一脸愤怒的质问,“我自问这么多年朋友,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承运也没做什么真正伤害你的事,你怎么能这么对他。”“你可藏的够深的,我们这么多年朋友,你都瞒得死死的。”楚蕴目不斜视,越过颜唯要进公寓大厅。如果说之前她怎么都不相信是赵绮在背后搞鬼的话。现在看她这么轻慢的态度,也不得不信了几分。不过,她相信的是楚蕴背后有人。肯定是傍上什么有钱有势的大人物了。毕竟赵绮的长相摆在那里,想吊男人很简单。颜唯再次跑上来,“赵绮。你到底还没有心。”楚蕴顿了一下,似笑非笑的看她一眼,依然没说话。颜唯似乎看懂了她脸上的讽刺之意。抿了抿嘴唇,再次说道,“他只是口头威胁了你一下,他这么做,都是因为不想和我分手而已,作为我的朋友,你连这么一点小事都不能原谅吗?”楚蕴一点不带生气的,“嗯,你觉得,我们还算朋友?”颜唯脸都绿了.像是受到什么严重打击一样。“你....你果然没把我当朋友。”亏她之前还为她牺牲那么多。楚蕴没和她掰扯什么才叫真正的朋友的问题。嘴角勾出一抹邪肆的笑,“你这么善良,觉得一个集团的掌舵人的威胁都不算事的话,那么希望你一辈子都这么善良,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哦。”“怎么,你也承认自己狠毒了,放心,我就算吃糠喝稀,也不会跟你一样。”楚蕴再次笑了笑,“嗯,那就好。”这次之后,颜唯又来堵了楚蕴几次,不过楚蕴压根不给她碰面的机会。傅承运很快找好了项目,不过没有找到合伙人。一次性投进去,又是血本无归。这下子他们真的分无分文了。在莲湖公寓住了三个月后,灰溜溜的被房东赶出门。贫贱夫妻百事哀,两人之间的争吵更加频繁。傅承运因为不得志,染上了酒瘾,赌瘾,没钱还玩这些,两人差点没饿死。还是实在看不过去的刘韵每个月偷偷接济几千块钱。最后......傅承运对颜唯动了手。被打的鼻青脸肿的颜唯心如死灰。终于忍不住,不管傅承运怎么拿她家人威胁,也要离开傅承运。然后,她还在读初中的弟弟就被人在学校打断了腿。是一群社会上的小混混干的。知道是因为颜唯才导致弟弟遭罪。颜唯父母很直接的打电话过来,让她老老实实跟人过日子。听着电话里的声音,颜唯心如死灰。她知道父母重男轻女,爱弟弟比她多,但是没想到他们这么无情。通话结束后。傅承运砸了颜唯的手机,把人锁在家里,揪着颜唯的头发,往日深邃多情的眼神如今染着暴怒。满脸狰狞的又把人打了一顿,“别以为你那点小花招我看不出来,想走是吧,信不信我让你们一家都不得好死。”颜唯死死抿着嘴唇,她现在连求饶都不敢,因为一出声,就会迎来傅承运更激烈的拳打脚踢。为了不暴露,傅承运又把家往郊区外一处老房子搬。这边人少,而且其他人普遍怕事。只需要告诉他们,颜唯是个疯子,就没人管了。漆黑破烂的街道上,傅承运揪着颜唯的头发,又一次把人往屋里拖。颜唯突然就看到站在后面不远处的楚蕴。女子一身酒红色长裙,勾勒出窈窕的曲线,搭配黑色高跟鞋,长发披肩,妆容精致。微风吹起她的裙角,发丝,美的如同尘埃中唯一一抹绝色。颜唯再也顾不得其他,“绮绮,救我,我求你救救我,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给你磕头道歉都行啊!救我绮绮.....”楚蕴微微一笑,轻柔的嗓音淡淡的散在空中,却让颜唯跌入地狱。“小唯,你怎么能不善良呢,他是因为爱你,不想你离开才打你的啊,你怎么能就这样辜负一个爱你的人。”颜唯眼中最后一丝光亮熄灭。楚蕴回到自己的蓝色跑车上,拨通李新兰的电话。“让刘韵停止对傅承运的接济。”都是成年人,应该自己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不是吗?

毕竟她刚刚再次流产,连走路都得小心点。而傅承运为了凑足医药费,只好咬牙卖掉他们如今住的别墅。

傅承运冷冷一笑,‘小唯是在质疑我的能力?’

正好,这个公寓就在楚蕴所在的莲湖公寓。颜唯虽然生意上的事情不懂,但是傅承运之前亏损她还是明白的。也终于开始怀疑傅承运是不是有白手起家还能照顾好她的能力。
“你也别想着,我失势了,就不能拿他们怎么办,对付两个普通工厂职工,你觉得这对我很难?”颜唯原本苍白的脸,更是煞白。
能打压第一次,就可能有第二次第三次。既然没办法分手,颜唯开始劝傅承运离开虞城,去其他地方发展。或者再不济的话,钱他们省着点花。
“小唯,你这辈子都别想离开我,除非我死。”
当然,也有可能是被李新兰和赵绮他们打压的原因。这就更让她没信心了。
嗫嚅着说了一句,“我.....我没有,可是这是不对的,你怎么能用我的家人威胁我呢?”傅承运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残忍,“为什么不能,小唯,是你先对我残忍的,我现在什么都没有,只有你了,嗯?”
颜唯只觉得男人身上的气势压的她更不敢抬头。
轻柔低沉的嗓音,却像是重锤一样,砸在颜唯心底。说不上来为什么,就是感觉同样是威胁,但是又有什么不一样了。
改租了一个高级公寓。
看着眼前这个突然陌生起来的男人,嘴唇都在颤抖。男人的手指在女生脸上轻轻的刮了刮,引来颜唯的轻颤。
傅承运不放手,颜唯也无可奈何。

叮\当,小.说。网 w*w*w。g·u·x·s。n*e*t

(快捷键 ← )上一篇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篇(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