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小说网 > 纯爱耽美 > 我真没想重生啊

889、怀念过去,朝向未来

  • 作者:柳岸花又明
  • 分类:纯爱耽美
  • 最近更新:2020-10-18
  • 本章字数:5742字

“那怎么办啊?”

······

很快,包间里就只剩下喝酒的声音了,王梓博本来嘴巴就很笨,现在萧容鱼和沈幼楚居然都怀孕了,面对这么复杂的情况下,他更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难怪小陈今天要发泄。”

王梓博现在理解了。

本来只有萧容鱼怀孕,事情已经很不好处理了,现在沈幼楚也有了宝宝,陈汉升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

可是,这和边诗诗有什么关系呢?

王梓博心里有疑惑,但是他不敢问出口,因为又怕陈汉升耍狗脾气:“老子都惨成这个逼样了,你还关心边诗诗,我就砍砍她那个假人怎么了?”

不过,“好心的”陈汉升还是主动解答了这个问题。

“你猜,沈幼楚是怎么知道萧容鱼怀孕的吗?”

陈汉升吐着浓烈的酒气说道:“就是边诗诗这个‘能干’的宝贝,她不想让小鱼儿难过,专门跑来财大告诉沈幼楚的。”

“啊?!!!”

王梓博知道真相后,足足愣了五分钟,然后才对陈汉升说道:“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啊?”

“笑死人了,告诉你有用吗?”

陈汉升反问,这时他又想起了黄慧,心想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还好意思说胡林语是傻逼。

“小陈,我,边诗诗,她······”

王梓博反应过来后,结结巴巴的很想解释,不过一时间又找不到合适的词语。

这样说起来,边诗诗相当于是“第二次修罗场”的发起人,以陈汉升的性格,就这样劈几下木头假人真的已经是很宽容了。

“算啦。”

陈汉升很了解王梓博,摆摆手说道:“我也没怎么怪边诗诗,可能这一切就是命吧,命苦不能怨政府,点背不能怨社会。”

“小陈······”

王梓博非常愧疚,他都想着要不要让边诗诗道个歉,虽然这一点也很难实现。

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边诗诗2月份从美国回来后,她要问那句“如果我和陈汉升吵架了,你会帮谁?”

王梓博很苦恼,他内心是倾向陈汉升的,不过边诗诗大概也觉得自己没有做错吧。

万万没想到,小陈居然原谅了边诗诗。

“我不怪她,不过你回去啊,记得和边诗诗谈一谈。”

陈汉升又说道:“然后和她分手。”

“啥?”

王梓博露出为难的表情,呐呐的说道:“你,你不是原谅她了。”

“我原谅边诗诗,因为她还是你女朋友。”

陈汉升苦口婆心的劝道:“等到边诗诗不是你女朋友了,我就可以甩锅给她了,正好萧容鱼和沈幼楚都不想要我了,你还谈个鸡把恋爱啊,咱们哥俩一起当个快乐的单身汉。”

“我,我不想分手。”

王梓博憋了半天,还是说出了心里话。

“啪!”

陈汉升狠狠的一拍桌子:“你个狗日的是不是兄弟,难道老子孤孤单单的时候,你要和女朋友卿卿我我吗?”

“你要是找不到理由,我倒是可以提醒一下。”

陈汉升冷哼一声:“你和黄慧去过酒店······”

“小陈。”

王梓博以为陈汉升来真的,急的都要哭了:“我真的很喜欢边诗诗,我不想和她分手,你能不能换个惩罚啊。”

瞅着王梓博黝黑脸上的焦虑,还有眼睛里真真切切的那一层水雾,陈汉升也不再逗弄这个淳朴又厚道的死党,叹一口气说道:“老子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孽,明明是个绝顶坏人,偏偏认识你们这群又蠢又呆的朋友,去外面拿几瓶白酒进来吧。”

王梓博听到陈汉升这样说,他就知道发小跳过边诗诗的事情了,开心的擦擦眼泪,刚要走出包间又开始关心陈汉升。

“小陈,白酒和啤酒混起来喝,容易醉啊。”王梓博说道。

“我就要醉一下,再踏踏实实的睡一觉。”

陈汉升低声说道:“明天就是暴风骤雨了。”

王梓博点点头,终究躲不过去的,迟早都要面对。

王梓博决定今晚要陪发小喝好,但是自己又不能喝醉,不然没办法照顾陈汉升了。

两瓶白酒拿来后,王梓博也没有再谈感情上的困扰,反而聊些其他东西分散注意力。

“小陈?”

“嗯?”

“你有没有觉得大四快要毕业了,突然很珍惜学生时代的尾巴。”

“我是两个孩子的爹了,已经不再文青了。”

“······我是认真的,以前每年夏天都要放暑假,不过从今年开始,咱们以后的夏天就没有假期了。”

王梓博也有了些醉意,倚靠在包厢的墙上,怀念的呢喃自语:

“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初中升高中那个暑假,真是漫长的让人失去耐性啊。”

“那个时候每个电视台都放着《西游记》,主题曲还是蛮好听的。”

“还有在井水里浸过的西瓜,冰冰凉的真好吃,只是每次我妈切的西瓜,总是有一股蒜味,好像梁姨也是这样的。”

“时光真快啊,转眼就要大学毕业了,以后咱们没暑假了,只能叫天很热的这些日子吧。”

“小陈,你睡了吗?”

“呼噜噜······”

······

(今晚12点前还一章,以一篇“怀念过去”推动到下面的章节。目前来说,第五卷大概过了三分之一,第六卷应该只是一些番外。求个月票,谢谢大家。)

一如十几年前,读小学的陈汉升在外面打架打输了,反而指责王梓博下手不够狠,让自己丢了面子。

那时,王梓博顶着个鼻青脸肿的大脑袋,一边忍着眼泪,一边还要安慰暴躁的发小。

“为什么是她,你自己回去问问边诗诗啊!”

走出健身房以后,时间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街上的烧烤店也是一家家的支棱起来。

四月份的晚风已经有了夏天的气息,还夹杂着孜然胡椒粉的味道,陈汉升鼻子嗅了嗅,走到一家店里对老板娘大声吆喝:“搞个包厢,然后再来两箱啤酒,烤串什么的随便上,总之吃爽了就行。”

陈汉升今天没戴口罩,老板娘当场就认了出来,她觉得是贵客上门,还喜滋滋的多送了几碟小菜。

这大概就是现实生活里,各个阶层的“朋友圈子”吧。

比如陈汉升现在认识的朋友,基本上都是企业老总,或者是董事一类的;

讲述的过程中,经常能听到王梓博惊讶的声音。

“什么?”

“这下糟了!”

不过对王梓博来说,陈汉升永远是人生中最最最好的兄弟。

两瓶冰啤酒下肚,陈汉升终于冷静一点,这才和王梓博解释原因。

从上午胡林语找到萧容鱼开始,接下来是小鱼儿和自己的谈话,然后又在天景山小区确认了怀孕的消息。

他也没去柜台结账,因为张卫雨和这家健身房的老板互相认识,两个人还在一起握手告别。

看来,陈汉升之所以能在健身房里享受单独的小房间待遇,除了果壳电子大老板的身份,张卫雨也是一部分原因。

陈汉升啐了一口,站起来走出健身房。

“小陈,边诗诗哪里惹你了啊?”

陈汉升在前面走,王梓博跟在后面问道:“她不是那种攻击性很强的性格啊,也许是哪里有误会吧······”

······

张卫雨这个开酒吧的,他和开健身房的、开棋牌室的、开洗浴中心的这些老板就有一种天然亲近感;

王梓博这种正常读书的学生,他们以后的朋友来源,应该会随着工作环境和身份职务的变化,不断认识新的朋友。

陈汉升不吭声,王梓博更加手足无措,说话也是吭哧吭哧的不利索了。

叮\当,小.说。网 w*w*w。g·u·x·s。n*e*t

(快捷键 ← )上一篇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篇(快捷键 → )